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从未想过,一档以经典老歌“先声夺人”的音乐综艺,竟俘获了一大批年轻观众。

也不曾预测到,在大数据时代,榜样与新声歌手的碰撞,竟早早摆脱了“流量”的指征。

1月19日晚,国内首档代际潮音竞演综艺《我们的歌》在东方卫视播出了总决赛。收官夜,无论是被“云淡风清”的《晚安曲》唱到泪崩,还是被“那战队”重温的巴萨诺瓦版《军港之夜》摇摆了身姿,抑或在“勤深深”的原创新作《不见就散》里期许了新一世经典——所有观众的情绪是殊途同归的——愿这来自不同世代歌手的接力唱,可以“声声”不息。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决赛夜的泪点,几乎从一开始就被预定了:几乎每一首竞演的歌,都是一段可以通达了代际情感的词和曲。

费玉清和阿云嘎合作《囚鸟》,以“开口跪”惊艳了舞台。

回首《囚鸟》的创作背景,它是1996年时词曲作者萧十一郎与张宇之间的等待与孤寂。

而在20多年后,彭羚演唱的殇情曲,经费玉清和阿云嘎演绎,幻化作了两只“悲伤鸟”,似在樊笼里告别黄昏,也仿佛在朝着歌声里的光振翅。

这大抵就是《我们的歌》重要价值:为经典老歌注入新生,在既有的曲调里灌注自己的音乐气质。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勤深深”是当晚“金声拍档”得主。可比起通俗意义上的“冠军”名号,李克勤和周深一路走来的音乐印迹,才是《我们的歌》最叫人眷恋的地方。观众记得住两人合作的每一首作品,譬如从云遮雾绕到一片皎洁的《月半小夜曲》,譬如多语种串联的《另一种乡愁》,又譬如从一支穿云箭与云蒸霞蔚共舞的《天下有情人》……12期节目留下的是作品,而淡化了排名。

这完全是《我们的歌》能称为“良心综艺”的关键要素——名为“竞演”节目,它有竞演规则,却没有锦标主义的氛围;有形式上的战队、悬念,却完全摈弃了一些综艺节目惯用的恶意剪辑。音乐的高度提纯,让这档节目留下了重创作、再演绎、新原创的当代经典。于是,《我们的歌》和这方舞台上的歌手、作品,能在近年来风靡“抖音神曲”的华语乐坛收获至真至诚的乐迷赞赏,理所应当。

以“勤深深”在决赛夜的合作为例,翻唱邓紫棋的《画》,两个“仙乐飘飘”的声线和音,温柔、眷恋、斑斓、灵感,都是声音勾勒出的画面。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第二轮《你的名字我的姓氏》,华语乐坛顶级制作人、张学友多张唱片与演唱会的监制杜自持操刀助阵,更像是整台《我们的歌》一次高度凝练的意义定格——这台综艺不仅是不同世代歌手间的传承,亦是音乐人自身向内的一次重启。

正如周深的感言:“我现在更能理解‘榜样歌手’的涵义。我们能从榜样身上看到了自己想要成为的美好样子,这样的力量非常迷人。”跟随榜样,成为更好的自己,所谓偶像的标杆意义,当如是。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那战队”可能是《我们的歌》里最受关注的焦点组合之一。

因为肖战,音乐与“流量”的博弈之声,在节目之初并不少见。不过,随着巴萨诺瓦元素的《军港之夜》到说唱风的《绿光》以及致敬80年代的《恼人的秋风》,每一次选曲都在走出舒适圈的肖战,很快便为自己的音乐初心正了名。

当所谓的“流量妥协”退后,歌手肖战被观众重新认知。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决赛夜,全新的《心动》,既不是1999年林晓培演唱的电影插曲,也不同于2011年陈洁仪磁性声线的撩拨,而是“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的少年深情。

还有摇滚风的《完美生活》,再一次遇见全新的舞台人生,这一次的肖战不负自己,完美落幕。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

虽说决赛夜支支歌曲皆为经典,但唱哭了所有人的还属《晚安曲》。因为费玉清说,这应该就是自己的封麦之作。

更因为,这一首歌,或许承载了三个月音乐碰撞的诸多意涵:它在改编后,能平衡收纳两人的不同风格,既不失10多年前费玉清原曲的典型唱腔,也容得下《剧院魅影》唱段《夜的乐章》嵌入其中;在《我们的歌》舞台上,这一首曲子,既是榜样歌手费玉清47年舞台生涯的告别情书,也新声力量阿云嘎的音乐剧殿堂。有融合、有承继、有创新,一档流行音乐节目的价值,莫过于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我们的歌》收官,多少人泪崩,就有多少人希望不同世代的歌能“声声”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