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在京津地区的公园里,遛鸟的老人随处可见,故而鸟笼也被人们视为再平常不过的玩物。然而日前,一位天津玩主以一百万元的天价收购了一件鸟笼,不由得令人匪夷所思,许多人认为这是土豪被人忽悠受了骗,然而文玩圈子的行家看过藏品,无一不啧啧称赞。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藏友收藏的精品鸟笼,制于道光年间,售价达一百万元

一件小小的鸟笼,何以售出百万天价?实际上,鸟笼是昔日的“顶级文玩”,曾经是豪门子弟掌上的玩物。这件天价鸟笼是从一位大隐于世的非遗大师手中购得,此人即为江湖人称“北派鸟笼第一人”的刘乐民老先生。他的人生故事,能够诠释鸟笼背后的风云际会。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北派鸟笼大师刘乐民先生

“玩”了一辈子的技艺传承

刘乐民 “北派鸟笼第一人”的名号,基于近半个世纪的技艺打磨。“我从17岁开始做,也没有师傅,就自己照着老笼子模仿。过了七八年感觉找到门道了,就把工作辞了专门在家做。”竹条一上手,就是四十多年。对于这段漫长的创制历程,这位已然鬓白的匠人付诸一笑,“我就是喜欢‘玩’这个,然后就‘玩’了一辈子。”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刘乐民展示自己制作的鸟笼部件

“抱歉今天不能给你们看我做过的笼子,因为都卖了,一个也不剩。” 在刘乐民年轻的时候,最快一个月能做七八个鸟笼,但销量仍旧供不应求。“自己做的笼子根本留不住,新做一个鸟笼打算自己玩,出去遛弯儿就被人买走了。”如今他的买家近在京津远至海外,一般的作品也能卖价万元以上。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店面,也不做广告宣传,只靠老客户的口口相传而宣传售卖,保持着传统匠人的朴实做派。

婉拒二十万购藏,心系技艺传承

“鸟笼曾是最顶级的文玩,但是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它的价值,许多珍品都流失了。”刘乐民语气中透着惋惜。清朝年间,能玩得起鸟笼的都是京城的八旗子弟。民国时期,玩主常拎着鸟笼在茶楼“打擂”,茶楼甚至还会为客人预备给鸟洗澡的“澡笼”。可见当年鸟笼之地位。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泥塑中体现的民国茶客遛鸟情景

“之前有人出20万要买我手里的“三秋”罐,我说你拿不走。”为给后人制作鸟笼留下借鉴,刘乐民手中的经典藏品往往不轻易转卖他人。刘乐民从80年末开始收藏鸟笼,鸟市、鼓楼、古文化街都转个遍,只收藏最经典的“老物”。一开始只是为了满足爱好,收藏的品类和数目增多后,他逐渐意识到了文化传承的责任。“鸟笼不像葫芦、手串这些(文玩),它没有任何文献,所以得给后人留个制作的参照。”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刘乐民收藏的“洋金红”鸟食罐,由金粉及粉釉混合涂制,据称文玩圈内仅此一件

重树“北派鸟笼”文玩圈,毕生希冀在传承

当今文玩圈子里有一句“不玩刘乐民做的笼子,就不算玩笼子”,因为市面上所有的北派鸟笼都是以刘乐民的鸟笼样式为范本。此外,当前最优秀的一批“北笼”制作者也都是受刘乐民的真传。从90年代初就有手艺人主动向他求艺,这些当年的求学者都成为了当今行内的佼佼者,带动一批收藏者再成“鸟笼圈子”,延续着津门匠人的传承之路。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刘乐民讲解藏品

已经年近70的刘乐民自觉在制作方面力不从心,一场重感冒就让他婉拒了半年的订单。如今,这位将毕生精力投入到鸟笼制作与收藏的匠人,把殷切的希冀投向这一传统技艺的传承。他希望能够记录下更多的资料以填补文献的空白。让后人不再依靠口述和想象从头摸索,而是拥有专业的参考借鉴,从而实现更深远的文化传承。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刘乐民与藏友张先生合影,他说,“像这样懂的人、玩的人多了,这文化也就传承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收藏 » 一件鸟笼卖出百万天价,每个遛鸟的大爷都可能是隐形富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