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短短1个小时内,300多亿市值像泥石流一下倾泻而下,灰飞烟灭,这是2017年3月24日港股“辉山乳业”暴跌时的“壮观”;如今,这一幕再也无法重现了,因为被退市了。

他,杨凯,17年前引援美方资本,吞下国企沈阳乳业,5年前以28亿美元的净资产晋升辽宁首富,却在辉煌之时瞬间崩塌,成老赖了。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辉山乳业退市,二年前遭浑水做空,300亿瞬间崩塌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辉山乳业办公楼

12月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已委任临时清盘人)该股份将不再上市,亦不再于联交所买卖。

港交所公告称,本公告根据香港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第13.09条而作出。取消上市地位,即通常所说的强制退市。辉山乳业,是辽宁沈阳老牌乳企,2013年在香港上市,股份代号为06863,在二年前股价未崩盘之前,市值约为400亿港元。

依据港交所公告,将被取消上市地位的辉山乳业,股份最后上市日为本月20日。截稿时,处于停牌状态的辉山乳业,股价仅为0.42元/股,市值为56亿港元。

时过境迁,有必要追溯昔日号称“最完美产业链”辉山乳业320亿市值灰飞烟灭那个悲剧一幕。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二年前辉山乳业股价崩塌时的走势图

2017年3月24日上午,港股“辉山乳业”在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股价如断崖式泥石流倾泻而下,400亿港元市值暴跌85%,300多亿没了,创下港股市场史上最大悲剧!

当日,辉山乳业紧急停牌,市值仅剩下56亿港元,而且这一停牌至今二年多了,多少反应来不及的投资者及机构跑都跑不出来了,欲哭无泪!

当然了,很多人怪著名的做空机构“浑水”那份“做空报告”,其实,那次“浑水”那份做空报告还真的不是做空,而是直截了当说“辉山乳业”就是个骗局。

可笑的是,辉山的骗术并不算高明,甚至是拉低市场太多投资者的智商,连傻子都能看出其中的道道。比如,2016年年度的辉山财报上,列出该集团整体毛利率达到56%,而同期的国内乳业巨头蒙牛的毛利率多少呢?仅有33.7%。当然了,2014、2015年度辉山乳业和同行的“现代牧业”、“中国圣牧”、“蒙牛”相比,也同样是高的离奇。

辉山为了证明其骗术的“高能”,声称其较高的毛利率源于建立起了覆盖整个乳品产业链的经营模式,即号称“最完美产业链”,喂奶牛的苜蓿草是自己种的,而且成本还特便宜,92美元/吨。要知道,当年一般国内乳企进口的苜蓿草是400美元/吨,很多人不明白,还喂啥牛,直接卖草不就赚大钱吗?!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

事实上,浑水出击的是一份无可反驳的做空报告,辉山乳业苜蓿草成本造假、销量造假(号称“奶牛养殖世界第一”)、产业基地造假、管理成本也造假,事实上,扒一下那些数据,都不晓得到底什么是真的。

后来,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信誓旦旦地说:我是真实的人!浑水,你就是个骗局。

那时,很多投资者也是一脸懵逼,都不知道该相信谁的了。“辉山乳业”日后发了一份《股价不寻常下跌》公告,主要回应如下:(1)否认控股股东杨凯挪用集团30亿元投资房地产;(2)否认曾批准制作任何造假单据;(3)中国银行确认自身并未对公司进行审计等等。不过,这份报告也透露了一则信息:“确认3月23日曾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与公司讨论2017年计划并寻求本公司银行债权人的保证,保证其贷款将按正常方式续贷。”

后来呀,各路媒体追踪报道,才发现辉山乳业不单业绩造假,还深深陷入“债坑”中了。据“第一财经”等媒体报道,据辉山乳业某债权方透露,截至2016年9月,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另外,在一次债权人会议上,辉山乳业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杨凯也承认资金链断裂。

24日股价崩塌后,媒体又传出消息称,有70多家债权人向辉山提供融资,其中,仅银行就多达23家,还有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辉山乳业实控人杨凯

辉山乳业暴跌后100天,股票停牌,资金链更是摇摇欲坠,更奇葩的是,当时的董事会仅剩杨凯“光杆司令”一人。

自债务危机爆发后,徐广义、郭学研、周晓思等董事会成员纷纷辞任董事会职位,尽管他们日后仍为辉山乳业高级管理层人员,但其最新发布的公告显示,彼时的辉山乳业董事会,仅有杨凯一人。

昔日,辉山乳业掌门人杨凯成为辽宁首富后,曾被很多人形容辉山乳业是一座“梦工厂”;如今,这座“梦工厂”已经彻底坍塌了,成了许多市场投资人最恐怖的梦魇。

二年前这一跌,不仅跌去辽宁首富杨凯300多个亿港元市值,还跌出了“财务造假、挪用资金”质疑,然后是高管失联、兑付危机、资不抵债的辉山乳业的多米诺骨牌一张张接连倒下了。

据媒体报道,一份时间标为2017年8月的辉山重组资料显示,仅金融类债权就高达380亿元,偿债难度十分巨大。此后2年间,辉山开始进入漫长的重组阶段。其后,辉山乳业实控人杨凯“首富”变“首负”,也成了老赖。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辽宁首富”杨凯往事:引援外资吞下国企沈阳乳业,昔日首富成老赖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昔日辽宁首富杨凯

2017年12月,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了一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俗称“老赖”),最为人所注目的是,出现了昔日辽宁首富杨凯的名字。

胡润百富榜数据显示,2016年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身家为260亿元,为该年度的辽宁首富。

让人不解的是,被盘山县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杨凯,诉讼案件标的及利息等加起来才1300万,咋了,首富还不上区区这点钱?

事实上,二年多以来,陷入债务泥潭的辉山乳业的资产重整,并不顺利。今年4月,辉山乳业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由于以银行为主的普通债权人与有财产担保债权人反对比重超过50%,其重整方案已被否。

2019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辉山乳业资产重整似乎有了新的操作。按照《投资方案》显示,乳业巨头伊利拟投资15亿元获得新辉山公司67%的股权,并承接辉山乳业的所有债务。

《中国基金报》等媒体报道,新公司架构为优然牧业(出资1%,普通合伙人)、伊利及其他战略合作伙伴(出资99%,有限合伙人)共同出资所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与转股债权人共同持有新辉山公司股权。但在介入辉山乳业资产重整同时,伊利方面已要求辉山乳业不同类型债权人都得大幅削减债权金额。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辉山乳业

杨凯,生于1957年,土生土长的沈阳人。在一个官宣视频中,杨凯称自己是“一个真实的,脚踏实地的人”,呵呵!

“沈阳市第一粮库”,始建于1939年,曾被誉为“亚洲第一大库”,早期,杨凯就是粮库的职工。在辉山乳业的招股说明书中,曾介绍其简历“在此之前,杨先生已于其在中国东北部食品及农业的早期职业生涯中积累经验,包括在种子、农产品、食品及饮料的加工和销售、食品及饮料加工机械的销售及食品贸易方面的经验,令彼深入了解该行业的供应链。”

事实上,公开资料显示,杨凯也算是“92派”的创业者,他最早注册的公司,叫“沈阳市新凯粮食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6月22日,属于合伙人性质的企业,股东三人,分别是杨凯、赵国辉、李安国。其中,总经理是杨凯,赵国辉为副总经理,公司注册地为沈阳于洪区造化镇小方士村,事实上,合伙人赵国辉就是小方士村的人。

那这家公司干什么呢?通俗一点,就是为粮库配套的传送带、传送机等一类产品。当然了,辉山乳业的IPO资料并未提及此经历,而是谈及杨凯的初创公司为沈阳隆迪粮食制品有限公司,从成立时间来看,“隆迪”要比“新凯”晚了2个余月。

1992年这年,杨凯35岁,隆迪粮食主要从事加工苞米面、玉米渣等,日后,杨凯个人似乎还申请过专利,叫“精制玉米渣的制备方法”。

目前,“隆迪粮食”资料仍显示为中外合资企业,公司股东方包括开曼群岛注册的“美登高投资”公司,还有杨凯那家“新凯”公司这一方。10多年前公司注册资料显示,隆迪粮食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元,其中,李安民任董事长,杨凯出任副董事长和总经理。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辉山乳业库区

曾任隆迪粮食董事长的李安民,被称为杨凯的“贵人”,当年,用美元注资这家公司的,正是李安民。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时称,李安民也是沈阳人,家中兄弟姐妹很多,会一口流利的外语;此后,李安民曾在某北京外企任职,1997年9月毕业于辽宁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专业。然那家叫美登公司的,法人另有其人,李安民仅是美登高公司董事。

媒体在报道中“顺藤摸瓜”,美登是“辽宁美登高食品”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70%,主要生产冰激凌、乳制品等产品,其法定代表人为李安民。“天眼查”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注册于1992年9月17日,股东主要是二家,“美登高”持股70%,辽宁文盛实业总公司持股30%。

总之,受益于外资方“美登高”投资,让杨凯人生之路发生了嬗变,也影响了辉山乳业的发展历程。据说,上世纪90年代,在东北也包括辽宁等地,像隆迪粮食这样的外企是很多地方官员眼中“香饽饽”,也会受重视。在多方支持下,公司业务不断增长,厂区规模也从50亩变为150亩。

尽管辉山乳业在招股书中陈述,杨凯于2002年透过彼担任“沈阳乳业”总经理职务开始乳品行业,但很多市场人士均认为,收购沈阳乳业这家国有企业的主要操盘手,就是李安民代表的美方资本。

作为东北的老牌乳企,辉山乳业的前身“沈阳乳业”,始创于1951年,其母公司原本属于沈阳农垦总公司旗下。早年,沈阳农垦下辖辉山畜牧场、塔山畜牧场、浑河农场等10多家国营农牧场,下面还有许多牛奶公司、营销公司等。员工2万多人。

像“沈阳乳业”的股东沈阳市浑河农场奶牛场、沈阳市康华乳品厂,都是沈阳农垦旗下的国企公司。进入21世纪后,和很多老牌国企一样,沈阳农垦旗下不少企业均负重难行、亏损连连,2001年,辉山畜牧场获改制,划出42.1万平方公里土地,成立沈阳农业高新技术开发区,其中,处于开发区的沈阳乳业属于重点扶持的企业,也让美国隆迪国际有限公司迎来了一次大好机会。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

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

杨凯,是2012年8月正式成为“沈阳乳业”董事长。此前媒体报道中,有份内部文件显示,当年开发区为引入美国隆迪的投资,曾进行半年多谈判,后来才拍板隆迪和沈阳乳业的合资事项。2002年,沈阳乳业由纯国企性质变身为中外合资,到2004年7月国有股份完全退出后,其股权落入外方手中。

事实上,这次引入外资,对于沈阳乳业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公司也得以迅速成长,即便是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中,这家乳企也是国内为数不多未检出三聚氰胺的企业。

尽管以前都用“辉山”牌,可公司仍沿用“沈阳乳业”名称,直到2009年1月,辽宁辉山控股(集团)成立后,辉山乳业才启用。此后,公司股权结构多次变更时,持股股东中杨凯的儿子杨佳宁的名字也出现了。

2013年9月27日,辉山乳业成功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第二年,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杨凯以28亿美元净资产为辽宁首富,2016胡润百富榜上,辽宁首富仍为杨凯,事实上也是彼时胡润富豪榜上的乳业首富。

目前,辉山乳业仍未走出苦境,“屋漏偏逢连夜雨”,股票也被从港交所退市了,这家乳企能否获得重生仍是个谜,太可惜了!要知道,当年的辉山乳业辉煌时,曾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其液态奶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名全国第四。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300多亿灰飞烟灭!辽宁首富杨凯彻底崩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