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1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上海南京路永安百货,距今100年有余。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创建永安百货的郭氏家族,多半移居海外。

唯独郭家“四小姐”独树一帜。

终生只穿中式服装,梳中式发髻。

两度拒绝家族的移民邀请,坚持留在中国。

她前半生锦衣玉食,是上海滩唯一的“明珠”。

与宋家三姐妹交好,跟康有为的外孙女是闺蜜。

出行有保姆、保镖陪护,餐具用银器、玉器。

后半生露宿凉亭、替夫还债。

扫马桶、修铁路,历尽坎坷。

却不改灵魂的优雅。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因而被称作“上海滩最后的贵族”。

优雅不是温室里的扭捏作态,而是逆境里不舍灵魂的高贵。

四小姐,全都做到了。

2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四小姐的父亲郭标,原是广东人。

早年远渡重洋,来到澳洲,靠做水果发家。

在悉尼买下一处豪宅定了居。

后院大得容纳两座花园。

家里佣人清一色老外,孩子们的母语理所当然成了英语。

回国前,四小姐一直没有中文名,家人都唤她Daisy。

四小姐是郭标最宠爱的小女儿。

孩子出生后,他便将摇篮摆放在自己卧室,亲自照料。

满周岁时,还给四小姐穿上高贵的白色蕾丝裙。

专程开车到照相馆,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周岁纪念照。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再大些,四小姐有了独立卧室,仍要紧挨着郭标。

那时候郭家有座玫瑰园,郭标每天清晨都去侍弄花草。

而唯一的陪伴便是小女儿Daisy。

Daisy,中文意思是雏菊。

他在花园里告诫四小姐:你要像鲜花,不要娇气,要骄气。

那时候四小姐一定似懂非懂。

可她后来的一生,竟走完了父亲这12个字的期许。

3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郭氏家族应孙中山之邀,回上海创办永安百货。

郭标举家迁回上海,住在街对面的东亚酒店。

这是四小姐母亲的家族产业。

从此每日一推窗,就能看见在建的永安百货。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1920年,四小姐进入中西女塾就读。

中西女塾培养了宋家姐妹、张爱玲等名人,是响当当的贵族女校。

四小姐入学,也第一次有了正式的中文名。

郭婉莹。

是好友帮她找来当红作家谢婉莹的名字,替代了“Daisy”。

多年后,两位婉莹小姐在北京相遇。

郭婉莹大方地说起这段往事,两人相视一笑。

女塾毕业,大部分女孩只有两条出路:嫁人或者留学。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四小姐郭婉莹被家里安排了婚约,闺中待嫁。

一次,未婚夫艾尔伯德从美国回来,送了她一双丝袜。

“这袜子真结实,穿一年都不坏。”

郭婉莹当下便判定,"我不能嫁给一个会和我谈丝袜结实不结实的男人。No fun。"

她提出分手时,未婚夫拿了一把手枪,威胁郭婉莹。

四小姐镇定地说:“你不杀我,我不愿意和你结婚,你要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和你结婚,因为我再也不能和你结婚了。”

毫无办法的艾尔伯德,又将枪对准自己,准备自杀。

四小姐苦劝:“现在你好好地回家去,只是不和我这样一个人结婚,要是你杀了你自己,你就永远不能结婚,连整个生活都没有了。”

一个贵族小姐在两条人命生死攸关的时刻,展现出了异常的镇定。

也震慑了艾尔伯德。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左一:郭婉莹;右一:宋美龄>

郭婉莹如愿以偿解除了婚约,她打定主意不再做郭家的金丝雀。

当哥哥催促她,赶时髦,继续弹钢琴、学开车时,郭婉莹头一回反抗了。

她只身前往北平,考入了燕京大学心理系,继续深造。

郭家四小姐悔婚求学的事,震惊了上海滩的贵族圈。

30年代,贵族女性被当作花瓶还是常有的事。

郭婉莹却站出来,成了拒绝命运摆布的第一人。

4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来北平没多久,1932年父亲郭标去世。

郭家平静地分割了遗产,没有狗血,没有阴谋。

在多房姨太太的老式贵族大家庭,优雅地分遗产,实属罕见。

郭家一门的家教素养,可见一斑。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渐渐从丧父之痛中走出的郭婉莹,遇到了麻省理工毕业回国的吴毓骧。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吴毓骧也算名门之后,他的太姥姥是林则徐的女儿。

只是吴家到这一脉,家境微寒。

两人在一起门第落差之大,郭家人都看不上这位女婿。

认为吴毓骧高攀了郭婉莹。

可禁不住郭婉莹喜欢,她毅然选择了这位穷书生。

新婚燕尔,也有过一段举案齐眉、琴瑟和鸣的神仙眷侣日子。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可吴毓骧偏偏亲手打碎了圆满的生活。

他出轨了一个寡妇,夜不归宿。

那时郭婉莹已身怀第二个孩子,挺着肚子,找上门。

没有破口大骂,没有恶语咒怨。

只说了一句话:“该回家了。”

在世间最烂俗的剧情里,郭婉莹做出了最优雅的举动。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1949年后,郭家老小移居美国。

只有郭婉莹留了下来。

失去了家族供给,她也得出门工作养家。

不久,生活的巨浪再度摧毁了她的生活。

1957年,吴毓骧被划为右派,关进监狱。

郭婉莹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孩子,每天早出晚归,十分辛勤。

昔日四小姐荣光不再,她需要守护的是一个独立女性的尊严。

5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吴毓骧被抓捕时,从家里搜出一把手枪。

这是郭婉莹二哥不小心留下的枪支。

在混乱之中,也成了吴毓骧的重要罪证。

检方要求,必须赔偿64000美元。

祸不单行,在狱中不堪重负的吴毓骧竟一命呜呼。

一贫如洗的郭婉莹,为偿还欠款,被赶出原来的居所。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昔日的首饰、家具被贱卖。

依旧填不上窟窿,她试图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给远在美国的哥哥写信,请求经济帮助。

信件经过重重筛查,到了大洋彼岸。

最后只有一位哥哥寄来了8000美金。

那时的郭婉莹正和两个孩子生活在四面漏风的凉亭里。

没有往日的名贵宠物。

她给孩子带回来两只小鸡,细心照料。

没有佣人,没有烤箱。

好友教她用铁丝搭架,在煤火上烤吐司片。

甚至用吃饭的碗,也要盛上自制的下午茶。

在这种最差的条件下,她仍不抱怨。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晴天的时候,阳光会从破洞照进来,好美。”

上海滩的明珠哪怕滚落到尘土里,也不掩其光。

郭家原先的佣人重病,山穷水尽的郭婉莹硬是凑了钱,给她当医疗费。

也正因此,哪怕郭家没落。

郭婉莹走到哪儿,都有人还尊称她“四小姐”。

6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丈夫吴毓骧的去世,远远比不上活着的煎熬。

60年代末,父亲、丈夫的棺木被人掘出,当众损毁。

只因人们痛恨她的出身。

人们幻想她昔日声色犬马的生活。

将她描述成跋扈奢侈的富家小姐,说她颐指气使地冲进永安百货。

坐在软椅上,一手夹烟,一手端咖啡。

让所有的柜员一一捧出新品,供她挑选。

而这些画面,每一帧都不属于她。

郭家家教森严,要是她真这么做了。

纵然是郭标最爱的小女儿,也非得逐出家门不可。

可没人能帮她澄清真相。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从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郭婉莹,被带到特殊培训班。

在一片荒石之中,往日执银箸、握钢笔的纤纤玉手,要举起大锤。

将一块块巨石敲成碎石,支援铁路建设。

她还要剥白菜、刷马桶,面朝黄土干农活。

十根手指累得变形。

当动荡过去,她重回讲台,在一所业余大学教英语。

哥哥为她寄来了重要的英语教辅资料。

郭婉莹为这次重生做足了努力。

她认真备课,一丝不苟地教学。

可同校的老师们,并没有放下偏见。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他们一次次批判、斥责她,甚至暴力对待。

她的工资从148元,被克扣到24元。

留下孩子的学杂费,每月的生活费只剩6元。

堂堂大学老师,每天只能吃一碗最便宜的阳春面,8分钱。

多年前,她从澳洲初来上海,还是所有人的海归公主。

学会的第一个中文词,便是“面”。

放学出去吃午饭,由于只会说“面”。

她便只能顿顿吃面。

过了半个世纪,生活竟绕回了起点。

但她以惊人的毅力与生活顽抗着。

7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当郭婉莹含辛茹苦地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她也为自己挣得了退休工资。

80年代,子女出国后,想把她接去定居。

郭婉莹只是去美国探亲,看了看哥哥。

关于那把致使她蒙冤的枪支,她一次也没提过。

“反复抱怨是不优雅的行为。”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就连美国前总统肯尼迪遗孀来慰问她。

西方媒体趋之若鹜地想听她经受的劳苦。

她只云淡风轻地说:“劳动有利于我保持体形,不在那时急剧发胖。”

郭婉莹最终拒绝了留在美国,她还是回到上海。

每日都用自制的烫片,将白发整理得体,挽成中式髻。

换上旧式旗袍,一丝不苟。

在86岁与三位年轻女士一同出门时,其步态之优雅,眼神之娇俏。

让身旁的三位年轻女士都黯然失色。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郭婉莹的高贵,不因家族落魄、生活困窘而折损。

反倒在苦难中,精神的独立、性格的坚韧,让她越发光彩。

1998年9月25日黄昏,89岁的郭婉莹在寓所离世。

按照她为自己安排的后事,遗体捐献给医学院。

不必举行葬礼,不留骨灰。

在医学院的研究室里,送她最后一程的人们,为她播放了莫扎特的《安魂曲》。

在场很多人也第一次知道,这个举止优雅、着装普通的老太太,竟是永安百货“四小姐”。

郭婉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世。

养活自己、独立养育孩子,这是她一生都引以为傲的。

74岁时,她请人拍下一张照片。

特意嘱咐,“如果我去世了,请把这张照片作为我的遗照,因为它证明了,我在工作。”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独立,是她一生的追求。

8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很多人不解郭婉莹的坚持。

要是跟随亲人,移居海外。

还能继续过贵族小姐生活,也免了后半生坎坷的磨难。

对此,郭婉莹在陈丹燕的《上海的金枝玉叶》中说:

“那样,我就不会知道:我可以什么也不怕,我能对付所有别人不能想象的事。”

所有不能想象的事,也让郭婉莹比一般的贵族小姐,精神上更高贵了。

父亲郭标因卖水果发迹,收集绳子成了一生难改的习惯。

哪怕郭家住豪宅,有了私人花园,他也经常捡些半截绳子。

清晨便跟郭婉莹在花园里,找那些被风雨打折的花枝,用绳子把它们重新扶直。

小女儿正如手里的鲜花,令郭标又爱又担忧。

他只好一遍遍告诫:“你要像鲜花,不要娇气,要骄气。”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

直到郭婉莹去世,人们发现,她简陋的寓所抽屉里,竟藏了许多团绳子。

那是她怀念父亲的方式啊。

也是在风雨中,支撑着自己挺直腰板、直面摧折的勇敢信念。

优雅不是温室里的扭捏作态,而是逆境里不舍灵魂的高贵。

郭婉莹,上海滩最后一个贵族。

出身高贵,中道落魄,却一生不易其志。

要优雅,更要独立。

-EN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 » 86岁依然优雅,死后捐献遗体,她才是中国最后一位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