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期刊发娶刘亦菲可行性报告,真不幽默

●特约评论员 吕京笏(上海)

近日,有网友向澎湃新闻反映,山西省级法制类期刊《政府法制》在其2010年第36期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本人娶刘亦菲的可行性报告》。

2020年1月16日下午,《政府法制》杂志一位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记者,早些年管理不是很规范的时候刊登过这类文章,有文摘版,各方面的东西都采用。现在管理都规范了,“幽默”的内容已经很少了,但有些幽默类的也可以发。

核心期刊发娶刘亦菲可行性报告,真不幽默

作为“我国目前唯一一份宣传依法行政的大型综合性法制半月刊,系中国政府法制系统核心期刊”,竟将如此低俗、露骨的文章称为“幽默”,我只想对这位工作人员说:您可真幽默。

从价值观来看,“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鄙人对伊的感情苍天可鉴!天可崩,地可裂,此情不可灭!”。几句话读下来,我读不到语言的艺术,更读不到感情的真挚,举目所见皆是虚伪的表白、私欲的卑劣、恶臭的嘴脸。

随后,作者洋洋洒洒列举了10条自己跟刘亦菲“很合适”的理由,最后一条说“她是处女座,我是处男座,我还能用什么话来说呢?”,这样的表述,言辞之庸俗、行为之轻佻又酸又臭,对女性的亵渎与不尊重令人不忍耳闻。

从媒介伦理上讲,这篇文章的刊发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但其折射的伦理困境放在当下不仅不过时,反而因为自媒体、短视频的推波助澜而被放大了。

核心期刊发娶刘亦菲可行性报告,真不幽默

有人戏称,在自媒体市场“得低级趣味者得天下”。不少男人可能都有一个“娶刘亦菲”的梦想,虽然很难实现,当看到自己的“梦中情人”被人如此调侃,求之不得反而演化成一种“YY(意淫)”的快感。刊登这种作品的期刊,与贩卖精神鸦片何异?

将这种文章称为幽默,考虑过“幽默”的感受吗?从“师高师娘美,父报登小鬼”,到“迎娶刘亦菲,胡吹又胡擂”,真可谓“不看不知道,正刊真劲爆”。

期刊不是自留地,文章也不该穿着“严肃期刊”的外衣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无论学术造假、论文抄袭,还是阿谀奉承,一幕幕滑天下之大稽的黑色幽默,诋毁的是学术的体面与尊严,拷问的是期刊编辑、学术把关、监督管理。

期刊不该成为“欺刊”,承载的是学术“期”望,而不是公开“欺”骗。这个期望需要期刊管理者、编辑者严格打造,也需要监管者认真护航,如此才能让学术重拾信任与尊严。

(本文系长城网、长城评论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核心期刊发娶刘亦菲可行性报告,真不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