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的10岁儿子在《银行家》杂志发表散文?莫将核心期刊当成自家“私有地”

冯海燕

15日,有报道称,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原党委书记王松奇长期在其担任主编的《银行家》杂志开设“父子集”专栏,刊发自己的书法和儿子王青石的文章,至今已有数十篇。而王青石2006年首次在《银行家》发表散文和诗歌时年仅10岁。《银行家》杂志工作人员回应称,杂志方面“正在处理”此事,稍后肯定会有官方回应。

主编的10岁儿子在《银行家》杂志发表散文?莫将核心期刊当成自家“私有地”

虽然有“举贤不避亲”一说,但《银行家》是专业性很强的期刊,假如主编儿子是业内精英,凭实力在老爸主编的期刊上发表文章也无可厚非,但主编儿子第一次在该刊发表诗歌时年仅10岁,无论是文章的体裁还是作者与期刊的属性,都相去甚远,这样的发表有几个意思,让人不多想也难。

“父子集”,听上去是一个很温馨的栏目。只是,这样的栏目是否符合核心期刊的定位?当时设立栏目是谁的主意?就算有他人建议,作为主编的王松奇是否也应该严格把关?该栏目是否得到业内或社会各界的肯定,在该栏目上发表文章的其余父子多不多?加入没有主编的身份,本人的书法及孩子的文章是否达到发表的高度?倘若没有上述因素,该栏目的设置是否为自己及儿子量身定制?我们还关心的是该期刊的稿费标准是多少?主编发表自己及儿子的作品,是为了亲子感情、共同进步,还是追名逐利?

还有一种说法叫做“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正因为自己是主编,手里掌握着一定的权力,所以更要懂得避嫌,除非儿子及自家亲友的文章确实受到广泛肯定,经得起推敲与质疑,或者在其他期刊也多有佳作发表,否则还是回避为好。一个10岁的孩子,在《小学生天地》之类的期刊发表习作还正常,在银行的核心期刊发表散文,真的有点辣眼睛了。

一本期刊的容纳量是有限的,“父子集”从一定程度上挤占了版面空间,或许会让真正的核心文章登不上版面。期刊是公家的期刊,不是谁家的“私有地”,想种啥就种啥,想收割就收割,特别是手里有点权力的人,更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一心为公,摒弃私念。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假如存在假公济私现象,到头来难免灰头土脸,得不偿失!而且,也会给孩子带去不良导向,影响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

我们静候官方回应,也希望学术界的主编们能从该起事件中得到些许启发与教训,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以公正、客观之心对待自己的工作!

【作者】

【来源】 叮咚快评南方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主编的10岁儿子在《银行家》杂志发表散文?莫将核心期刊当成自家“私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