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今年的春运意外的早,今天是第一天,很多人已经买好车票归心似箭了。

郑州火车站,45岁的民工大叔为省钱吃开水泡饼,背上的行李百斤重,脸上带着疲惫,但心里却很满足高兴。

他说,人一辈子不容易,来年只希望平安健康。家里还有儿子和父母,怕他们惦记,所以要回家过年。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梨视频

回家,已成外出游子放在心尖上的字眼,吃一口家乡的馍馍,喊一声爹娘,抱一下年幼的孩子...

虽然那之前有千辛万苦,有百般坎坷,但在回到家的那一刻,已变得微不足道。

由于春运期间人口密度大,不少列车都会存在超载现象,尤其是随着春节越来越近,人也越来越多。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搜狐图片

1995年1月19日,广州火车站检票口,一位年轻女乘客被人流挤哭了。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新闻网

1999年春运,株州火车站,一辆开自河南的列车上,一个挤得受不了的老汉跳下火车,向警察求救。老汉的儿子没跳下火车,被送往广东。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新闻网

2000年春运,一双女子的脚,凝固了岁月的艰涩。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2001年春运,广州火车站,长时间排队让一名女子在购票的队伍中精疲力尽。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2002年春运,拥挤的车厢中一名小男孩被挤得大叫。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2001年,在拥挤的列车上,累了的乘客在过道上酣睡。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2005年1月24日,南京火车站工作人员现场指挥帮助旅客上车。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2007年2月7日,一场暴雪突降太原市,在太原站购买车票的人们排成了长龙。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新华网

2010年1月30日,一位背负着超大行李的母亲怀抱孩子在南昌火车站匆忙赶车。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2011年1月18日,在宁波工作的他送别回甘肃老家过年的父母,父母在车窗上写下了“保重”两个字,男人无语凝噎。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也有很多人,考虑到春节返乡的成本,选择了骑摩托车回家,一辆辆摩托车的身影,是回家的急切。

春运期间还有一群人注定是不能回家的,他们就是连轴转地忙碌在春运最前线的铁路和列车工作人员,还有忙碌的交警们。

因为有了他们的坚守,“中国式”春运才走得起,也能走得好。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两名探伤工放慢速度,仔细对钢轨进行探伤。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上海一名高铁机械师日行三万步检修动车,备战春运。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回程的过程中,自然会有人为了我们负重前行,为我们回家的道路,添砖加瓦不辞行苦。

所以,无论再着急迫切, 也请对他们说声“谢谢”。

以前我们对春运的感觉就是“挤”,买票挤,上车挤,坐车挤。以前赶火车,十几个小时蜷缩在座位上,走廊里厕所里到处都是人,推不动,走不了。

但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四纵四横”高铁网的提前建成,春运的情况比以往多了一份从容,少了一份紧张。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对比

买票,也不用要一定去挤车站了,网上售票的方式大大方便了我们。

而回家方式,也从单一的火车变成高铁、动车、飞机,从以往的 “非常挤”转变成“不太挤”。这样的进步,每个人都看得见。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

如今变化也很大, 便是低头族的出现,已成回家路途中常见的一道风景线。

有人说,春运,就是观照中国社会的一面镜子,折射出社会变迁和发展进程。

很多年轻的外来务工人员,已经会用手机娴熟地上网购票;

绿皮车渐成历史,买得起动车、高铁票的打工者越来越多;

不少企业办在家门口,有的地方青壮年离家打工意愿在下降;

不少城市义务教育对外来务工者子女开放,留守孩子可以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在城市生活……

但无论时光如何变迁,我们对回家的渴望一直从未改变。我也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2020年春运第一天,我被这个男人暖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