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1月19日,新京报发表长篇报道《9958募捐事件全纪录:谁动了捐赠的善款?》;此前,中国青年报发表长篇报道《中华儿慈会为“吴花燕事件”致歉回应募捐质疑》。

这两篇报道详细披露了事件的部分真相,本文且对这些真相做出梳理,并提出其中的问题所在,请公众思考:究竟是儿慈会错了、罪了,还是自己的愤怒情绪被恶意利用了?如果儿慈会错了、罪了,那么罪与错在哪里,如何改进?如果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自己又该如何反省、如何改进?

真相一:对9958的募捐,吴花燕及其弟弟吴江龙并非不知情。

两篇报道中明确,吴花燕及其弟弟都签署了相关文件,并对募捐通过各种方式明确表示感谢;但在央视的报道中,吴江龙却面对镜头否认知情。记者就此采访吴江龙,吴江龙又避而不谈。现在,媒体已经公布他们签署的文件,白纸黑字在,还否认什么?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既然如此,吴江龙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不是分明在恩将仇报吗?

真相二:吴花燕治疗预算并非9958随意制订,而是有医院意见,当地政府也知情。

针对吴花燕治疗预算一事,1月17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贵阳二院,该院宣传科的工作人员表示会询问相关人员后答复,但截至发稿未做回复。同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熊宇鑫医生,电话均未接通。不过,熊宇鑫与西南团队于2019年11月1日的聊天记录显示,熊宇鑫曾说“(吴花燕)入院时是办理‘绿色通道’(即先治疗、后付费的贵州省健康扶贫政策)进来的”。

有关评估募款额度的过程,赵俊霞说,一般人做心脏瓣膜手术需要25万元左右,当时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向9958团队反馈,吴花燕病情复杂,除了心脏病,还存在自身免疫缺陷、骨头紧绷,以及胸腔积液、肺部感染、急性支气管炎等一系列问题,身体各项机能达不到手术条件,无法准确预估。

9958项目医疗组根据救助心脏病的相关案例,预算主要集中在四方面:手术费25万元;术后在重症监护室(ICU)一个月的费用约20万;包括自身免疫系统造成骨头变形等其他病症的治疗,需25万元;手术之前的调整治疗,以及4-5年的术后康复期,总计19万余元;在治疗上学期间,助困费5万元,总计近100万元预算。

9958西南中心的工作人员将这个数字反馈给了吴花燕。赵俊霞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2019年10月26日,她将生成的募捐文案链接发给吴花燕及其弟弟,并称“不要放弃,一起努力”。吴花燕回复“谢谢姐姐”。

现在,舆论汹汹之下,质问为什么需要募捐100万,医院、医生却又都不说话了,任由舆论炮轰儿慈会和9958。医院、医生的责任和担当在哪里?

真相三:吴花燕向9958隐瞒其在“水滴筹”的捐款信息。

在“求助人的故事”中,吴花燕写道,“在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告示(知)是心脏瓣膜病……后期治疗费用大概需要近20万”。截至2019年11月27日,吴花燕在“水滴筹”筹得200,121元。对此,沙坝河乡乡长彭湃表示知情。但该情况未告知9958。在9958获悉后,要求吴花燕关闭“水滴筹”,吴花燕随后声明关闭。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吴花燕隐瞒捐款信息,目的是什么?她的做法引起的后果,为什么要由他人承担?

真相四:吴花燕本人知道9958的文案,也知道公开的募捐,并自行转发过。

在“微公益”的吴花燕项目详情页,其经历被概括为“吴花燕和弟弟是国家一级贫困户,从她高中开始靠每个月300元的低保维持生活”;“吴花燕从不吃早餐,午餐和晚餐都只吃炒面或炒饭,每天的开销控制在10元钱内”……但吴花燕生前接受央视社会与法频道的采访时表示,对这种极端宣传惴惴不安,“(仅)靠300元钱的低保,我肯定就饿死了,肯定比这个多。”

所谓“对这种极端宣传惴惴不安”,为什么募捐刚刚开始时不提出来?而且自己也大量转发?即便可以理解为压力大,所以态度有所变化,但这样的后果为什么公众却不理解,媒体也持续攻击儿慈会和9958?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纯粹的情绪发泄,还是纯粹的吸引眼球?

真相五:贵阳二院明知已经收到9958拨付的善款,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却声称没收到。

据9958西南团队负责人赵俊霞说,2019年11月4日,9958与贵阳二院的医生沟通后向该院转款2万元。转款单显示,用途为:9958吴花燕P124275(吴的住院号)医疗费。至于为何转款2万,赵俊霞称,自己当时与医院沟通过,知道吴花燕即将从贵阳二院转院。聊天记录显示,熊宇鑫曾告诉西南团队工作人员,吴花燕转院前大致需要2万元。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1月17日下午,贵阳二院相关工作人员终于告诉新京报记者,医院确实收到过9958打来的2万元,但费用的具体情况要由财务科发函才能了解清楚。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未收到贵阳二院财务科的函件。

然而,在《封面新闻》1月19日的报道《“吴花燕受捐事件”再调查:创始人发声,指9958救助中心与多家私立医院违规合作》中,却依然出现这样的说法:“我们根本没收到这2万元,也不会收善款,吴花燕所有治疗费用都是家属交到我们手中。“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回应封面新闻称,并未和9958救助中心接触,更未收到其捐款。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明明收到了两万元善款,却一会儿承认收到了,一会儿否认收到了,贵阳二院的左右摇摆,出尔反尔,致使儿慈会和9958陷入舆论漩涡,单方面承受巨大的负面压力,贵阳二院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现在不发表正式声明?

真相六:不是儿慈会和9958不拨付善款,是吴花燕及其弟弟吴江龙希望善款留在手术时使用,而且政府随后开通了“绿色通道”。

2019年11月7日,吴花燕转院至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下称“贵州医科大”)。12月17日,其基因和染色体检测出了结果,医生会诊后确诊为早老症。贵州省产前诊治中心主任潘卫在央视采访中表示,“这种疾病到吴花燕这个年纪,已经是她疾病的终末期了,这时候再过多干预会造成对病人更大的伤害。”

中华儿慈会在1月14日的回应中称,“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微公益平台1万元,水滴公益平台1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但医院向赵俊霞表示,医院开通了绿色通道,可以先进行治疗,再付费。

9958后续声明中提到,当地政府也已启动救助机制,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在赵俊霞的叙述中,2020年1月4日,自己再次联系吴江龙。吴江龙和吴花燕均在电话里表示,吴花燕想把募捐的善款留到手术时用。所以第一次打款2万元后,儿慈会再没给吴花燕及其家属、或收治吴花燕的医院转过款,剩余善款98万。

儿慈会尊重受助者的意见,最后却居然成了一桩大罪,被全国网民口诛笔伐,各种情绪性的谩骂言论充斥互联网。据“即刻舆情”监测,负面信息达到不可思议的90%以上;而且很多言论直接针对了9958的负责人王昱,很多人甚至对王昱展开了“规模化”、“组织化”的人身攻击。这种情况的出现,难道不需要全社会深刻反省吗?

真相七:剩余善款的使用,在尊重受捐人意愿的基础上转捐其他有需要的贫困患儿。这是高于普通规则的、富有人性的处理方式。

9958方面,除去打给贵阳二院的2万元,儿慈会的账户上还有98万余元。吴花燕的《救助申请表》显示,如果申请人在善款有余时去世,善款应全部转捐给9958,用于救助其他患儿。“水滴公益”的吴花燕募捐页面也写着,“如果善款有剩余,将转捐给其他有需要的贫困患儿”。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依据上述条款,吴花燕的剩余善款应由儿慈会支配,并转给其他受助患儿,无需再与家属商议。但儿慈会副秘书长姜莹表示正在联系吴花燕家属,希望征得同意后再决定这98万的去向。“按照惯例,没用完的善款经受助者家属同意,会转给其他救助对象使用。此前也有类似情况。”

对于剩余善款的去向,北京师范大学公益慈善与非营利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马剑银认为,9958属于儿慈会的慈善项目,而不是个人求助项目,“此类项目的捐赠,一旦无法完成捐赠目的或者有剩余,在征得捐赠人同意的前提下应该用于相似项目,但受益人家属同意并不是必要条件。”

然而,儿慈会副秘书长姜莹的表态,正是基于对受捐人的进一步尊重,这也正是人性的关怀所在。尽管不是“必要条件”,但却是起码的尊重。这样的尊重,反而成了儿慈会的又一“罪状”。这种现象的出现,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社会心态?难道,剩余善款全部留给吴江龙就对了吗?难道,不与吴江龙做任何沟通,就直接转捐,就不会受到媒体以及网民的非议了吗?只有理性思考,才能有益于社会,为什么很多人不懂得这个简单的常识?

真相八:儿慈会的“短期投资”行为,正是《慈善法》明明允许并且要求的善款“保值增值”。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1月15日,儿慈会成立至今获得的捐款总额为27.34亿元;截至2019年,9958筹款总额8.06亿元。王林说,儿慈会的总捐赠额中约有70%来自个人捐赠。儿慈会的年度审计报告显示,自2012年起,该会每年均有短期投资。2012年的短期投资额为6600万元,2018年增长到4.09亿元。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这种情况,被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大加鞭笞,网民更是群情汹汹,骂声遍地。然而,根据《慈善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慈善组织为实现财产保值、增值进行投资的,应当遵循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投资取得的收益应当全部用于慈善目的。捐款收入是慈善组织财产,慈善组织应当确保慈善财产保值增值。因此,慈善组织参与保值增值不仅并不违反法律法规,而且是必须要提倡的。

儿慈会做了法律允许、行业提倡的事情,却被谩骂如此,需要羞愧的到底应该是儿慈会,还是那些包括部分媒体在内的“键盘侠”?

真相九:9958工作人员陪同吴花燕做检查,拍下了工作视频和照片。

因吴花燕病情复杂,2019年10月25日下午,9958工作人员陪同吴花燕姐弟前往条件更好的贵州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

“本来想请120送过去,花燕担心多花钱,坚持坐了出租车。”赵俊霞回忆说,在出租车上,吴花燕出现了两次短暂而强烈的胃抽搐反应,9958工作人员担心出现意外,在安抚的同时录下了几秒视频。

记者看到视频中,吴花燕身穿浅灰色棉服,倚靠在出租车后座上,头歪向窗户、双眼紧闭,左手紧抓出租车后门扶手,身体剧烈起伏,十分痛苦。

到贵州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后,吴江龙背起了吴花燕,办理相关手续。出于工作记录需要,9958工作人员拍下了两张现场照片。

前文提到,吴江龙一直否认接受过9958的救助,难道这些视频、照片都是假的?我注意到,在互联网上,工作人员拍下的几秒视频,以及乘坐出租车的行为,居然也被谩骂攻击。这样的反常心态,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真相十:9958工作人员在多次的微信聊天中,均向吴花燕及其弟弟吴江龙提起钱够不够花的问题,以及向学校的老师提起发票报销的问题。

9958工作人员的募捐情况、票据收集等后续工作,从11月1日起,主要与吴花燕的老师侯志雄对接。在9958拍摄的救助进展视频中,侯志雄介绍,“目前我们每天有一位老师、一位同学照顾她(吴花燕),总共有三组,每两天轮流一次”。

赵俊霞还出示了9958与吴花燕、吴江龙、侯志雄以及在有30人的“花燕帮扶群”同学微信群众聊天记录。

2019年10月31日18时58分,吴花燕在朋友圈中发了感谢信(落款时间为10月29日)中,提到了“感谢中华儿慈会对我伸出援助之手”。这封感谢信吴江龙同样也在朋友圈中发过。

即便在吴花燕去世的当天,吴江龙还主动与赵俊霞沟通。据赵俊霞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与吴江龙的最后一次沟通在吴花燕去世的2019年1月13日13时许。吴江龙以微信名“龙游天下”对赵俊霞说,“姐姐昏迷不醒,可能坚持不来多久,就要走了”。

赵俊霞在微信中回复说,“怎么突然这么严重?你们在医院吗?我方便去看吗?”并连续问了两次“钱够用不”。吴江龙说,“够了”。

作为一个公益慈善组织,儿慈会和9958能关心到的都关心到了,能考虑到的也都考虑到了。从微信沟通上看,连续问“钱够用不”,这说明了什么,难道公众、媒体还不明白吗?既然明白,还继续恶意攻击,显然这已经不是正常的舆论监督,而很可能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的违法犯罪行为。

真相十一:对儿慈会和9958的网络攻击,并非网民自发,而是有组织、有计划。

我注意到,一组标题高度相似、内容几近完全一样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其有意激起公众愤怒的意图十分明显。这组文章如《吴花燕慈善捐款超过百万,结果一分没收到!全吞了!王昱照片被曝光!》《募来百万一毛钱都不给吴花燕,而自家的狗每天都吃营养餐!》《筹款超百万,连前期拨付两万都被医院给否认了,良心何在?》《天啦!筹款百万原以为拨了2万,原来1分钱都没拨,全吃了?王昱照片被曝光!》《筹款百万,原以为拨了2万,真相竟是1分钱没拨,郭MM都比不上》。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从规律和经验上判断,这样的批量式恶意攻击文章类似“新闻通稿”,其在多个平台发出,显然是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有目标,并且有资金支持的。那么,又究竟是什么人在做这样已经涉嫌严重刑事犯罪的事情,去有意抹黑儿慈会、9958及其负责人?这个问题,更需要公众的理性思考,也需要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警惕。

建议儿慈会迅速收集证据,启动司法程序,在整改自身不足的同时,也依法严肃打击这种违法犯罪行为,从而还自身以清白,还公益慈善事业以尊严。

真相十二:与私立医院合作并不违规,私立医院均有资质,符合基金管理规定。

封面新闻在1月19日的报道《“吴花燕受捐事件”再调查:创始人发声,指9958救助中心与多家私立医院违规合作》中称:郑鹤红认为,9958救助中心与多家私立医院合作涉嫌违规。2017年5月,中华儿慈会9958救助中心与郑州欣奕中医院合作疤痘痘儿童救助基金。记者查询发现,彼时的医院并没有医疗资质。天眼查信息显示,2018年8月之前,该医院工商登记的服务范围为“医疗器械、化妆品制造销售等,中医药技术开发、技术服务,健康信息咨询(不含医疗)。”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封面新闻在报道中称,9958救助中心还与扬州慈心堂诊所合作慈心福佑公益基金。公益平台还显示,项目筹款将面向强制性脊柱炎,且在扬州慈心堂医院进行治疗的患儿募集治疗费用450万,目前已显示收到250万余元。根据其官网受助人信息显示,绝大部分为成年人,最大受助对象30岁。

9958救助中心与多家私立医院合作是否涉嫌违规,能否救助成年人以及为什么要救助成年人,自有基金会的管理规定,而且也有病情的客观原因,郑鹤红的个人观点岂能成为媒体指责的理由与依据?此外,9958救助中心为什么就不可以与私立医院合作?媒体的报道显然是在歧视民营医院。报道称郑鹤红系9958的创始人,这种说法郑鹤红本人出示相关证据文件了吗?以“创始人发声”的说法作为标题,这样的媒体倾向值得商榷。郑州欣奕中医院有没有医疗资质,记者只需要前往当地采访,查询相关部门文件自然知道,直接引用郑鹤红的观点称“没有医疗资质”,有些片面、武断与不负责任。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实际上,扬州慈心堂医院是扬州市一级医院,郑州欣奕中医院也是一级中医综合医院,并且均有医疗资质。可是,面对这些事实,为什么媒体视而不见,偏偏要以倾向性的态度做出批评性报道?如果媒体不能客观报道,不能严肃求证,而只是偏听偏信,既不去证实也不去证伪,那么不仅媒体伦理尽失,而且同样涉嫌违法。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据公开信息,慈心堂的合作项目致力的专项病症是强直性脊柱炎,这个免疫系统疾病发病特点多是男性、隐藏时间长,病情非常痛苦,这个疾病也是世界级罕见病被称为“不死的癌症”,并发症呈现出来的年龄是很多在18岁之后才开始寻求治疗,且易被误诊。经专项的捐赠企业同意并由医疗组评估共同决定可以资助超龄患者,但最大不能超过25岁。况且,这个项目本身也经过基金会的认识。否则,不可能实施。这个十分简单的常识性问题,为什么媒体不做分析、研究,不采访相关医学专家,不研究捐赠的法律法规,就一味地偏听偏信一家之言?

真相就是真相,谣言终归是谣言。当真相逐一露出水面,那么恶意的攻击与诽谤,就必将成为未来受审的呈堂证供。我们的社会需要更多的理性思考与正义发声,需要更多有志于公益与慈善事业的人,而不需要随意发泄个人情绪、不负责任的“键盘侠”。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作者简介:曹保印,著名品牌传播与危机处理专家,中国科技新闻学会大数据与科技传播专委会副秘书长,北京智信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中食品牌研究院(CFBI)院长。曾任《新京报》首席评论员、传媒研究院院长,CCTV、CETV、BTV、CRI、CNR等50多家权威媒体时事评论员,著有《全球化生存》《中国社会建设》《总有一条路:新京报十年传奇》等60余部作品,并被翻译成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等10多种国际语言。

声明:本文系即刻国际原创作品,拥有法定著作权,转载请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吴花燕事件的12个真相:看完后,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被利用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