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从国产良心,到强制退市,曾经无比重视质量的杨凯因为一时贪心,不仅毁掉了一家原本可以生存百年奶企,更打击了对国人对国产奶的信心。

投资不出山海关,东北这片肥沃的土壤,的确是不少投资者的伤心地。

两年前,一家东北上市公司,叫做辉山乳业,老板曾是辽宁首富,但有一天被做空机构盯上,股价当天暴跌了85%。

随后,一直停牌,到12月18日晚间,被港交所宣布强制退市。

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

1. 辉山奶,安全奶

2008年,一种名为三聚氰胺的化学原料,轰然炸翻了中国奶业界,也改变了奶粉的市场格局。

但就在众多乳企陷入品质灾难时,一家奶制品企业却凭借自身绝无三聚氰胺的奶产品逆势而上,占据了沈阳80%、辽宁60%以上的市场份额,一度登上东北第一的宝座。

它就是辉山乳业!

辉山乳业的董事长杨凯,是个地道的东北人。他当过官,管过美国企业,热情霸道,善于周旋。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杨凯)

1951年的时候,辉山还只是一个畜牧场,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因为大刀阔斧的改制而成功逆袭。

2013年,“中国辉山”在港交所敲钟上市,那是辉山的高光之时。

上市后的辉山不仅市值接近400亿港元,市盈率也大幅超越同类企业,成了辽宁省最大的液态奶生产商。

那一年,鲁豫、华少、蔡康永第一次因为牛奶站在了一起,他们在电视上说:辉山,62年安全零事故。

之后,辉山的营收规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并于2016年突破60亿元,而净利润最高则突破了12亿元。

在业绩加持下,辉山乳业二级市场表现较为平稳,最高时期,其总市值达到460亿元。

随着公司市值的迅速攀升,辉山乳业的董事长杨凯在2015年、2016年先后成为沈阳首富和辽宁首富。

形势一片大好。

然而,四年后,安全的辉山却发生了它的第一次事故。

2. 恶意做空,一语成谶

2017年3月24日上午11点30分,内地A股已结束了上午的交易,港股辉山乳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股价闪崩,以近90度的姿势一头栽下。

25分钟后,公司股价跌至最低0.25港元/股,盘中最大跌幅超过90%,创下辉山乳业史上最大跌幅纪录。

1小时内,辉山乳业市值蒸发322亿港元。

然后,它一鼓作气停牌直到退市。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此前的几个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认为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就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

此外,还有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杨凯挪用公司资产1.5亿港元。

随后不久,“浑水”还以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数据为佐证,发布了第二份爆炸性报告,指出辉山乳业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并认为公司资金链出现危机。

为了这个结果,“浑水”访问了35个牧场,并使用无人机拍摄辉山牧场照片。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浑水”用无人机拍摄的辉山牧场照片)

照片显示,养牛场屋顶破了,房顶生锈了,部分生产基地没有建设,再附上生猛的结论,这家公司价值为零。

不过,这两次狙击都未对辉山乳业造成较大影响,股价甚至还出现了小幅上涨。

但是,辉山乳业虚假繁荣的名声,最终还是给公司埋下了后患。

2016年12月16日开始,辉山空单不断增多。为了继续生存,杨凯借了大量外债,其中甚至不乏巨额利息的P2P平台。

此时,辉山乳业在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加起来,已接近100亿。

3. 百年乳业,毁于地产

大量债务融资导致公司的债务过重,债券违约概率升高,此时的杨凯已是骑虎难下。

为了归还短期债务,辉山现金流开始出现异常。

发现财务问题后,各大银行坐立难安,便开始调查辉山乳业,这一查,竟查出了一堆单据造假。

2017年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辽宁省金融办发布的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通知)

会后,中行对辉山进行审计,发现其账上有30亿资金不翼而飞。

一问才知道,这些钱居然被杨凯拿去炒房地产了,且资金无法回收。

这便是“浑水”在首份做空报告中提到的杨凯转移大量资产。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而到了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半小时之内暴跌85%,322亿港元的市值1小时内灰飞烟灭,从此一蹶不振,直到退市。

曾经的辽宁首富杨凯也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了我们常说的“老赖”。

毫无疑问,杨凯亲手毁掉了他的乳业王国,因为他的贪婪。

据统计,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十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

停牌后,市场对辉山的信心彻底崩塌。一连串恶性循环之下,截至2017年3月31日,即停牌后第七日,公司综合净负债已达105亿元人民币。

2017年11月15日,辉山发公告称:“此过程将尽可能考虑所有可供本公司选择的方案以保全本集团的资产。”

这个方案,就是破产重整。

但重整方和债权人争议一直聚焦于“核心债务”延期期限的长短,以及重整方一次性出资的金额有多少。

事态迟迟未有进展,港交所急了,对辉山说:

你们的牌可一直停着呢,再不复牌就要除牌了!

但直至除牌日届满,始终没有“辉山是否已被除牌”的消息流出。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

(辉山最终还是被港交所除牌)

事实上,自从辉山发布了招募重整重组方的公告对外招标,众多乳企和一些资本投资方最初都有意向。

但最后却都不了了之。

数据显示,辉山乳业系列公司债权人1600余人,已确认债权470亿元。由于存在主债权和担保债权重复情况,合并后实际总债权规模约在350-370亿元人民币左右。

如今,那么大的坑,估计谁也没有能力填上。

从国产良心,到强制退市,曾经无比重视质量的杨凯因为一时贪心,不仅毁掉了一家原本可以生存百年的奶企,更打击了对国人对国产奶的信心。

企业家当警醒,国人当警醒!

本文综合自华商韬略、中国经济网、中国基金报、中新经纬、新浪财经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前辽宁首富的崩塌:400亿乳业帝国毁于炒房,公司被强制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