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我是个诗人,虽然诗写得不怎么样,但我一直坚信自己是个诗人,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活下去的勇气。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穷。在如今的社会,穷是一件可耻的事情。我是个有节操的人,可耻的事情不能干,但我除了不擅长做饭以外,也不擅长赚钱,我很羞愧。

但诗人不一样,诗人穷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见过哪个诗人靠写诗富得流油的?中国的李白到处混吃混喝,杜甫一生穷困潦倒,外国的雪莱没工作没收入,全靠家人救济,后来虽继承了一笔遗产,但被他的慷慨挥霍一空,如不是他三十岁意外身亡,老年一定陷入贫病困苦之中;济慈则更惨,无依无靠,贫病交加,25岁就死于肺结核。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雪莱说过:最不幸的人被苦难抚育成了诗人,他们把从苦难中学到的东西用诗歌教给别人。

越是诗写得好的人,越活不长,因为他们太苦了,我比他们活得长,说明我诗写得不好,活得还不够苦,我不知道自己该羞愧还是该欣慰呢?

苦也许不算,但老是实实在在的,我发现老是从上至下的,先是头发,然后是腰,最后是膝盖。我现在上个楼膝盖都有点疼,腰也酸,头发也掉得厉害,我很忧伤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前不久,邻屋搬来一个年轻姑娘,算不上漂亮,但很活泼,对我很热情,我这人比较内向,不太善于跟人打交道,就喜欢活泼主动的姑娘,这样不容易尴尬。

我叫她小南,她叫我大叔。小南每天蹦蹦跳跳兴高采烈的,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年轻就是好啊,我很羡慕她。

小南常常给我讲她们学校的事,其实她已经毕业快一年了,她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准备考研,她是个有追求的人,让我自惭形秽。

我的生活平淡无趣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给她念念我写的诗,问她感觉如何,她说挺好的,我问怎么个好法,她说我的诗特别好懂一听就明白,我有点儿迷糊:这是夸我的吗?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有一次聊天,小南问我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有吃有喝到处闲逛,她表示了强烈的鄙视。我问她的梦想是什么,她说她要开一家大型养老院,特高级特上档次那种,顺带收养一些老无所依的老人,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闪一闪直放光。

突然,她转脸对我说:“大叔,看你这孤苦伶仃的,又没钱,等你老了,就到我的养老院来。”

“我可没钱交费,你养我啊?”

“好吧,养你就养你。”

说完她冲我一笑,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她变漂亮了很多。

“开养老院那得要好多钱吧?”

“是啊,所以我要考研,到时候找个好工作,赚多点钱。”

“研究生不行吧,现在很多研究生也找不到工作。”

“那我就读博士,博士不行,读博士后!”

“霸气!我以后不能叫你小南了,得叫你学霸啊!”

“必须的!大叔,你就等着我替你养老吧!”

“好!我一定坚持活下去!”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有一天,小南从批发市场进了一批发卡、手机壳等小玩意,说要下了班去摆地摊赚点儿学费,非拉着我一起去。

我虽然穷,但我可是个诗人啊,怎么能为五斗米折腰?何况

还没有五斗米。但我是个闲人啊,还巴望着她给我养老呢,不折也得折啊。

摆了几次地摊后,我发现还挺有趣,没事儿吆喝吆喝,调戏调戏女顾客,就是生意不太好,一晚上也卖不了几个钱。为了提升成交率,我拿出了写诗的全部功力,把买发卡的姑娘夸得像朵花一样,就差当场写一首情诗了。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有一天生意特别好,收摊的时候小南仔细地数钱算账,突然尖叫着跳起来,手舞足蹈地大笑道:“大叔!猜猜我们今天赚了多少?180!我们赚了180!”

看着她欣喜若狂像中了五百万的样子,我心里也感到由衷的高兴,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这种感觉真好。

“赚这么多!今晚得去吃顿大餐!”

“好啊!你想吃什么?”

“那还用问?必须得是烤串啊!先给叔来十串腰子,补一补!”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我原来的生活像坨屎,自从小南出现了以后,这坨屎好像芬芳了很多,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的痛苦都源自于欲望太多。

按照偶像剧的套路,这样下去一定有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惜生活永远不会是偶像剧,即使有,也是属于帅哥美女有钱人的。

有一次小南消失了一段时间,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接,回了个信息说家里有事请假回去了。

小南回来后像变了一个人,沉默了很多,也不爱笑了。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唉,可惜了,本来就长得丑,还不笑了,真没法看了。”小南长得不算漂亮,但也不丑,我只是经常用“人丑就要多读书”来调戏她。

当然她一点也不示弱,而且更恶毒,说我“又老又丑又穷又挫”,就差“生活不能自理”了。

可是这次她没有回嘴,而是淡淡地说了句“我丑不丑跟你没什么关系,没人求你看”,然后转身就走了,剩我一个人在风中独自凌乱。

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我继续陪小南摆地摊,但她似乎没了兴致,常常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不想说,我也不会问,我本就不是个多嘴的人,但我很怀念她以前赚了一点钱就高兴得张牙舞爪的样子。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我觉得我就是个傻瓜。”有一天小南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怎么会?你这么优秀能干,你可是学霸啊,你可是未来的女博士,有一天说不定也可以拿诺贝尔医学奖,就像那个屠什么一样。”

“别忽悠我了,学什么霸!自欺欺人吧!其实我就是不想上班,我就想靠上学逃避现实!你满意了吧?”

“别这样啊!自暴自弃是大叔的特权,你小姑娘光彩照人风华正茂的,就别跟叔抢活了!”

“我原来也以为自己很行,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现在想想以前的自己真幼稚,一无所长,工作也做不好,就学习还行,也不算好,跟真正的学霸差远了。还扯什么博士、博士后,我连研究生都不一定考得上!”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你已经很好了,叔才是真的一无所长一事无成一无所有呢,你比叔强多了,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一定能考的上,叔还等着你养老呢。”我虽然好吃懒做,但鼓励别人不要好吃懒做却很在行,我很欣慰。

“养个屁啊!你知道那几天我为啥回家吗?我妈重病,做手术,花了很多钱,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到处找亲戚朋友借钱,我这才发现自己多么无能为力,还开什么养老院!我连自己父母都养不了!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有些无言以对,对“钱”这个话题我一向没什么发言权。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别急啊,你这才毕业一年,哪来什么钱呢?好好学,考上了研究生、博士,那时候赚钱才多呢!别只看眼前,眼光要放长远,格局要大,胸怀天下。”

“你别光说我!大叔你一大把年纪,也不正经找个工作,多赚点钱,娶个媳妇成个家,就知道每天晃来晃去,无所事事!”

“谁无所事事了!我是个诗人。”

“狗屁诗人!你写得那什么狗屁诗!”

我的天!怎么画风跟原来不一样了?!喜羊羊怎么变成了灰太狼?!原来不是说我诗写得挺好的吗?原来是忽悠我的!我,我,我想哭。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我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没错,我他妈的算狗屁诗人,我就一大傻瓜而已,一个只会自己骗自己的大傻瓜!”

“我也是大傻瓜!我连自己都养不了还想养别人!”

“你不是傻瓜,‘我养你’是一句特牛叉的话!”

“傻瓜说牛叉的话才显得更傻瓜!”

我想说一点儿都不傻,说“我养你”不傻,相信“我养你”也不傻,不相信才是傻。

可是我没有说,因为我看到了小南的眼神,明白此时说什么已没有任何意义。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后来,小南找了一份工资比现在高一点的工作,我帮她搬了家,临走时她对我说:“我以后要现实一点,不能再胡思乱想了,多赚点钱才是实在的。”

我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口,想笑,也笑不出来,只好随口附和道:“没错没错,多赚点钱,多赚点钱。”

“大叔你也别再颓废了,找个正经工作,赚点钱,别写什么破诗了!又不能当饭吃!”

“对对对,不写了不写了。”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

最近,我常常坐在以前和小南一起摆地摊的地方,有点儿小忧伤,不是因为少了一个要养我的人,也不是因为少了一个收养孤寡老人的养老院,而是因为少了一颗敢说“我养你啊“的心,这颗心可能可以做很多了不起的事情。

也许我真的是个傻瓜,但不会傻到想等一个人来养我,我想要的只是你说”我养你“那一刻的温暖,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两性 » 邻居女孩曾对我说“我养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