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压岁钱的归属,专家不要钻牛角尖

关于压岁钱的归属,专家不要钻牛角尖

压岁钱是家庭共有财产,压岁钱的问题,不应当是“性质问题”,而是“方法问题”。用不着法律来调整。

1

昨天晚上,女儿用她在春节期间得到的压岁钱,给全家人一人发了一个红包。这似乎有点颠倒了,怎么是小辈给长辈发红包呢?

但大家都没有计较这些,她高兴就好,一家人也都为这个红包而笑容满面。

事实上,每年她收到的压岁钱,几乎都是我们帮她保管和安排的,她的兴致在于收到红包时的喜悦,而不在于后续怎么使用,谁在使用。

当然,孩子还小,读小学的孩子,用不着自己花太多的钱。

不过,像我们帮孩子做主的这种做法,在有些专家看来,可能犯下了错误,甚至是违法了!

“帮孩子保管和安排压岁钱,还涉嫌违法?”乍听这句话,恐怕许多人会大吃一惊,要赶紧收几个红包来压压惊吧!

这是某专家说的。

关于压岁钱的归属,专家不要钻牛角尖

2

关于压岁钱怎么用的问题,已经讨论了多年,但每一年春节前后,却仍然会被许多人拿出来做文章。

今年春节期间,一家媒体做了一个专访,就孩子压岁钱的问题,采访了一位律师。

律师表示,成人给孩子压岁钱的行为,在法律关系上是一种赠与,当孩子接受了压岁钱的时候,赠与关系确立,压岁钱成为孩子的个人财产。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也不是一个特别的观点。从法律上来说,这确实是一种赠与关系,问题在于,孩子接受了压岁钱之后,压岁钱的使用上,家长有多大的支配权利。

许多律师都认为,家长等监护人只有保护孩子压岁钱等财产权益的义务,而没有占有支配压岁钱的权利,家长利用“强迫”或“欺骗”手段直接或变相占有孩子压岁钱的做法是错误的。在孩子不同意的情况下,这就属于对所有权人的权利侵犯了。

3

有法律思维是好事情,但有法律思维还不够,还得有结合现实运用法律规定的智慧。哪种动辄就以父母用孩子的压岁钱违法来说事的专家,在我看来并不合格。

中国的未成年人——甚至包括大部分的成年大学生,都在父母的羽翼下成长,从吃喝拉撒睡到种种的学习、娱乐,哪一样不是父母在包办?哪一样不是在花父母辛苦赚来的钱,消耗父母的生命和青春?

好吧,这是为人父母所应尽的义务。但是,父母含辛茹苦养育孩子,没有半句怨言,却因为替孩子支配使用了压岁钱,就被认为违法?甚至有律师还认为如果数额较大还可能涉嫌侵占财产罪?

这是什么样的“法律思维”? 脱离了现实语境的干巴巴的“法律解释”,只是钻进了语言的死胡同里,并不能更好地让法律规定成为人们现实中的行动准则。

关于压岁钱的归属,专家不要钻牛角尖

4

其实,所谓的红包问题,不应当是“性质问题”,而是“方法问题”。

也就是说,一家人里,不应当讨论谁用红包合不合法,而应当讨论不同的家庭、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收到的红包,该如何使用的问题。

我见过不少家庭,每年春节都在为给亲属孩子的红包而发愁,许多家庭都是不断地用孩子的压岁钱互相“冲抵”,这样来减轻春节红包的压力。

这样的家庭,专家忍心说他们的做法“违法”、“侵占财产”?

前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沈德咏曾说过,司法审判“要高度关注社情民意,将个案的审判置于天理、国法、人情之中综合考量。”

其实,这也是任何法律工作者在理解和应用法律条文时,都应当坚持的一项原则。

关于压岁钱的归属,专家不要钻牛角尖

5

具体到孩子的红包问题上,说简单点,传统里的压岁钱,不过是一个传统习俗,以前只限于在一家之内,现在则渐渐发展到更为广泛的范围。而压岁钱也有了更加多样化的功能,包括行贿功能。

对一个传统习俗来说,压岁钱这种东西,用不着法律的介入调整,而是完全可以交由家庭自己进行决定。没有法律是万万不能的,但不要把法律当成万能的万金油。

这也正是我在前面说的,讨论压岁钱,应当多讨论保管使用的方法问题,而不能讨论性质问题。不同的家庭境况、孩子不同的年龄段、收到红包的金额、周围孩子的处理方法……这些都可以成为家庭在处理压岁钱时的依据,没有千篇一律的方法。

关于压岁钱的归属,专家不要钻牛角尖

6

现在可以总结一下:根据自己家庭和未成年孩子的实际处理压岁钱,是每个家庭的内部事务,用不着法律来进行规范。

这可以视为家庭的共有财产,不是简单的单一赠与关系,在很多时候,父母不仅要为发放压岁钱负责,也要为收到的压岁钱负责。

举一个极端例子——有不少行贿者都会用给孩子压岁钱这一招来向官员行贿,难道,官员可以说从法律的角度,这是孩子的个人财产,和他没有关系吗?

任何红包压岁钱,都源于长辈的这一层关系,因此,一个家庭如何处置孩子压岁钱的问题,专家就不要瞎掺和了,一个传统喜庆习俗,非要用法律来混乱孩子的思维,让家庭因此产生思想上的矛盾,完全就是添乱嘛!

文丨廖德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关于压岁钱的归属,专家不要钻牛角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