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明星打榜背后:疯狂粉丝一年追星花数十万“站姐”“代拍”了解一下

在刚刚过去这个周末,很多80后“中老年粉”第一次玩上了微博超话,在此之前,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连微博超话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怎么玩。

命运弄人,知乎网友最终还是让周杰伦的“中老年”粉们和蔡徐坤的“数据铁军”们在微博超话的战场中相遇。经过连日来的鏖战,杰迷们拿出“中老年”粉该有的追星气质,在他们并不拿手的“数据”领域,最终攻克了被蔡徐坤“霸占”为期一年多的城池,登顶超话榜首,并且打破超话影响力记录首次破亿,“周杰伦超话影响力破亿”的话题也登顶微博热搜。

在超话之争的背后,是偶像时代追星方式的转变。如果以“数据”为标准,这背后也是偶像时代的变化,周杰伦为代表的全民偶像时代和如今的流量明星时代。正如人民日报所评:“两名艺人各自拥趸的较劲,虽是娱乐‘游戏’,却映射了时代征候。”

事件:

被全民普及的微博超话

事件的起因源于知乎上一个天真提问——7月16日,在豆瓣“自由吃瓜基地”小组中,有网友发帖提问:“周杰伦微博超话排名都上不了,官宣代言什么,转发评论都没破万,演唱会一般都是粉丝去看,他粉丝真这么多吗?”

为明星打榜背后:疯狂粉丝一年追星花数十万“站姐”“代拍”了解一下

“你可以说周杰伦胖!但你不能说他没有粉丝!”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句话成功地激起了周杰伦粉丝们的斗志。

要知道,周杰伦的粉丝并不像蔡徐坤00后粉丝们那般“年轻”,他们很多都是80和90后,大部分已为人父母,除了要上班,还要带孩子……这次为了idol,可是从零学起。虽然这批人经常玩微博,可是了解“超话”,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可能还是第一次。

正因如此,粉丝们为周杰伦超话打榜被戏称为“周杰伦中老年粉”与“蔡徐坤铁军”的对决、“大型夕阳红奋斗现场”等。

为明星打榜背后:疯狂粉丝一年追星花数十万“站姐”“代拍”了解一下

连续两天,无论是为偶像打榜的,或是看别人打榜的,都被微博超话洗脑了,全民开始普及微博超话到底是什么?根据微博超级话题官方页面的介绍:超级话题是微博里的兴趣内容社区,是一款将原有话题模式和社区属性相结合的产品。

记者看到,有很多热心网友在回答微博超话相关提问时表示,超级话题有类似百度贴吧的发帖、签到模式和QQ部落的名人堂;主持人更是可以设置多位;用户可以每天签到、关联自己的普通话题、建立相应微博群,还可以在话题中交流、互评等。

也就是说,用户只有通过完成超话内的各种任务,才能得到积分,为相关超话的排名贡献数据。

调查:

疯狂粉丝一年花近十余万

“做数据,这是每天必备的。”现在21岁的重庆人Yvonne目前正在念大学,她也是一位当红流量小生的粉丝。她透露,“做数据”的日常就是为偶像投票,包括涉及的所有榜单,各种APP的排名,比如寻艺签到,超话排名,微博明星势力榜等。

Yvonne告诉记者:“数据是一种最直观的方式来体现艺人的商业价值,很多人不了解饭圈或是才刚刚进入饭圈,就会通过数据来看一个偶像红的程度。”她称,为喜欢的明星打榜,就是在用实际行动支持偶像,“就像很多品牌找代言人,不仅要看艺人形象是否符合品牌形象,同时也会看数据。”据粉丝介绍,购买偶像所代言的商品,也是“做数据”的一种方式。

在采访时记者了解到,几乎每一个明星都有自己的粉丝后援会,当艺人需要应援时,粉丝也可以快速找到组织为自己喜欢的艺人打榜加油,在粉丝追星过程中,还产生了部分职业,其中“站姐”和“代拍”就是两个比较典型的职业。

据介绍,“站姐”就是为某个明星开一个网上的“站子”,这里的“站子”并不是网站,它的阵地可以是一个微博号,也可以是一个贴吧号,其主要工作就是发布消息,包括发偶像的照片、发行程、发周边代购专辑、帮明星应援等。据悉,一般而言“站姐”就如同职业粉丝,有充裕时间负责追行程,前线拍照,应援等活动。而“代拍”就是粉丝没有时间去现场,所以花钱请人拍照。这些都可以说是,因为饭圈文化才产生的职业。

“追星女孩的联系人中必有黄牛党。”Yvonne同时透露,随着饭圈文化的改变,“黄牛”的业务从以往单纯倒卖演唱会门票,增加到可以代订机票,包车追星等等。

如今,粉丝追偶像,究竟会花多少钱?“我算比较理智的了,两年时间估计花了近两万。”Yvonne称,据她所知,20-30岁左右的粉丝消费能力比较强,疯狂的每月就会花费上万元。

曾在重庆念高中的四川女孩小黄透露,2017年她的追星花费10多万元。喜欢韩国偶像的她,当时疯狂到每月都会去一次韩国,加上机票、酒店住宿和演唱会门票等,多的时候一次的消费就达到1-2万不等。“虽然花了不少,同时也赚了不少。”她称,每次去韩国,也会在粉丝圈中帮忙代购专辑、以及一些周边产品。

观点:

打榜背后的偶像时代之变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粉丝们的超话之争,人民日报官微也多次发声。21日晚间,人民日报微评时谈到,两名艺人各自拥趸的较劲,虽是娱乐“游戏”,却映射了时代征候。这不是代际冲突,更无关价值观断裂,而是一场联合致敬,寻找内心深处的寄托。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偶像,一个群体有一个群体的向往,向美好看齐,夯实审美坐标,岁月就无法带走我们的乡愁和坚守。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廖成林表示,粉丝经济从营销技术角度讲,本质是一种品牌影响力和品牌传播力。无论是过去买专辑,还是现在做数据,其本质都是扩大偶像影响力。

“以传播学来看,从以前的论坛、博客、QQ,到后来的微博,微信,包括现在的抖音等,随着技术进步,传播形式一直在发生变化,互联网时代下的粉丝也随着技术的进步在迭代。”廖成林谈到,现在基于互联网多种新媒体条件下,年轻人的思维行为也在随之更迭,他们思维模式更加自我,具有时代特征。微博CEO@来去之间 针对双方的粉丝大战在微博上发表看法时也认为,粉丝追星没追错,年轻人玩数据,就跟他们小时候那会儿玩贴画一样。

正如人民日报所言:“中老年歌迷”用一次行为艺术解构了数据与热度:流量不等于流行,榜单在网上更在心上,音乐品格终究由时间检验。过去的经典会过去,未来的流行还会来,老歌迷有自己的倔强,也希望:今天的中国音乐,有足够精彩供明日回响。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谈书 实习生 张玲 黄维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为明星打榜背后:疯狂粉丝一年追星花数十万“站姐”“代拍”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