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歌手2019》将于1月11日正式开播,本季歌手除了邀请了刘欢、杨坤、齐豫这样的歌坛老将,也有文艺十足的苏打绿主唱--吴青峰。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最受瞩目的便是年仅18岁的外籍歌手Kristian Kostov(克里斯)。这位拥有俄罗斯和保加利亚双国籍的年轻音乐人,将成为第一个登上《歌手》舞台的00后。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歌手》的参赛歌手分为几大类:一类是有实力有知名度的内地老牌歌手。他们不需要用这个舞台来证明自己,但可以提升整个节目的品质。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一类是影响80后的港台流行偶像,他们能为节目带来话题和流量。

还有一类是正在成长期或者不被大众熟知的新人歌手。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这样的安排一方面让观众感受到姜还是老的辣,一方面又让大家看到江山代有才人出,还能让节目的受众人群更广。

另外,外籍歌手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样才能突显节目international。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2014年《我是歌手第二季》马来西亚歌手茜拉年度四强,被中国观众熟知;2015年《我是歌手第三季》韩国歌手郑淳元获得总决赛季军,在中国歌坛掀起一股热浪;2016年,韩国歌手黄致列作为首发歌手参加《我是歌手第四季》获得季军迅速走红,一夜间身价翻了百倍;2017年,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迪玛希获得《歌手2017》亚军,成为本季的黑马歌手;2018年,英国流行女歌手 Jessie J 夺得《歌手2018》总冠军,既出乎意料又实至名归,此外还有菲律宾歌手 KZ·谭定安前来踢馆。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这一次,《歌手》应该是想像之前打造迪玛希一样,重磅推出黑马歌手克里斯。从目前的歌手阵容来看,刘欢老师夺冠毫无悬念,克里斯打入前三没有大问题。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好音乐越来越少 引怀旧风

近些年,经典老歌被歌唱类真人秀节目反复翻唱和二次创作,也有的被抖音、唱吧等APP二次翻红。

一批以老歌手为代表的情怀,促使70、80后成为怀旧消费的主体。2018至2019,年近60的张学友、刘德华,50多岁的郭富城、陈小春纷纷开启了各自的世界巡回演唱会。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本季《歌手》中的吴青峰也曾是台湾乐坛的中坚力量。他中性妖娆的声线和极具辨识度的声音让人过耳不忘,抒情的曲风细腻柔和,曲调丝丝入扣。

按照往届林志炫、张信哲等人的节奏,《歌手》之后,吴青峰怕是也要安排个人北京/上海的演唱会了。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音乐人“不务正业”,音乐成副业

多年来,音乐和影视的发展呈现“冰火两重天”的态势。一边是影视市场持续增长大爆发,好演员们的春天来了。一边是音乐行业惨不忍睹,音乐人不务正业,扎堆进军影视圈。

去年湖南卫视《幻乐之城》这档节目的定位是音乐创演秀。花天价请来了天后王菲,但邀请的嘉宾大都是演员。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这到底是一档以音乐为主的秀场,还是以表演为主。观众看着迷糊,节目组也在唱和演之间摇摆不定的挣扎。

参加真人秀节目成为过期艺人歌手再次翻红的关键,还有些音乐人甚至综艺变主业,音乐成副业。像大张伟、海泉、罗志祥,从歌手变为综艺咖后成了娱乐圈的香饽饽。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而那些没有参加综艺并翻红的歌手陶喆、张韶涵,只能去《吐槽大会》上自嘲吸引眼球。想想实在令人唏嘘不已!突然好怀念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那个年代。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90年代香港流行乐引领华语乐坛的潮流,到了21世纪初,台湾歌手一直处于华语乐坛的核心位置。2001年--2007年的华语乐坛,简直就是神仙打架。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F4的《流星雨》,周杰伦的《双截棍》、《夜曲》,萧亚轩的《爱的主打歌》,孙燕姿的《绿光》、《神奇》,蔡依林的《看我72变》、《爱情36计》,S.H.E的《super star》、《不想长大》,潘玮柏的《我的麦克风》、《快乐崇拜》,林俊杰的《江南》、《一千年以后》;

还有刘若英《后来》,阿杜的《他一定很爱你》,梁静茹的《勇气》,光良的《童话》,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王心凌的《睫毛弯弯》;

以及五月天的《恋爱ing》,飞儿乐队的《我们的爱》,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

台湾流行乐坛曾伴随着无数80、90后成长。中学时,他们是一张张海报,是一盘盘磁带,他们在墙上,在录音机里。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现如今,他们是青春、是记忆、是情结。曾陪伴我们走过最美好的时光,那些经典的旋律充盈着我们的整个青春。

2008,华语乐坛没落的分水岭

08年以后,明显感觉到那些从小崇拜的天王天后发行的新歌大不如前了,似乎在同一时期,他们集体过气,慢慢淡出我们的视野。

台湾流行偶像的没落,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唱歌发专辑不挣钱了。

随着互联网、智能手机、各类音乐app的发展,免费的线上音乐早已取代了实体唱片,我们不再买磁带和CD。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视频网站的成长和崛起,又改变了广大群众守在电视机前追剧的习惯,音乐也不再是电视机以外的主要娱乐方式。

同时,制作歌曲的成本越来越低,会点乐器、有点文笔的都开始自称独立音乐人。一时间,网络上各种原创翻唱歌曲百花齐放、鱼目混杂。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再加上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太快,社会太浮躁,很多快餐音乐人们听得快忘得也快。

好音乐越来越少,这是大家的共同感受。早前有个年度十大金曲榜单引发网友的关注。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摇滚歌手郑钧这样评价音乐排行榜:“排行榜上的歌,十首里面有九首真的听不下去。”“现在所有的排行榜公信力都崩了。”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

还有不少80、90后表示感觉已被时代抛弃,十大金曲榜一首没听过,可能我们真的老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歌手2019》归来,我却怀念起华语乐坛“神仙打架”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