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男子充当佣人的角色,新婚之夜被带绿帽,背后原因令人心酸

小说:男子充当佣人的角色,新婚之夜被带绿帽,背后原因令人心酸

这几年在外打工,没人关心我是否吃饭,尽管这态度蛋疼,却让我感觉到暖意。

等我完全清醒过来,才知道是黄夫人在喊,顿时觉得脊背窜出冷意。

这老太婆明知道两个月后就是我的末日,还这样平静,可想而知城府多深。

我急忙爬起来调整好表情走向餐厅,发现哪位大人物已经走了,郭局长和婷婷也不在,黄夫人满脸喜色指挥佣人把用过的碗筷撤下去。

看我过来,她鄙视的语气说:“狗剩,你也吃饭吧。别说我们虐待你,刚才家里来重要客人,不让你出来是为你好。等你吃完,再把厨房餐厅收拾干净。”

这老太婆真能瞎编,还重要客人?一伙卑鄙无耻的家伙,商量怎么处理我,当然不会让我在场。多亏机缘巧合让我听见,否则到死都是糊涂鬼。

我压住满腔怒火,恭敬的说:“还是黄夫人考虑周到……”

一天都没吃饭,我忍气吞声吃了点残羹剩饭。

尽管这桌菜肴极其丰盛,我的心却极难受。

这可是喜宴,也是我的新婚夜,被戴上顶绿油油的帽子不说,进门就当爹,小命随时不保,这些事叠加在一起,压得我喘不上气来,发现自己比别人矮了半截。

收拾完,我老老实实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感受孤枕寒衾新婚夜的滋味。深知今后光有血性不行,必须小心谨慎。

第二天,天亮以后我就习惯性起来了。

妹妹的病必须尽快借钱,黄夫人就算了,对我吆五喝六,明显老奸巨猾,想从她手里借钱实在太难了,还是从美女老婆身上打开缺口。

我洗漱完,穿上运动衫走出去,看见那两张结婚证还扔在那,我珍宝似的拿回来,放在枕头下。

然后,走出去把院子里的卫生清扫干净。

尽管我常年在工地干活,尽管我力气不小,这么大的院子打扫清理也用了两个多小时,累得像条狗似的回来。

洗漱干净,换上西装坐在客厅里休息看电视。

这时,听见楼上有了声音,老太婆拖沓的脚步走下来。

很快,嫌弃的眼神,以及阴阳怪气的声音袭来。

“狗剩,大早晨起来就看电视,昨天我对你说的话,转眼就忘了?打扫院子去。”

“我打扫过了!”我低沉的语气回答。

老太婆满脸质疑的走出去,看院子里确实打扫干净了。

转回身来挑剔的说:“院子里确实打扫了,娶你回来不是当摆设的,再把客厅收拾干净吧……”

娶你两个字像两把深深的利剑,再次把我顶在耻辱柱上。

稳定心神,冷静下来,老太婆,想给我加码,两月时间都不让我消停!

我不卑不亢的说:“黄夫人,你昨天说过,让我打扫院子,难道想出尔反尔吗?”

不知道是我的态度,还是想到两月之期,黄夫人眼珠转动,气势明显缓和不少。

“狗剩,你怎么说话的?我是看你闲着,想让你活动身体……”

“好,下不为例!”

既然没让我长期承包,我也不想计较,举手之劳的小事。

我站起身,脱下西装,露出里面合体的衬衣,然后去洗漱间拿来抹布拖布,勤快的擦拭客厅家具。

老太婆看我在忙,自以为占了上风,得意的扭动发福的腰走向厨房。

过了会,楼上再次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随着香味美女婷婷走下来。

她一眼看见正在拖地的我,眼中微微诧异。

此刻,我健美有力的双臂在合体衬衣下,随着运动呈现力与美结合,在晨曦的阳光下,整个人活力四射。

听见声音,我抬起头,正看见走过来的她。

只见她身穿嫩黄色天齐膝家居棉布裙,脚下红色薄底绣花布拖鞋,漆黑的长发自然起伏搭在双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白皙无瑕的脸透出淡淡的粉红,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细长纤白诱人犯罪的双腿,摇曳生姿般走来,让我差点沦陷。

头脑里顿时响起昨天晚上的一幕,理智瞬间回归,淡淡的说了句:“婷婷,我刚拖完地,你怀孕了,小心!”

我就是故意的,她们不要脸,干脆把事情摆在桌面上,别当我是傻子。

不知道是被我揭穿她怀孕的事,还是刚拖完的瓷砖地有点滑。

她脚下不稳,差点就要跌倒。

我健步如飞走过去,轻轻扶住她。

顿时,滑如凝脂般的感觉从接触点袭上心头,不由我心中一荡。

婷婷站稳以后,立即坐在沙发上,快速甩开我的大手,柳眉高挑看向我。

“狗剩,你什么意思!大早晨把客厅弄这么湿?诚心的是不是?”

真是好人当不得!不想和老太婆计较,善意提醒还英雄救美,结果,在对方眼中成了居心叵测的人。

我刚想解释,听见声音不对,老太婆从厨房快速冲出来,看见女儿坐在沙发上训斥我。

她三歩两步奔过来,指着鼻子开骂。

“狗剩,让你拖地,也没让你把地弄湿了!还好婷婷没事,如果有事我把你活劈了……”

我忍住气问:“黄夫人,这地湿吗?”

凭良心说,这地根本不湿,只是有点水汽,拖布是半干的,刚拖过的地难免有点潮。

黄夫人妆容整齐的脸顿时扭曲起来,气势汹汹的说:“我说湿就湿,花钱把你娶回来,我就是你长辈,还敢顶撞我?”

真是笑话!

老太婆口口声声说结婚,她们母女何尝把我当成家人。

“黄夫人,既然说到这,为什么不让我改口?谁家女婿喊丈母娘夫人?你既然把我当佣人,就别拿长辈压人!”委屈不甘在心里酝酿,想把我当成烂泥踩两个月,然后处理掉那是做梦。

黄夫人杏眼微眯,讥讽的说:“狗剩,没想到你还伶牙俐齿,可惜你生来就是贱命!”

我双手紧紧地握住拖把,手上头上青筋直冒,压在心中的怒火即将到达爆发的边沿。

旁边,审时度势的婷婷突然打破了紧张的气氛说:“妈,我想喝汤……”Z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说 » 小说:男子充当佣人的角色,新婚之夜被带绿帽,背后原因令人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