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有她的消息吗?”“总裁,夫人的名字,出现在了墓碑上”

萧白被电话吵醒,抓起床头桌上的手机接电话。

电话里是一个陌生的男音:“请问是萧白先生吗?”

“是,你哪位?”

“你好,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的寻人启事。请问你要找姜珮瑶对吗?”

萧白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人也精神了,说:“是!请问你有她的消息吗?”

“是的,我这里有一个叫姜珮瑶的人,名字是一模一样的。”

萧白急忙问:“在哪儿?你快说地址。”

“静思园墓园。”

萧白的电话‘啪嗒’一声掉到了床上。

怎么可能呢?不会的!

墓园里一定是一个和姜珮瑶同名字的人。

但很快他又拿起手机问:“请问那个姜珮瑶多大年纪?”

“我都一一查看过资料了,跟您要寻找的姜珮瑶很多条件都相符。”

萧白的手机差一点又掉落。他边穿衣服下床,边说:“我去看看。”

时间是清晨,萧白驱车来到了静思园墓园,找到了那个给他打电话的人。

那个人带着他来到最角落的一座坟墓前,是做新墓,墓碑上贴着姜珮瑶的黑白照片。

墓碑上,也是她的名字。

萧白一见心脏就钝痛,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他又仔细确认墓碑上的信息,确认是姜珮瑶无疑。

他身体发软,扶住墓碑才站稳。

他只是不明白,在他和姜家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是谁安葬了姜珮瑶,她又是因为什么死的!

他问带他来的人:“这座墓的购买和建造信息你有吗?”

那人点点头,带着他往墓园办公室走。

他原来是这里的守墓人。

守墓人从档案里找出姜珮瑶的墓地信息,给萧白。

萧白极力控制,才让自己平静的接过来,打开,寻找里面的真相。

他在资料里看到墓是一个叫林枫的人为姜珮瑶建的,上面留了他的电话。

他把电话记录下来,打给他。

F城。

当明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姜珮瑶自小有练舞的功底,才在训练时不那么崩溃。

可她还是被折磨的几次想放弃,流了太多汗水和泪水。

终于熬到第一次登台了。

虽然不是很大的舞台,但也要求极为严格。

她在上台之前,又被程歌叮嘱,一定要好好发挥,千万别唱砸了!

她点头,给自己打气。

程歌拥抱了她一下,才让她上台。

她唱的是一首翻唱曲目。

一开嗓就震惊全场,没有王菲的空灵嗓音,她却唱出了另一番滋味,忧伤的让人心碎。

唱完后,全场寂静无声,余音绕耳过后,才有人鼓掌。

掌声先是稀稀落落的,接着是一片,而后是雷鸣般的!

程歌站在后台,先是担忧,而后是稍稍放心,紧接着是笑容越来越大。

“唱的太好了!”主持人走上台。

姜珮瑶再次鞠躬谢幕。

有观众失控的在台下喊:“可不可以再唱一个。”

主持人微笑,开始介绍姜珮瑶,并同时把她的微博和微信群报给大家。

首唱成功,这在程歌的意料之内。

他对姜珮瑶说:“下一步安排,你去参加选秀节目。”

姜珮瑶看着他,说:“那个很残忍,优胜劣汰,没准我第一轮就被拿下!”

程歌说:“不会的!我相信你!你难道不相信自己吗?”

姜珮瑶微笑。

程歌说:“接下来会有一个半月的准备。这一个半月也准备出七个节目,每一个都要耳目一新!我提前告诉你,会非常辛苦,非常辛苦!”

她点头,说:“我可以的!”

程歌拍拍她的肩膀。

G城。

萧白看着眼前的林枫,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个男人他见过,还非常有印象。

是在大学里追求姜珮瑶的男生,他一度把他当情敌两年。

林枫说:“佩瑶是服安眠药走的。她那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说的都是伤心话。我第二天去看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在卧室里了。哦,对了,她留了一张字条。”

说着,林枫从兜里拿出来给萧白。

萧白的手有些颤抖,林枫的话已经让他备受打击。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接过纸条,看到上面娟秀的小字,确实是姜珮瑶的笔迹。

字条上只有一句话:愿天堂没有忧伤。

萧白看到这句话,心立时拧成一团,痛到无法形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小说:“有她的消息吗?”“总裁,夫人的名字,出现在了墓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