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迷惑行为大赏(一):韩愈祭鳄,张籍吃灰,竹林七贤最奇葩

“迷惑行为”最近火了起来,既可以指打扰他人的事情,也指令人费解的事情。迷惑行为在生活中屡见不鲜,常常令人怀疑做出这些事情的朋友们的脑回路到底是怎样的异于常人。

不过脑回路异于常人也未必是坏事,虽然做的事情奇葩,不过也可能因为拥有了特别的技能,因此很多文人名士,往往都有各种迷惑行为案例。这些故事看起来违背常理,不过也十分有趣,能让人感受到大佬们内心或潇洒或逗比的灵魂。

迷惑行为一:和鳄鱼聊天

和小动物聊天似乎是小朋友们很喜欢做的一件事,毕竟小动物不太能听懂你在说啥,说个简单的坐下,过来,可能还能够理解,如果讨论国家大事民生大计,那必然是超过动物的理解范围的,一般人不会这么干。毕竟这么干和对石头说话区别也不大。

再退一步,如果是自己养的动物,当做家人看待,那么念叨念叨也可以理解,权当倾诉了,但是韩愈他就不一样了,首先他聊天的对象不是小动物,是大鳄鱼;其次,他聊得还是种族迁移的大事,打的还是卖我刺史一个面子的旗号。

古人迷惑行为大赏(一):韩愈祭鳄,张籍吃灰,竹林七贤最奇葩

韩愈和鳄鱼说话,倒不是因为他闲得慌,韩愈内心也很苦。当时他得罪了老板唐宪宗,被贬为潮州刺史,然后一过去发现当地闹鳄鱼,损失惨重。韩愈也没啥战斗力,只能继承诸葛亮终极大法:念死你。所以就在当地祭鳄鱼,往水里丢了一只羊,一头猪,然后写了一篇《祭鳄鱼文》,表达了自己驱赶鳄鱼的艰难,彩虹吹了一波老板,表达了自己身负众望不得不来和鳄鱼交涉的无奈。

扯了这么长,才终于开始进入正题,和鳄鱼谈判迁徙的事情。《祭鳄鱼文》中韩愈如是说:

“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这段的意思就是,韩愈对鳄鱼碎碎念道,我给你时间,你走,三天不行五天,五天不行七天,再不行我就要动粗了!这绝对是你看不起我韩退之,看不起我不要紧,你这个就是间接看不起我老板,看不起天子,你们就等死吧!

古人迷惑行为大赏(一):韩愈祭鳄,张籍吃灰,竹林七贤最奇葩

神奇的是,鳄鱼还真走了,《新唐书》记载:“暴风震电起溪中,数日水尽涸,西徙六十里,自是潮无鳄鱼患”。鳄鱼跑路是因为自然原因,还是被韩愈感动了,还是被韩愈的唐僧技能逼疯了,还是被天威吓跑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碎碎念的韩愈祭鳄鱼大成功,从此成为一代佳话。

这个事体现了韩愈最神奇的一点,碎碎念。韩愈此人哪都好,除了太啰嗦,

《祭鳄鱼文》中就能看出这一点,核心只有先礼后兵,等你七天不走动粗,硬是被韩愈撤出了四大段话,连老板都雨露均沾地吹了一波。

迷惑行为二:竹林七贤party

竹林七贤指的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和阮咸,因为这帮人闲着没事就天天在山阳县的竹林里喝酒开party,《晋书·嵇康传》记载:嵇康居山阳,“所与神交者惟陈留阮籍、河内山涛,豫其流者河内向秀、沛国刘伶、籍兄子咸、琅邪王戎,遂为竹林之游,世所谓‘竹林七贤’也。”

这是竹林七贤由来的一种说法。当今对于这个竹林到底存不存在尚有争论,不过无论是山上有竹还是心中有竹,这七个人都和竹林绑定,成为了魏晋第一大文人男团。

魏晋名士出奇葩,很大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闲。这七个人也不例外,每天没什么太正经的事情,于是只好喝酒谈天,聊人生聊理想,聊文学聊哲学,顺带着给魏晋的文学和思想带来了不小的贡献。

古人迷惑行为大赏(一):韩愈祭鳄,张籍吃灰,竹林七贤最奇葩

这么说听起来很正经,但是实际上也不是那么靠谱。这帮人全部嗜酒如命,喝多了也不太正常,所以这个男团常年牛鬼蛇神共舞。这个操作写得好听点就是辛弃疾的《水调歌头·席上为叶仲洽赋》:“纶巾羽扇颠倒,又似竹林狂。”,一个“狂”,竹林七贤的形象便生动了起来,本来就狂,喝多了就疯了。

比方说刘伶,现在还有个酒叫刘伶醉酒,打的就是这个老哥的牌子,可见他绝对是嗜酒如命的一大代表,刘伶自己在《酒德颂》里写:“唯酒是务,焉知其余!”,意思就是我只需要酒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有一次,他媳妇儿深感喝酒伤身,要他戒酒,他说我得祭天才能戒,结果酒肉摆上,他来了一句“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然后又快乐的喝酒了。令人深刻怀疑他要祭天就是为了骗来更多的酒和肉,然后把给天吃的全抱走。

再比方说嵇康,嵇康据说是个超级大帅哥,又高又帅的那种。《世说新语》中记载,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而《晋书·嵇康传》中这么说,“身长七尺八寸,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古人迷惑行为大赏(一):韩愈祭鳄,张籍吃灰,竹林七贤最奇葩

《晋书》肯定了嵇康的容貌,然后说他“土木形骸”,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

“土木形骸者,谓乱头粗服,不加修饰,视其形骸,如土木然。”

因此,说白了就是,嵇康帅到不行,然而不修边幅,“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养,不能沐也”,不洗澡,不洗头发,乱七八糟,可能只能靠气质取胜了。

除此之外,著名翻白眼艺术家阮籍,蜜汁吝啬的王戎,沉迷养生的向秀,晒裤衩的阮咸等,都是竹林七贤这个神奇男团里的各种迷惑行为担当。

迷惑行为三:张籍骨灰级追星

张籍追星这个故事还是很简单的,不过也确实很迷惑,他追的是杜甫。

张籍是杜甫脑残粉,而且可以说,他的迷恋程度比当今追小鲜肉的妹子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他老师就是碎碎念的唐僧韩愈,有其师必有其徒,张籍继承了他老师对于杜甫的热爱,同时也继承了他师门的迷惑行为,并加以发扬光大。

如果诗人有超话,张籍绝对是杜甫超话里最活跃的崽,他对杜甫的热爱不仅限于夸赞,也不仅限于学到了杜甫忧国忧民的思想,他的热爱,表现在行动上。

根据《云仙散录》的记载,张籍的朋友有一天去拜访他,发现他正在吃灰。就是字面意思上的吃灰,这个不是因为张籍太穷,而是因为他对杜甫深深的爱。他把杜甫的诗烧了,灰伴着蜂蜜吃,以此试图学习到偶像的精髓。

古人迷惑行为大赏(一):韩愈祭鳄,张籍吃灰,竹林七贤最奇葩

这个确实是堪称骨灰级,哦不,吃灰级粉丝,非常人能比。至于张籍吃了之后是拥有了无限灵感还是拉肚子,我们也不得而知。他的老师韩愈也感慨于他这种深入灵魂的热爱,写了一首《调张籍》,字面上是开张籍这个吃灰粉的玩笑,实际上也表达了自己对于李杜的崇敬,开头第一句就说出了张籍的心声:“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有这么一个懂他的老师,张籍一定十分幸福。

不过迷惑归迷惑,张籍的才华还是值得肯定的,他的诗关注人民疾苦,留下了“还君明珠双泪垂,何不相逢未嫁时。”等千古名句。

大佬们之所以为大佬,可能迷惑行为也是他们有趣灵魂的一部分,看到这些迷惑行为,除了感慨自己和大佬的思路差距之外,也可以感受到大佬们除了语文书上要全文背诵的篇章之外的可爱一面,获得迷之快乐。

文/特约作者 元气爆破少女乖酱

图/网络

参考资料/《祭鳄鱼文》、《世说新语》、《晋书》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古人迷惑行为大赏(一):韩愈祭鳄,张籍吃灰,竹林七贤最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