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过年

今年又是在深圳过年(上班)——餐饮人,这是连续三年没回家过年了,深圳过年真的好冷清,特别是独自一人在深圳过年。

我在深圳过年

我在深圳过年

我在深圳过年

那年,我在观澜民乐福上班,我故意跟大叔店长说我们那里的习俗过年必须穿新衣服的,然后过年那几天他居然真的让我们穿自己的衣服上班,超级开心的。年三十那天我们居然五、六点就可以下班了,要知道商场平时都是晚上十点才收市的。下班回到宿舍(独栋三层楼的房子)负责我们员工餐的阿叔已经把年夜饭做好了,他老婆帮忙打下手,他儿子还小没上学,喜欢跟我玩。吃完饭,开始抽奖,大叔店长跟小个子队长搬来两个大音响让大家唱歌,店长是个有趣又搞笑的怪大叔,平时上班板着一张严肃的脸,下班在宿舍楼里就是个有趣的老头儿,反差太大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买的烟花、鞭炮,仙女棒,像个小朋友似的,那个年因为有他的存在让我们开心很多,可惜没待多久就离职了。

前年,桃园的一个火锅店上班,过年放假四天(年三十到初三),店里也给我们安排的四天的用餐和娱乐,年三十那晚在店里吃师傅们做的年夜饭,然后去KTV唱歌,初一晚上还给我们买电影票看电影,初二去爬梧桐山。过年的晚上我独自一人走在路上,跟我妈开视频聊天,她担心我无聊陪我聊了一路,等我回到住处了她才挂视频睡觉。

我在深圳过年

我在深圳过年

我在深圳过年

去年在创业路的一个火锅店上班,封路修地铁导致生意不好,本来说不放假,又说提前放假,最后说年后不知道开不开,不回家过年的人可以到分店帮忙。我本来就打算过年上班的,突然说放假了还不知道是不是长假,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那天知道店长心情不好,拿辞职单一签就不用上班了。三天之后就是年三十,同事说离职只能住三天宿舍,这大过年的身上没钱让我搬哪?刚开始说住一天扣一百块钱,我想着反正身上也没钱扣就扣吧,就当一个月白干了,最后店长还是不忍心,扣点水电费让我住到初八之前搬走就可以了。我是初四搬走的,初六上班,过年的十天里我没有约朋友同事,独自一人待了十天;年前提前买了两张初一的电影票还送不出去作废了,独自一人待过年的这十天,找不到词来形容,特别不是滋味,街上的店铺大部分都关门了,只有一两家还营业了,地上都是固萎的落叶,路上车辆、行人都很少一片荒凉,习惯平日里人来人往热闹的深圳,突然这场面让我觉得好陌生。

我在深圳过年

今年在茂业百货的一个新店上班,快过年了招不到人;老板们自己在门口拉客、点菜、上菜、收桌、擦桌……比员工还辛苦;那么大的一个店养这么多员工不容易啊,我会好好工作的,拭目以待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故事 » 我在深圳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