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可能长得还挺好看的?

(九)原来我长得还挺好看!

有些人真的长得不好看时还要夸奖对方怎么办?“你长得好可爱”、“真是个勤快的小姑娘”、“真的好懂事”云云......

若一群孩子在一起玩耍,只要其中一个家长在身边,别人必人情世故地夸Ta长得俊俏。大家都是听觉动物,久而久之听多了自然就觉得“我可真是好看的不行”。

而我听过最多的夸奖是——这小姑娘真听话。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转学后,来到了镇上小学五年级。于是我的第一个异性同桌诞生了——大伟。

大家的情愫好像刚刚开始萌芽,只要是异性同桌就像冥冥之中会被搅在一起,莫名其妙我就“被”和大伟联系在一起。WTF?

刚刚开学不到一个星期,由于我个子比较高,比大伟矮了一点点,两个人自然被分配到后面靠窗的位置。五年级有两个班,一个班60人,我是五(2)班的一份子。

刚刚来到一个比村子更大的地方,本身胆子就小,做什么事自然都小心翼翼的,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又充满恐惧。

其他同学都是一层一层升级上来的,都有好多年感情,我一个插班生很难融进去。成绩优异的只和成绩优异的玩,成绩差的被安排在后面和成绩差的打交道,俗称“别把别人带坏了”。刚刚接触新鲜事物只能把大伟视作我的好伙伴,希望他带我领略不一样的风景。结果呢,风景是一毛钱都没看到,我反而成了别人的“风景”。

开学后的一个星期,五(1)班的小混混来找我们班的小混混玩了,一起翘课相约网吧。没想到我们班的小混混是大伟领头。倒了八辈子血霉的我刚好靠窗夹在大伟和窗外那群人中间,于是出现了极其羞耻的一幕。

英语课上,窗大开,外面晴空万里,阳光温暖地爬在我的右脸上。

1班的小混混甲看到我,直接看向大伟说:“哟,大伟,你这个妞长得是真的不错哦,这么好看我可以摸摸吗?”

大伟沉默地笑笑没说话。

小混混乙就直接动手在我脸上捏,并调戏地说:“真软,好想咬一口啊”。

我羞愤地打开他的手,然后狠狠地瞪著他。

那些人起哄道,哇,有个性,有意思。于是变本加厉,刚开始一个人动手,后面就开始轮番地攻击挑衅我。我无助的看着左旁的大伟,他却像看戏似的无动于衷。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也很莫名其妙。

大伟无望,我用乞求地眼光求救英语老师,妄想抓住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结果这个女老师选择直接忽略我。

我发誓她明明看到这边的情况,我发誓她知道我是一个新来的插班生,我发誓她根本没有想要阻止这些人的恶劣行为。一气之下,我拍桌怒吼。

“你们给我滚”我愤怒地站了起来。

目光转向英语老师,眼神像是在审判她的见死不救。她曾经和那些成绩差的坏孩子动过手,后面几乎水火不容,但是这并不能成为她放纵学生任意妄为的借口。

不得不承认,我对于自己的行为非常惊讶,随之便十分赞赏自己的勇气。

全班鸦雀无声,目光齐刷刷的转向我,仿佛我惊扰了他们学习的注意力,事实上确实惊扰了。

那次开始,我讨厌大伟,我把这一切都归罪于他,没有他就不会有之后的屈辱。我甚至讨厌英语老师,也讨厌英语,因为不喜欢一个老师而不喜欢一门课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但是每次我还是会碰见那群羞辱我的人,我躲得远远的,他们就远远地喊:“大伟老婆,你今天真好看啊”,有时候躲不过他们就跑上来摸一下这,扯一下那。对于这种扭曲的“称赞”我觉得恶心死了,但是没有反驳,因为对于这种人你的回应便会让他们蹬鼻子上脸。时间久了,我也就学会了如何与这样的人相处了。

同时也是这种扭曲的赞赏,满足了自己小小的虚荣心。可悲又可气。

那次之后大伟似乎意识到我真的生气了,总是有意无意的向我道歉,大伟本性不坏,我也早就原谅他了,从擦掉三八线的时候开始。

我深知,想要摆脱那些小混混的骚扰,我就要想办法摆脱大伟,我必须换一个同桌,混进那群好学生的圈子,结交一些“好朋友”。

下一次的机遇只能等到期中考试后,成绩排名才是你和老师讨价还价的资本。

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可能长得还挺好看的?

外面的世界好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可能长得还挺好看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