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文/LoveMatters编辑部

图/网络

有自己事业、身为女权主义者

梅根或许很难甘愿成为王室和丈夫的附庸

成为一个吉祥物

前几天,哈里王子和梅根宣布,ta们将告别“高级”王室成员身份,希望通过自己工作获得经济独立,在全球掀起了轩然大波。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从知名影星到订婚息影,再到成为一举一动都受到媒体关注的王妃,梅根终于决定和这一切说不了,不仅自己不要当笼中雀,她还拐着哈里王子,一起“出逃”了。

不过如果看到梅根的成长历程,这个决定似乎丝毫不令人意外。毕竟,有自己事业、身为女权主义者的她,或许很难甘愿成为丈夫和王室的附庸,成为一个吉祥物。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图为梅根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渥太华峰会交谈

11岁时,梅根就写信给宝洁的总裁,认为一支广告存在性别歧视,她在信中写道:“在这支广告中,提到全世界的女人在和油脂作斗争,这意味着只有女人洗盘子。班上的一些男生会这样说,‘是的,女人就是应该呆在厨房里。’这让他们成长在一个认为女生不如男生的环境中。” 寄出这封信3个月后,宝洁改变了广告语。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成年后,她担任了慈善机构One young world 的顾问,在2014年的年度峰会上针对性别平等问题发表演讲。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2015年国际妇女节,她在美国纽约联合国妇女署的活动上致词,明确有力地说:“我以身为女人与女性主义者自豪。”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2017年,她前往印度,与当地教育家、活动家一起工作,希望能够让确保印度女童的受教育权,并倡导改善女厕的状况。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二人的婚礼也被西方媒体认为是“女权主义婚礼”,婚礼上,梅根没有由父亲“交给”哈里,而是独自一人走过圣乔治教堂中殿,走向自己的丈夫与婚姻。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传统的结婚誓词包括新娘“服从“丈夫的段落,而在这场婚礼中,誓词是新版的“不论顺境逆境,富贵贫穷,疾病健康,都爱惜对方,至死不渝”。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大主教在宣布二人结婚时,宣布二人结为“丈夫和妻子”(husband and wife),而不是传统中的“男人和他的妻子”(man and wife)。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而后,一反英国王室男性成员不戴戒指的传统,梅根和哈里在婚礼上交换了戒指,也彰显了平权色彩。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最后在婚礼招待会上,梅根更是打破传统地发表了个人演讲。

但在婚后,不能从事自己心爱的演艺事业的梅根心情低落,对哈里的爱并不能抵消对事业的爱,这两种爱本不应矛盾,但对身为王妃的她来说,却是冲突的。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梅根参演大热美剧《金装律师》剧照

而哈里,其实也是一个放浪不羁爱自由的王子。他在部队服役10年,与哥哥威廉不同,哈里被派往阿富汗前线两次,并且坦然在军中的生活是他一种很好的逃避方式,让他感觉自己在做实事。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哈里在阿富汗前线

早在数年前,哈里就坦言,成为王室成员让他心灰意冷,曾经下决心“逃离”,但最终决定先做好王子,做一个自己首先认同的榜样。

而现在,活跃在慈善事业的哈里,已经摆脱了曾经“坏小子”的身份,成为了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这个时候脱离王室,也算是时机成熟了。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杜莎夫人蜡像馆将二人蜡像移出王室展区

所以,二人脱离王室,辞去王室高级成员的身份,似乎也显得顺利成章,至于二人所说的经济独立,似乎也不是难事,哈里拥有从黛安娜王妃那里继承的遗产,而梅根作为明星也有巨额的财产。

这次从王室“出走”,不再是“问题少年”的荒唐,是两个能独立爱自由的人,共同的选择。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

本文来自LoveMattetrs谢绝未授权转载

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如需转载请联系:Shaoshuai.Qiu@rnw.org

商务合作请联系:Chao.Wang@rnw.or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哈里梅根宣布退出王室:我“嫁”王子,但我仍旧是个女权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