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张志超案”辩护律师王殿学:“这是人为拼凑出来的冤假错案”

近日,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在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

对原审被告人张志超强奸、王广超包庇

再审一案公开宣判,

宣告张志超、王广超无罪。

张志超被当庭释放。

案件回顾

连线“张志超案”辩护律师王殿学:“这是人为拼凑出来的冤假错案”

图片来源:新京报

律师说法

1月14日

四川法治报记者连线

张志超的辩护律师王殿学,

对案件本身的疑点和案件反映出的问题

进行了梳理深挖

15年前判决书疑云丛生

“张志超案完全是一个人为拼凑出来的冤假错案。”王殿学对该案作出评价。据了解,原审判决和律师调查事实有不少出入,15年前的判决书所认定的犯罪事实疑点重重。

疑点1:“证言与判决书矛盾”

据判决书显示:2005年1月10日6时20分许,被告人张志超在教学楼一洗刷间遇见被害人高某,见四周无人,遂上前将高某劫持至洗刷间内,将高某强奸,并致其窒息死亡。随后,张志超将尸体移至洗刷间内一废弃厕所内藏匿。被告人张志超离开洗刷间时遇见被告人王广超,将其犯罪事实告诉王广超,并让王广超帮忙看守洗刷间,之后被告人张志超到学校的小卖部购买了一把新锁将废弃厕所锁住。

王殿学调查发现,案件的证人证言与判决书相矛盾。他在庭审中指出,原审案卷中张志超的四个同班同学证实张志超在案发当时正在参与升国旗和跑早操,并不在现场,另外多名同学还证实,如果不出操是要请假条作登记的,但在案发当天并未发现张志超有请假或缺席的情况。

疑点2:“案发时间存在偏差”

王殿学告诉记者,根据现有证据,判决书上认定的案发时间很可能存在偏差。他表示,根据现场照片,被害人身着红色棉袄,蓝色牛仔裤。但当天的证言,是说她失踪当天,穿的衣服是黄色上衣和白色裤子。

“那么显然不管是谁做的,如果是在她失踪当天,也就是2005年1月10日早上6时20分这个时间遇害,不可能给她换身衣服,所以我们也认为这个死亡的时间也是有很大的问题的。”王殿学说。

此外,在梳理了全部案卷材料后,律师们发现,一名王姓证人提供的证言是警方将侦查方向指向张志超的关键。

据王某所说,被害人失踪的当天,他没有去跑操。在宿舍里听见隔壁厕所里面有女生喊救命,当他跑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张志超和王广超在厕所门口。

对于王某作出的这份关键证言,几位律师专门来到案发现场进行了调查和实验,然而根据实验发现,判决书显示的挟持控制被害人、强奸杀人、藏尸、交代王广超看守现场、下楼到小卖店买锁、回到现场锁门等作案行为,在王某说的作案时间内是不可能完成的。

“从门口到发现被害人尸体的厕所的距离是十米左右,也就是按他所说,从他听见女生的叫声、到他出来看见张志超这个时间,可能一分钟都不到。那么在这个时间内,张志超是不可能完成所有作案的。”王殿学说。

同时,律师在调查中还发现,按判决书上写,张志超是6时20分买锁,然而小卖部主人说他的开门时间是在7点多,也说明张志超不可能在判决书上的时间去买一把锁。

疑点3:“关键证据缺失”

王殿学表示,在强奸案件中定罪最为关键的DNA比对鉴定结论,在本案中也是缺失的。“现场没有任何关于张志超的生物痕迹。原审判决认定张志超和被害人发生撕扯后实施了强奸和奸尸的行为,但是,根据现场勘查和尸检报告,现场并未发现任何有关张志超的生物痕迹,死者的口腔和阴道处均未发现精液成分或张志超脱落的细胞生物成分。”

“这对一个强奸案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王殿学说。

检方在庭审中也提交了一份由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DNA实验室在2018年作出的一份鉴定书,证明死者的尸体上没有被告人张志超的任何DNA生物痕迹。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陈永生认为,这从刑事案件认定有罪的标准上来说,就是说明强奸案件是无法认定的。

罪与非罪

“真凶另有他人”

记者了解到,在庭审中,本该唇枪舌战的控辩双方最终同时建议法院改判张志超无罪。但个中差别是检方的主张是基于疑罪从无,而辩方主张基于张志超绝对无罪。

“庭审中,最大的争议焦点为该案究竟是疑罪从无还是绝对无罪。”王殿学表示,他的主张是绝对无罪,“案发当天张志超存在充分的不在场证据,也不具备作案的时间。”

王殿学在庭审当中共归纳了10大矛盾,包括被害人身体无张志超的生物痕迹、被害人脖颈上的手指掐痕位置、被害人额头上的碎玻璃片、被害人身体和衣物的泥沙分布情况、现场未发现打斗挣扎的痕迹、废弃厕所的门锁特征、废弃厕所内的血迹分布情况、小卖部营业的时间、藏尸的编织袋来源、解释犯罪行为模式的书籍,这些细节和张志超的供述存在明显的矛盾。除了这些矛盾之外,张志超供述中的重要细节也缺乏间接证据与之印证。

“在这种情况下,张志超的供述完全不能采信。排除张志超的供述之后,在卷证据根本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遑论确实、充分。”王殿学说,“虽然最后改判是基于疑罪从无,但我认为这个案子还有侦查空间。”他分析道,真凶和学校有一定联系,现在还有找到真凶的可能性。“如果能找到真凶,对被害人和她的家属也是个安慰。对张志超来讲,也能证明他是绝对无罪的,历史会证明他的清白。”

程序正义

“张志超的诉讼权益没有得到保护”

事发时张志超还未满16岁,王殿学说,张志超当时作为一名未成年人,他的诉讼权益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按照相关规定,未成年人接受讯问时,他的法定代理人应当在场,但当时侦查机关没有通知到张志超的父母。”

当未成年人进入司法程序时,

其权益保护应如何落实?

王殿学认为,相关法律法规已经对此作出规定,在讯问、关押、审判等程序上,有关单位应当主动依法依规落实。“因为未成年人显然处于相对弱势的一方,对相关规定了解的也不够充分。”对此,王殿学也呼吁学校和社会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法制教育。

2020年1月13日上午9时35分许,张志超在母亲和律师的陪同下,走出淄博中院,重获自由。因为身陷囹圄,张志超和社会脱节已有15年。和母亲一起回到酒店的他面对智能手机一脸茫然,甚至不知道怎么打开酒店房门。他说,回家后要去给长辈扫墓,告诉他们自己无罪。

来源: 综合 四川法治报全媒体记者 开永丽 赵紫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连线“张志超案”辩护律师王殿学:“这是人为拼凑出来的冤假错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