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各位好。

又到了12月这一关键时刻,距离日本的“高考”——センター試験只剩最后1个月……对于留学生来说,センター試験可能不是这么熟悉,也可能此生不会与之有交集。然而,近日来,作为日本教育史上的大事件,センター試験改革一直是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

本文的主要内容,是介绍センター試験改革的情况、面临的问题、之后可能的走向和可能发生的影响。

下面就让我们进入本体章节。

目录

1. 中心试验是什么?

2. 中心试验改革内容和问题点

3. 中心试验改革现状

4. 未来的走向和可能发生的影响

センター試験(中心试验)是什么?

センター試験 (National Center Test for University Admissions),由1990年开始实行,日本的“高考”一样的存在。实行时期一般是1月成人式之后的第一个周六、周日。

在日本,使用センター試験的成绩报考大学的方式被称为“一般入試”。除此之外也有不需要提交センター試験成绩的AO入試、推薦入試等特殊入試。

一般入試的主要流程如下图所示。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一般入試流程示意图

基本是:出愿·参加センター試験→センター試験成绩通知→大学*出愿→大学合否通知*存在于“センター試験利用大学”列表上的大学

センター試験的题型全是选择题(マークシート方式)。这与国内高考十分不同。

此外,虽然考试科目和高考差不多,但センター試験似乎更加“自由”。考生只需要根据目标大学的具体科目要求选择,解答范围也以目标大学的要求为准。如果志望大学不要求国语中“古典(汉文·古文)”的分野的话,考生可以选择只解答“近代以降の文章”(现代文)。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センター試験科目

关于センター試験的背景知识就介绍到这里。本次改革虽说是“センター試験廃止”,但实质上只是将センター試験更名为“大学入学共通テスト”,并在其基础上进行一些改动。

主要的改动有两方面:

1.国语和数学导入记述式问题;

2.外部英语考试导入。

センター試験改革内容和问题点

センター試験改革之一——国语和数学导入记述式问题

从第一点开始说起。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センター試験和大学入学共通テスト出题形式对比

导入记述式问题的契机,实际上是为了解决“ゆとり教育”(宽松世代教育*)所带来的学生基础知识不足、学习态度不佳等问题。为了契合其理念所设置的センター試験的纯选择题式的问题,虽然提供了“客观评价”,但在学生的能力测评上有极大的疏漏。对于数学科目,作为数学学者的芳泽光雄教授指出,纯选择题的出题形式很难体现出考生的思考过程,真的懂和蒙对的是同一个分数,且只有思考才能激发学生对数学的兴趣。

*ゆとり教育:从1980年代开始到2010年代前半日本实行的思考力/经验重视型的教育模式。相对以往的填鸭式教育(詰め込み教育),具体体现为“减少课程数量及授课时间”。后因“过度放松导致学生学力低下”等问题被整改。

导入记述式问题某种程度上完善了统一考试对学生逻辑思考和论述能力的评价,对学生未来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边倒的质疑,尤其是来自于作为当事人的2021届受验生。质疑声的中心,主要围绕记述式问题的分数评价系统展开。

选择题属于客观题,A就是A,B就是B,答案是绝对的。而记述式问题得分的评判就十分主观,以高考作文为例,“阅卷老师是否欣赏你的文笔、你想传递的思想情感“是一大要素。对于记述式问题如何采分、如何保证采分的公平性等问题,是众人关注的重点。

对此,官方也没有给出明确答复,记述式问题导入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争论目前正处于胶着状态,在之后的篇幅中,小编也只能在陈述事实的基础上,稍稍发表一下自己的浅薄之见。

“导入记述式问题”究竟面临怎样的困境?请往下看。

首先,如上文所说,评分的公平性难以保障。记述式问题,数学尚且有正确答案,基本是简答题,只需按步骤进行论述即可。问题主要出在国语上。其问题内容类似于阅读理解,考生需阅读材料回答问题,但阅读材料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散文、说明文、议论文等,而更加贴近生活(在文部科学省给出的问题模板中甚至出现了“停车费上涨”等问题)。关于评分标准,这类记述问题如何进行公平评分就需要打个大大的问号了。不同于数学记述题的分数制,国语记述式问题采用阶段式评价(ABCD等),而一般大学入试中多采用分数判断合格,成绩转换反而可能造成不公平。

再者,原本的纯选择式问题,考生只需参考塾或新闻公表的标准答案就可以大致估计出自己的成绩(自己採点),并以此为基准出愿相应级别的大学(各大学的出愿基本在センター試験结束后一周开始)。然而,记述式问题的导入使考生在考后无法判断自己的大致成绩,从而无法明确保底校、实力校和冲刺校,过高估分和过低估分很有可能耽误考生出愿选择。

最后,还有更加现实层面的问题。每年大约由50万考生参加センター試験,纯选择式问题的批改全权委托给电脑即可,但记述式问题由谁来批卷?委托高中教师、私塾老师、大学教授、民间机构?似乎都可行的样子,经费呢?

Emmmm……除经费以外,センター試験结束后两周以内必须得出成绩,人工批卷的效率和公平性如何同时保证也存在很大的疑问。根据2019年11月13日东京新闻的报道,似乎已经决定要请民间机构(採点会社-学力評価研究機構)和打工的学生(???)来进行评分。对于人工批卷的效率上的保障,共通考试的出题方表示,在正式批卷之前,他们将做出“评分标准/标准答案(採点マニュアル)” 交予机构事先预览。但就算这样批卷也至少要20天。此举一出,“担心泄题”的声音又高了起来,整个改革处于混乱状态。

主要的问题点如上所述,但实际上,还有更加本质的问题——记述式问题导入的必要性。在临近今年センター試験的节骨眼上,相关人员对于大学入试改革的巨大担心也迫使很多大学不得不对记述式问题导入发表应对方针。比如东北大学。请看下图(素材来源于东北大学官网《平成33年度入試における本学の基本方針について(予告)》)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东北大学的应对方针

对于在合否判断中国语记述式问题成绩的使用,东北大学表示“不用,但是其它分数处于同一水准的两名志望者中记述问题评价高的一方优先录取”。而对于“国语记述题检测了考生的思考力和表现力”这一说法,东北大委婉地表示了“鄙视”(我们学校的校内考笔试比你们不知道难到哪里去了,才不屑于用你们呢,哼——讲真,小编看了文部科学省给出的样题,对东北大学的看法表示同意)。

还有更加极端的,公开表示不用共通考试的成绩,以自己学校校内考为准。比如庆应(不愧是陆上的王者)。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庆应义塾大学的应对方针

当然,有对共通考试持反对态度的,自然也有欣然接受的。像大阪大学就表示会把国语记述的成绩转化为分数制使用。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大阪大学的应对方针

可能有小伙伴要发出质疑的声音了,“这样不是会不公平吗?”。相比国内大学的“一考定输赢”,日本的大学入试大多是两段式的——センター試験(共通考试)成绩+校内考。虽然各大学在各个考试的分数比例分配上会有不同,但使用记述式问题转换后的分数是否会产生过大的不公平,相信大学会有自己的应对。

看到这里,各位的脑袋是不是嗡嗡作响,发出了“啥玩意儿啊”的声音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センター試験第一项改革受到强烈批判的同时,对第二项改革的反对声也从未平息,请往下看。

センター試験改革之二——外部英语考试导入

对日本人的英语能力的吐槽,世人一直乐此不疲。

事出有因,问题就出在,日本正式的英语教育开始在初中(这不是输在起跑线上了吗???)。

本人对日本学校的英语教育不甚了解,因此找了英语堪能的日本人朋友问了一下。当事人对日本的英语教育表示了鄙视。下面节选一小段,以帮助各位了解一下日本学校英语教育的状况。(根据学校不同可能有差异)

“基本以阅读为主,完全没有听力和口语。日本学生的听力已经非常不行了,口语可能更加糟糕。写作也没得好,简单的作文是能写的,长文估计就不行了。

センター試験主要考词汇、阅读和听力,以和译为主(补充:没有作文,全是选择题)。”

*当事人的一句话概括:“非常烂,只能说和玩差不多。(全体的に言うと壊滅的。ただのお遊びに過ぎないと思ってるけれど…)”

Emmmm……而日本政府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问题,遂决定在共通考试中导入外部英语考试来完善对考生的英语能力测评。

センター試験和共通考试的英语科目的区别首先是各单项的比重,原本是以笔试(阅读、和译等)部分为主,听力为辅;共通考试中改为了阅读和听力对半,大大提高了听力的比重。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センター試験和共通テスト英语科目的区别

除此之外,外部英语考试成绩也被纳入考试范围。

具体来讲,对考生英语能力的衡量手段,从原来的センター試験英语科目成绩,变成了共通考试英语科目+外部英语成绩并用。

虽说是“并用”,共通考试的英语科目是必须的,而外部英语考试貌似可以根据志望大学来选择考或不考。

那么,所谓外部英语成绩是指什么呢?聪明的各位可能已经感到背后一凉了吧?

没错,就是英检、GTEC、TEAP、ケンブリッジ英語検定(剑桥英语检定)、托福和雅思。

关于外部英语考试的受験期间,必须是受験年度的4-12月,并在规定时间内通过系统提交(最多可以提交两次成绩)。

Emmm……仰仗外部英语考试成绩进行判断, “听说读写”都能检测到,可以说是十分聪明了(冷笑)。

说到这里,小编气得快跳起来了:你们知道考一次托福要多少钱嘛!怕不是和ETS达成了什么交易吧?还有还有,英检和托福是一个难度吗???都能用岂不是有失偏颇???好好的为什么不能直接在共通考试里加听说读解,难道是怕出现和导入记述式问题一样的困境???……

咳咳,不好意思,过于激动了。我们来冷静地分析一下批判的重点。

共通考试的英语科目比例的变化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主要的批判还是冲着外部英语成绩利用上。

首先就是钱的问题。查阅可用的外部考试的官网可以发现,各个考试的考试费从6850日元到25000日元不等,如果不能在两次考试之内取得理想成绩,之后的考试费用就不好说了。

这对于不擅长英语且家庭条件不富裕的学生来说简直是噩梦。

“说到底这已经不是学力的较量而是财力的较量”的批判声一直是最刺耳的。本身英语学习就是资源的较量。以往,有钱人家的孩子有更多样的英语学习方式(海外留学等)。

而现在,雪上加霜的是英语考试的费用也成为“学力竞争”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要考上位的大学,就要有外部英语考试成绩”

——这仿佛是要发扬什么不得了的差别精神,把家境普通的学生从整个竞争系统里剔除一样,过于缺乏考量。

虽说似乎对于经济困难者的考案正在检讨中,但在国家财政的负担上这笔支出是否必要也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另外,如果每年约50万的考生全数参加外部考试的话,所带来的市场收益是不可限量的。因此也有评论人士尖锐地批判说“外部英语考试的导入实则是官僚主义在作祟”。

退一步讲,就算要实行,这几种考试中难度不一,可用范围也不同。以英检为例,明显在难度上就与托福雅思相差甚远,如何将它们互相转换,制作出一套共通标准来也是个问题。

还有一点令人诟病的是,这次改革“试行即本番”。回想17年国内高考改革,试点实施选择了浙江和上海。反观日本的センター試験改革……いきなり、毫无征兆,没有小范围试点,直接全国范围实施。顿时全国上下“怨声载道”,就想冲到文部科学省门前“问候”一下。

センター試験改革现状

结果,在日本的几个执政党和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对、以及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国公立大学表示“不会使用英语外部考试”的会心一击下,英语外部考试系统的导入终于被延期了。

然而萩生田文部科学相似乎没有放弃这个念头,垂“死”挣扎着想知道理由(原文:「活用しない理由 確認したい」),并表示已经去拜托私立大学于本月13日公开对于“是否使用外部英语成绩”的意见。这个操作小编真的看不懂了,这个文部科学相到底对这个改革有什么执念???(题外话:萩生田文部科学相可不是一般人,高中在学期间就因为各种事由被停学两次,其中一次是因为参加了和朝鲜高校学生的大乱斗)

实际上,在本次センター試験改革中,萩生田文部科学相的惊人操作层出不穷。在12月5日,文部科学相的省内会面中,执政党干部提出了“记述式问题导入延期”的要求,萩生田文部科学相当场诚恳地表示“年内一定会做出判断”,结果回头就说“导入延期并没有决定也没有在检讨中”(原文:導入の延期を決定したり、検討したりしている事実はない)……

帅不过三秒,第二天的12月6日,文部科学省门口就热闹了起来。以高中教员和高中生为首的约70人,在文部科学省前发起抗议,主张应“重新讨论,中止共通考试”(原文:白紙に戻し、共通テストを中止すべきだ)。

也有评论尖锐地指出,如果相关政府机关一意孤行,最终到达的结果可能是“民众对国家系统的信赖危机”。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抗议的高中生

Emmmmm……于是小编等啊等,等啊等,终于到了12月13日,那么究竟有没有私立大学对应呢?

本人本来抱着吃瓜的心情,想看看各大学如何“补刀”,结果各大学似乎达成了共识,一片寂静,仿佛此事从未发生。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改换思路,我们来看看截至12月13日各大私立对于导入外部英语考试方面的决定吧。

早庆、MARCH、关关同立等主要私立大对于导入英语民间考试的态度详见下表: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在目前各个大学的入试中,原本就使用英语外部考试的学校不在少数。表内圈叉符号后若无特殊标注,指的是既存制度;括号内内容指变更点。

*法政大学往年的一般入试中除GIS以外学部都设置有使用外部英语考试的方式,在12月13日的公表中,GIS(グローバル教養学部)也开始使用外部英语考试,将其作为出愿条件。

早在改革决定公布伊始,各私立大就陆续亮出自己的态度,由于多数私立大学原本就使用外部英语考试成绩作为选考的一环,本次“外部英语考试导入延期”对大多数私立大学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但不得不提的是,作为“导入国际化教育体系”的忠实拥护者的早大,却破天荒地搞出了个“大新闻”:其以“国际化”著称的看板学部——政治经济学部竟然要废弃外部英语考试选拔制度???

根据日经的相关报道,为了取代外部英语考试选拔,早大政经在“学部独自試験”(校内考)中加入了英语记叙文的长文写作环节,意在更好地检测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日经新闻 “英語民間試験「積極活用」の大学、方針転換に苦慮”原文)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难道,早大真的要在“推进国际化”一事上打退堂鼓了吗?

Emmmm……与其说早大消极,倒不如说是在以退为进。如今外界对导入外部英语考试批判声不断,早大自然不会拿自己的看板学部去冒这个风险。可以猜测,废除政经学部外部英语考试是为了平息众怒,也是为了给受験生吃一颗定心丸,毕竟若是受此次风波影响导致政经学部报考人数跳水,对学校后期发展也没有好处。

往深了看,早大此举乍一看是为了“平息风波”,实则还有对学部评价体系改革的考虑。既然有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那不如索性一碗水端平,把看板学部一直以来所承受的巨大压力部分转移到其他学部,像是在商学部革命性地导入了外部英语考试评价体系,虽然目前仅托福和英検可用;国際教養学部,则在以往既存的评价体系基础之上加入雅思成绩的利用;而文学部和文化构想学部则按兵不动。如此看来,在本次改革上,早大应属于稳健派,不求快,只求稳。

通过上表,私立中的TOP校大多表了态,基本上是沿袭既存制度,在此基础上进行变更。其中,除立教以外,MARCH校基本没什么大变化,关关同立则更是倾向于保守。

再看私立中坚力量。日东驹专,日大的一般入试中,对外部英语考试的利用可谓是“全盘否定”的态度;东洋则是延续既存系统(使用外部英语考试);驹泽的グローバル・メディア・スタディーズ学部将新导入外部英语考试,其他学部不变;专修尚未公表。

而关西的产近甲龙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京产是积极的拥护者,表示“我们不仅要导入,还要鼓励同学们用外部英语成绩”;相比之下近畿就比较保守,表示要先调查再决定;甲南和龙谷尚未表态。

可以看出,在当局没有给出一个确定的决定之前,各大学都持观望态度,以不变应万变。

未来的走向和可能发生的影响

センター試験改革势必对一般入试产生巨大的影响,可以预测由于新制度带来的不确定性,如果就这样将改革继续下去,不少日本高中生们不得不考虑利用其它特殊入试方式(AO入试、推荐入试等)或是出国留学。如此一来,可以想见特殊入试的志望者急剧增多,之后的大学入试可能会变成“大学独自考试(校内考)为主,一般入试为辅”;或是直接废止一般入试,完全改为大学自主招生。大学各入试制度的定员也将面临巨大调整。

所以,说了这么多,被问一句“这到底和我们留学生有啥关系”也无可厚非。对此,由于状况实在过于混乱,我们也只能说,从センター試験改革中,我们能看出日本政府对于规范高等教育的倾向,尽管现阶段还存在不少问题,但从文部科学省的充满“执念”的操作来看,改革势在必行。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规范了一般入试,之后就是特殊入试,将来也可能会波及到留学生入试。

这样的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物的假设未免过于虚无缥缈,说点实际的。上文提到了记述式问题导入后,考生对自己的水平发生误判的可能性不容忽视。对留学生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可能就是入学后,“我”的同学和“我”之间直接的学力的差距,简单来说,是学习氛围的问题。

因此,现在就断言“センター試験改革对我们留学生完全没有影响”,未免太早了。

现阶段,对于センター試験改革究竟会如何发展,我们只有静观其变。

(ビオラ & VAN)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进击中的日本高考2021年度日本中心试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