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那些边界不清磨擦出的痛

“千难万难,回家过年”这个所有中国人心中默认的规则,驱动着每一颗想家的心。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提到春节,会让我们感到略显沉重。你会发现,那些平时两个人关上门相互理解一下就能解决的小矛盾,因为过年就变成了两个家庭的大矛盾。过年回谁家?回家后各种关系的处理?给你家多少钱,给我家多少钱?各种被放大了的人情纠缠,背后是家庭边界不清所引起的苦不堪言。

过年回家,那些边界不清磨擦出的痛

小何提起春节回家,就频频摇头,每次回程后,她总是控制不住答应了七大姑八大姨的种种请求,回来后她要帮着借钱给这个亲戚或者给那个亲戚的孩子介绍工作。因为这些要求都是小何的父母们一口答应,而她也和他们一样,将承诺当成了习惯,尽管很多应承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却根本没有拒绝的力量,只能再用将近一年的时间去消化那个承诺。而小何一味地应承娘家人,也造成了她和先生一而再,再而三的婚姻冲突。

小林还是个单身女青年,可想而知过年最头疼的就是被催婚的事。其实她的父母也已经小心翼翼地去面对她,但经不住七大姑八大姨的轰炸。当父母们受不了亲戚间的问候以后,就会私下问下她,而往往这时,已经忍耐很久的小林就被彻底点着,从而与父母爆发争吵,等到假期快结束时,又感到愧疚。好几年,她和父母之间就是在这样忍耐、争吵、再内疚的过程中度过。

小林和小何的问题,婚龄15年的素芹早年都经历过,每逢春节,都会因为过年回公婆家还是娘家,红包的金额大小,以及因为孩子没上好学校等抬不起头的问题过得郁郁寡欢,索性去年她和老公决定直接邀请双方父母出国旅游,回避掉这个可能引发冲突的节点。但没想到两家人平常难得见面的时候客客气气,但十天海外游却由于素芹向父母无意中渲泄了自己对老公的不满,引起了公婆的不满,从而蔓延到一场家庭大战,十天下来身心疲惫不堪。出国旅游的路也走不通,素芹为今年过年怎么过继续发愁。

过年回家,那些边界不清磨擦出的痛

2

我们很多人由于教育环境的缺乏,多少都有些自己的原生家庭的问题,并在结婚后将这些问题带入了小家庭,也许在小家庭的建设过程中问题还没有解决,再通过假期这个方式又回到了原生家庭被再一次放大。如果我们有健康的心理界限,往往不会将矛盾升级,很多家庭矛盾的暴发就是由于家庭边界不清引起的。

在整个家庭大系统中,“夫妻”,“父母”,“子女”等是家庭的子系统,而家庭边界,指的就是这些子系统之间的心理界限。那什么是心理界限呢?可以粗浅的理解成精神上的栅栏——我多大程度上要拦住你。我们之间的栅栏是比较疏松可以互相进入的?还是非常刚硬,以至于把我们隔得很远?我们对彼此的边界是对等的么?你尊重我想拦住你的意愿么,还是非要入侵?所有让人们感到不舒服的家庭相处模式,本质上都是一种或几种家庭边界混乱的存在。如果一个人可以守住自己内心的界限,也更有把握守住家庭的界限。开头提到的素芹和小何,因为内在的心理界限模糊,而让自己的边界被侵犯或者家庭与家庭之间展开混战。

一个心理界限比较严明的人,往往是自我分化程度也比较高的人。如果一个自我分化水平不高的人,由于自己的情绪不够稳定,当他作为一个独立的成年人还不够稳定的心理状态回到原生家庭,就会因为一点小事被勾起那个不稳定的情绪,从而产生矛盾和冲突。就像开头提到的小林,她的敏感和她的生长环境有关,在她还未进入婚姻的形态时,她与父母的关系依然有各种纠结,所以也对父母的动态而过度敏感,她在情绪上容易被父母点着,也正是因为自己的情绪分化程度不够高,界限不明确。

过年回家,那些边界不清磨擦出的痛

3

如何设置自己心理和家庭的界限呢?

每个中国人都知道,在心里与他人设置界限,尤其是与原生家庭、伴侣家庭设置界限有多难。因为你就算有心设置,可能你未必真的敢设置;就算你有心有胆设置,也很容易被对方的行为打回原形;就算你坚持设置,也要面对自己对改变后所引起的愧疚感。

所以,设置心理界限的重点在于:要言行一致,行动重于语言,行为上一再坚持重复。就像小何,如果对于经济上的要求自己做不到但又不敢拒绝,首先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内心,是感到羞耻还是被控制,无论哪一种感觉,都需要先把自己的现实情况和感觉表达出来。比如:“我这一年家庭中发生什么事情,花了多少钱,又面对了多少困难,今年回家都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无论什么时候,这个表达“事实+感受”的公式,都可以灵活运用,且非常有效。对方听到以后,可能会引发他更多的指责,但你坚持就好。不要觉得在春节应该一团和气就做虚伪的表面文章,然后自己去吃一年的苦。我想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是因为一直习惯于抬高父母和亲戚对自己的预期,好让自己有被需要的感觉,从而弥补小时候不被看见和认可的需要。但,我们每个人要善待的人首先是自己,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给出去的才是有价值的有意义的。没有“我”,怎么有“我们”呢?

过年回家,那些边界不清磨擦出的痛

已婚人士,设置家庭边界时,要时刻记得另一伴的重要性高过自己的原生家庭。将新建家庭的问题不传给自己的父母,而当父母干预时,勇于对自己的父母说不。如果我们的伴侣不成熟而向他父母去告我的状,那我们可以尝试用以上表达“感受+需要”的方式与其沟通,切忌以牙还牙,也像对方父母告状。就像素芹夫妇,两个家庭之所以最后打混战,就是因为两个人各自维护自己的父母,且趁机把平时自己的对另一伴的不满而发泄出来,从而引得双方父母加入了战争。每个人的行为,如果透露出对合理界限的看重,会对你的家人起到示范作用。相反,你如果对家人的过度干预显得无所谓,那你的家人也不会觉得有必要尊重你的亲密关系。

一个自我情绪分化程度不高而使心理界限容易受影响的人,就像单身的小林,要 学会理解父母的爱的表达形式的局限性,与其抱怨父母亲戚催婚,从而引发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敏感,不如主动打开一个对话窗口,与父母展开一场走心的聊天。在这里,我们的行动要更主动一些。多跟你的父母亲戚聊一下你的生活、经历以及困难,让他们更理解我们的生活真正的样子。说白了,可能就是我们的生活看起来并不美好,因此父母才觉得需要一个男人帮我们解围。如果父母看到我们把生活过到衣食无忧,精致高雅,父母潜意思层面的担忧也会更少。

我们是个注重节日圆团的民族,而家也真得是我们每个人内在的归属所在,当这个让我们的心无法平静,无法安置时,与其陷落在情绪和混乱中,不如由我们开始,重新塑造家庭边界,重新整理家庭气氛。让我们每个人,都没有任何包袱踏上回家的路。

过年回家,那些边界不清磨擦出的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两性 » 过年回家,那些边界不清磨擦出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