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埋尸案:杜少平死刑不应是句号

作者:段剑良。

12月18日,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有了一个初步了结,主犯杜少平被判死刑。死刑已是极刑,判决多少能告慰一丝人心,也验证了正义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只是这样的正义,相比于邓老师蒙冤沙土十六载,相比于魔鬼在人间作威作福,实在是来得太晚,分量也还远远不够。

操场埋尸案:杜少平死刑不应是句号

判死刑是便宜了杜少平

一位怀着正义感的老师,仅仅因为负责任地履职、阻碍了杜少平等人发不义之财,就招来杀身之祸,这是邓世平老师没有想到的,也是绝大数人不会想到的。

毕竟已是二十一世纪,毕竟在一县之城,亦非深仇大恨。没想到杜少平等人不但视人命为草芥,竟然还毫不避嫌直接在学校办公室杀人,在操场埋尸,这是对法治的何等蔑视!又是对善良之辈的何等嘲弄!

十六年了,邓老师的家人又是何等的煎熬、绝望、无助!这些都不是杜少平一死可以抚慰衡平的,世间并无生不如死的刑罚,否则让其受役余生亦难抵其罪。

该“杀”的不只是杜少平

一介无业游民,敢在一县之城杀人,杀人之后逍遥法外十六年之久,且继续为非作歹、涉黑涉恶、坐大成势,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操场埋尸案:杜少平死刑不应是句号

细思极恐之处,不在于杜少平之流的肆无忌惮,而在于他背后看不见的长长的名单与遮天蔽日的网,黄炳松、杨军、邓水生、刘洪波、曹日铨、蒋爱国、杨学文……是这些人让血债难还、让正义蒙羞、让忠良低头!

用人们心中的自然法来审判,个个俱可“死刑”!

当然,在现实层面,一切都还得依法来,从他们涉嫌的罪名来看也都不是死罪,唯可恨之处尤胜杜少平,宜在依法前提下从重以儆效尤。

基层治理还要往前一步

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等案的处理,充分体现了扫黑除恶的必要性和成果之显著,无疑也是法治的巨大进步。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推进,正义只会来的更快,正气只会更加充盈,黑恶也只会无所遁形。

对于这些具体案件的处理,除了“惩”的一手,更应重视“治”的一面。

比如为什么黄炳松、杨军可以帮这杜少平腐蚀公检法那么多人?

如何破解水浒式“官官相护”?

又如何防止基层政权少数化家族化?

有人建议能否探索市县重要岗位全异地任职并限制任期,还有官员亲属不得在本地从事营利活动,还有公检法单位本地人员不高于一定比例,以及鼓励新闻媒体、律师异地采访、执业等等,以保持地方政治生态活水之源。

操场埋尸案:杜少平死刑不应是句号

操场埋尸案:杜少平死刑不应是句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操场埋尸案:杜少平死刑不应是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