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败奥运亚洲区资格赛之后 中国男排路在何方?

兵败奥运亚洲区资格赛之后 中国男排路在何方?

无缘东京奥运会的中国男排1月13日在江门就地解散,队员纷纷从广州飞回自己地方队,备战将于本周日开赛的2019至2020赛季中国男排超级联赛。本端记者在回京航班上遇到了北京队的江川、刘力宾等人,大家都对未能挺进东京奥运会表示遗憾。4年一度的奥运会资格赛再度失利,仿佛中国男排总在最后一刻的失利中循环往复,那么中国男排到底路在何方?

不可否认,在中国男排历史上首任外教洛萨诺因战绩不佳下课,一时短时间内没有人肯出手,或者说没有人有能力救火于中国男排。在离东京奥运会亚洲区资格赛仅有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已经65岁的名帅沈富麟临危受命,再度出山挂帅中国男排,其勇于担当的精神令人尊敬。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沈富麟最重要的是凝聚了人心,同时技术全面性得到了加强。而且,在比赛备战和临场指挥方面,沈富麟体现出了高水平,让这支球队打出了自己全部实力。最后一战,中国男排0比3脆败于伊朗队,不仅击碎了老帅和中国男排的奥运梦想,而且也再一次充分证明中国男排与当今世界先进水平和理念差距很大。世界排名第六的伊朗队已是世界强队,他们的技战术体系非常欧化时尚,符合当今快速立体全面的世界发展潮流,中国队与伊朗队的差距是全方位的。

如今我们不能否认所有外教都不适合中国男排,国足新任少帅李铁有句话很合理,那就是“优秀教练不分国产和外教,而是分行与不行”。沈富麟已经流露出去意,更关键的是,这一次我们不是差在主帅,而是差在全方位与世界先进水平脱轨。

中国男排队长江川的话十分恳切:“我们和世界先进水平差距很大,从我个人而言,我需要更多的高强度比赛来刺激自己提高水平,我需要京沪男排联赛争霸那样的高强度比赛,需要冠亚军级别的国际比赛。”言外之意,这种高水平比赛,对于中国男排而言实在是太少了,主帅有时不决定中国男排会有质的提高。相比于中国女排,中国男排崛起更依赖于高水平联赛。然而,中国男排联赛水平不高,京沪男排一直是翘楚,而且他们一直拥有高水平外援,也只有京沪两队经常到欧美、日韩打对抗赛。所以,真正地走出去对于中国男排而言非常重要,开放强于封闭。何况因为全运会压力所在,各队之间缺少球员流动,几乎一潭死水。

再举刘力宾的例子,2017至2018赛季,刘力宾从北汽男排转会到法国图尔宽俱乐部,刘力宾在法国夺取法国杯赛冠军,并打进季后赛。2018至2019赛季,刘力宾又转会到了位于广岛的日本JT雷霆俱乐部,征战日本男排职业联赛。在日本,刘力宾又夺取一个杯赛冠军,并领衔雷霆队经过常规赛、季后赛,挺进总决赛,最终夺取联赛亚军,成为联赛最受欢迎的外援之一,刘力宾不仅多场比赛成为得分王,而且经过几十场高水平比赛的锤炼,刘力宾在各个方面更加全面。刘力宾就说:“我过去就是进攻好,但是在日本联赛,你不去积极参与防守和串联,是被队友耻笑的,每一名球员都这么做。”这次回国效力,刘力宾的表现有目共睹。石川佑希效力于意甲豪门,日本男排在2019年世界杯11场比赛中赢得7场比赛名列第四。当初,塞尔维亚体系让伊朗男排崛起用了10年时间。环境可以改变人,而“恶劣”的环境恰恰比教练更管用。

作为中国排协管理层,应该将更多的教练员送出去学习,应该为更多的可塑之才送出去培养,应该努力提高本土联赛水平。当然,选择未来中国男排主帅不管是本土教练,还是外籍教练,都能够凝聚人心,更要有先进的国际排球理念。同时,中国高水平球员必须拥有高水平的竞赛环境。可以说,中国男排任重道远,但并非不可崛起。

国际排联供图


来源: 京报体育

记者 孔宁

编辑:孔宁

流程编辑:孙昱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体育 » 兵败奥运亚洲区资格赛之后 中国男排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