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今天整个网络都在讨论,在动车上,有票的那个姑娘是否应该给没票的老奶奶让座的问题。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老奶奶生病,家人仍然带着她坐火车,家人希望那个有票的小姑娘和老奶奶挤着坐,被拒绝。家人便指责小姑娘。对此,我也来聊聊自己的观点,我认为这件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如果我们想得到的话,应该有第三种方法。

这位没有让座的姑娘不应该被指责,否则,所有坐在座位上的年轻人都是有错的。应该受到指责的是老人的家人,他们应该向乘务员求助,或者为老人提供更好的出行环境,把责任归咎于他人,实在不应该。但事实已经出现,能不能处理的更好呢?换句话讲,如果有一个老人生着病站在你的面前,你真的能忍心不让座?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我来讲讲我的一个亲身经历,我的第三种方法,让时光倒流到20年前,当时的我,刚刚进入电台工作。

有一次,我约了朋友到川西四姑娘山去旅行,这是我第一次去四姑娘山,那里的唯美风光,吸引我在此后又去了3次。后面三次都是开车,而那时,经济能力较差的我只能坐班车去。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我和朋友先坐大巴到成都,然后在成都找到长途汽车站,坐长途班车去日隆镇。日隆镇就是四姑娘山的所在地,神往已久,我和朋友都很兴奋。成都到日隆200多公里,正常班车大概要7-8个小时。

我现在还很清醒的记得,我和朋友买了票,我们两个坐在班车的最后一排。在激动中,班车往都江堰方向驶去。那时的班车,坐满了人再走,并随停、随时上客,车内一会就很拥挤了。

图片从互联网下载,符合当时情境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之后,就上了一个中年人,应该是附近的农民,他上车之后,就站在我和朋友前面,车开动以后,他就表现出很不适应。据我观察,应该是晕车,他不停的反胃,然后做出非常难受的样子,其实我也晕车,但没有他那么厉害。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他的症状越来越剧烈,感觉就要吐出来了,人已经难受的不得了,并捂住肚子。这种时候,人会有最基本的同情心,我迅速站起来,把座位让给了他。他坐下之后,症状迅速缓解,但是,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发现被骗了,因为他坐在座位上,非常悠闲自得,看着外面的风景,一点晕车的样子都没有了。我也晕车,所以我知道,晕车的人站着坐着都晕,不可能坐着就不晕车了。

图片从互联网下载,符合当时情境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于是,我便和他进行交涉,希望他能够把座位给我让回来,7-8个小时,我站到底,那不是累死了啊!这位先生坐的正爽,坚决不肯让回来,于是我和朋友和他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最后,他还是站起来,把座位又让回给了我。

然后,他又开始很痛苦,在折腾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的朋友又让他坐下了,这次坐下后,他维持了一段时间痛苦状,而之后,又恢复常态,我已经知道,他是在骗我们。

结果是我和朋友,以及那位中年大叔三个人轮流坐,7、8个小时,谁都扛不下来。我们一直轮流坐到日隆,这就是我的第三种方法。

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位大叔的晕车是装的,我们没有说破,人与人之间有时需要宽容和装糊涂。即便知道他在装,但看到他那种痛苦的样子,我们还是选择了互相谅解。

20年过去了,没想到,类似的事情居然成为社会讨论的焦点,这说明,我们的心都浮躁了很多,为什么不能互相之间模糊一点,这样的关系是不是更和谐呢?

最终我和朋友还是顺利到了四姑娘山,有了一次难忘的旅行!在绝美的风景当中,什么纠结烦恼都消失了!

以下是20年前真实照片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我也曾被迫让座——在成都到四姑娘山的班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