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遇到的奇葩

一次出差去石家庄,因为匆忙没有买到高铁,只能坐晚上的绿皮火车了,其实内心也有点冲动,因为好多年没有坐过了,可以找找过去的感觉,依然还是过去二十年前的样子,不管是车的速度,还是车上的人。

火车上遇到的奇葩

上了火车,我的对面坐的是一对三十多岁的农村夫妻,好像不是打工的,应该是在县城中做点什么小生意,有一种难以说出口的“洋气”,火车刚刚开除不久,小两口就从包里拿出了烧鸡、猪蹄、豆皮卷大葱,还有一瓶白酒,小两口旁若无人的喝了起来。

小两口一边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半杯酒下肚,说话就越来越不沾边了,男的说,“县政府盖楼那个活,李县长找了我好多次,死乞白赖的非让我干不可,但是外边工程太多了,就给他找了个人,说是给我百分之十的利润提成,其实我也不在乎那点小钱”。女人马上就投来了仰望的眼光,这我才发现其实她们不是两口子。

女人说,“大哥你太厉害了,下次有这活,你找老妹,老妹绝对不会亏待你”。仔细打量一个女人,脸上涂着够够的粉,红色的嘴唇还挂着一小块烧鸡皮,一身皮装怎么看都没有什么档次,就像是大市场买来的一样,但是不知道她说话怎么那么有底气。

火车上遇到的奇葩

然后她们两个就一唱一和的盘点起自己做的“大工程”,好像很厉害,什么“三峡大坝”、“开发大西北”、“支援非洲建设”她们好像都功不可没,不过越听越让人觉得没意思了,我旁边的一个老头眯着眼睛,与她们好像生活在在两个世界。再看两个人一个抱着一个大猪蹄,吃的津津有味,还真的馋的我咽口水。

这时候有一个让大姐捅了我一下,“大兄弟,姐太累了,让我坐会呗”,我看了看她,目测有180斤吧,40岁上下的年纪,可能是没有买到坐票站累了,于是我说好,就站起身来,其实我坐的也有点累了。没想到她立马叫来了自己的伙伴,可能是她的老公,女人硬是挤在了我的座位上,然后那个瘦小的老公直接坐在了女人的大腿上,女人就像是抱着孩子一样抱着自己的老公。我开始有些后悔让座了。

后来我是真的好后悔了,看着对面有吃有喝,吹的越来越起劲,而让座的两口子呼呼的睡了起来,我开始觉得好无聊了,一个东北的老太太示意让我在她那坐一会,可能她要去卫生间。

老太太大概六十多岁,一副十足的农村老太太的朴实憨厚的形象,回来的时候我马上就起身把座位让了回去,老太太很和蔼的和我聊了起来,问我是哪里的,要去哪里做什么,后来突然很神秘的对我说,“知道大姨去干嘛吗?大姨有个宝贝”,然后声音更加的小,“是唐伯虎的画”,她很得意的告诉我,要去北京拍卖,一副马上就要有钱的骄傲。然后还掏出了手机,那那幅画的照片给我看。

火车上遇到的奇葩

我虽然好奇,但是对于老太太的话也并不在意,可能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吧,可是老太太却扯着我,用手拍了拍身边的包,炫耀着说,画就在这里。“小伙子你要是喜欢这副画,大姨可以让给你,我家里还有好几副呢”。呵呵,如果是二十几岁的我听到大妈的话可能会动心很激动,不过我都已经四十了,早就没有那么天真了。

熬了一夜,那个说要坐一会的胖女人始终没有把座位还给我,那两个谈“大工程”的男女也好像是喝多了相拥熟睡了,大妈和另一个小伙子正在谈艺术,而我站着都要睡着了,两个眼皮一直在打架,一会下车,我要先找个旅馆睡觉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火车上遇到的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