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文:沃顿商学院终身教授 Adam Grant,内容整理于他是著作《原创者》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图:沃顿商学院终身教授 Adam Grant 视频截图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心理学教授Adam Grant提前四个月完成学士论文,二十多岁拿到博士学位,不到而立就获得终身教职。他笑称自己是和拖延症患者截然相反的“提前症患者”(pre-crastinator)。这样一位凡事步步领先的成功人士却写了一本题为《原创者》(Originals)的书,讨论放慢节奏对发挥创意的好处。

几年前,三个学生来找Grant讨论创业计劃。之後,三人六个月内“无所事事”,到公司即将开业的前夜连网站都没设计好。作为事事有预案,做事讲效率的教授,他拒绝投资。如今这家公司被誉为“最富创意的企业之一”,市值超过十亿美元。

从此,Grant开始研究拖延症与创意间的关係。他发现,古往今来,不乏拖延成性却青史留名的杰出人物。达文西画《蒙娜丽莎》,十八年裏一改再改,总不满意,但终於留下几百年来人人称道的名画。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发表演讲的前一刻还在修改文稿。发言十分鐘後又脱稿即兴发挥,加入“我有一个梦想”这句原文没有的口号,成为世界传诵的经典。

通过对当代公司的调查,他还发现,提前完成任务者多循规蹈矩,提案较守旧。做事拖拉者则有可能最後一刻创意爆发。但拖延者也可能临时抱佛脚,“炒冷饭”敷衍交差。他建议,要最大限度培养创意,应及早动工,但推迟完成。早动手能尽快开启思路,中途放下则能允许生活中别的经验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改造最初的设想,给创意、变化留下空间。

Grant此说听来有理,对凡事爱搞急就章的我也是很好的启发。但最难的还是掌握快慢之间的节奏和分寸。知易行难啊。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拖延就是时间的小偷

所谓原创者,是那些有崭新想法的人,他们的理念驱动着世界的创造与变革。大家心中的创业者/原创者画像或许是雷厉风行、无所畏惧的,而沃顿商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 Adam Grant,通过亲身经历和实验得出结论:

原创者一定程度上是拖延症患者;原创者跟普通人一样恐惧失败,但他们更恐惧的是不去尝试。

七年前,一个学生找我投资他的公司。

学生 :“我和三个朋友准备在网上卖东西,我们要颠覆整个行业。”

我:“你们打算整个夏天都all in这件事?”

学生:“没有,我们担心不成功,所以我们打算同时做实习。”

我:“好吧,但是你们毕业之后要全职投入在这个项目中。”

学生:“不一定吧,我们都想好了备选的工作。”

六个月过去了,就在他们的公司开张的前一天,网站还不能正常运营。所以显然我拒绝投资他们。

最后他们把公司命名为“瓦比·帕克(Warby Parker)”,最近,它被认定为世界上最有创新力的企业,估值超过十亿美金。

因为我错失了瓦比·帕克,现在我的妻子接管了所有投资项目。为什么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

原创者不墨守成规,他们不仅有崭新的想法,也通过实践去捍卫它们。他们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畅所欲言。

温和地拖延,有利于创意的发挥

我拒绝瓦比·帕克的第一个原因是,他们走出第一步的速度实在太慢。得向大家承认,与拖延症相反,我是“提早症”患者。

这是我从小养成的习惯。我每天早上5点开始打任天堂的游戏,在打通关之前绝不休息。最后我彻底失去了控制,以致于当地的一家报纸找到我,写了篇关于“任天堂的阴暗面”的故事,主角就是我。

但是这样的特质在大学里反倒帮了我,让我在deadline之前的四个月就完成了我的毕业论文,我对此非常自豪。

几年之前,有人对我的做法提出了质疑——我的学生吉哈说:“我在犯拖延症的时候想到了最有创造力的点子。”

她是我最有创造力的学生之一,现在是威斯康辛大学的教授。她的质疑我不能忽视。

她做了调查,向多家公司的员工派发了问卷,以便了解他们多久犯一次拖延症,之后再让他们的老板评估每个人的创造力水平。

不出所料,像我这样的提早症患者,我们总是急匆匆把所有事做完,创造力不如一些中度的拖延症患者。

不过我很想知道重度拖延症患者的创造力是怎样的,吉哈回答我:“我不知道,他们没填我的问卷。” 开个玩笑。

这是我们的结论。

可以看到,不到最后一刻不做事的人大部分时间都是混过去的,他们根本没法产生新想法。在另外一侧,那些把事情匆忙做完的人却一直处在狂暴的焦虑状态,他们也没法产生新想法。

在中间似乎有一个恰好的点,这就是原创者聚集的地方。为什么会这样呢?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提早症和拖延症人群的创造力平平

我们设计了些实验。在实验中,测试者被要求想一些新的商业计划,然后让独立的第三方机构来评估他们的创造力和实践力。

一部分人被要求立即着手做这个任务,另外一些人被要求拖延一阵子——让他们玩各自电脑上的扫雷游戏5到10分钟。

不出所料,中度拖延者比完全不拖延、严重拖延的两组受试者的创造力高出16%。跟扫雷有关吗?

扫雷是很棒的游戏,但不是导致这个效应的真正原因。原因是,如果你在了解任务之前就去玩游戏,是没有创造力的。

只有在你被告知你要完成某一项任务之后,你开始拖延,可是任务的想法还活跃在你脑海里,这时才会产生新想法。

拖延行为让人有时间发散性思考。这时人以非线性的模式思考,就能获得意想不到的突破。

完成这个实验后,我决定写一本有关原创者的书。我想:“这是最佳时机了,我要教教自己如何拖延。”

然后我刻苦工作,努力达到我“不取得任何进展”的目标——写了一半之后就放下笔。这样持续了几个月,这简直是煎熬。但当我重新提起笔时,满脑子里都是新想法。

正如《白宫风云》和《史蒂夫·乔布斯》的编剧阿兰·索金所说:“你把它叫做‘拖延’, 我把它叫做‘思考’”。

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发现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原创者都是拖延症患者。比如莱昂纳多·达·芬奇,他断断续续用了16年才画出《蒙娜丽莎》,为此他在日记里倾诉了很多心情,比如他觉得自己有多失败...

但在这些时间里,他对光学的研究大大改变了他塑造光效的方式,让他画出了流传千古的作品。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马丁·路德·金,在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演讲的前一晚,凌晨三点仍在完善讲稿。直到上台前,他还坐在观众席里奋笔疾书。当他走上台时并没按照准备的内容来讲,但却念出了改变历史进程的几个字:“我有一个梦想。”

这并没有没有写在稿子里的。

事实上,拖延症会导致生产力的下降,但也可能会是产生新创造的摇篮。在原创者身上,他们开头做得很快,最终完成却要很久。

这就是我错过瓦比·帕克的原因之一。当他们拖拖拉拉六个月之后,我觉得他们失去了先发者优势。

后来我才发现,先发者优势其实只是个误区。

有一个很经典的研究:在调查了超过50个类别的商品,将开辟市场的先发者与后进入市场的改变者相比较后,先发者的失败率是47%,与之相比,改变者失败率只有8%。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看看Facebook,它在Myspace和Friendster之后打造了一个新的社交网络。再看看谷歌,它等待了很多年,才在AltaVista和雅虎之后问世。

改进其他人的想法,比从零开始创造想法要更简单:想做原创者,你不必最先行动。你只需要做得不同、做得更好。

我拒绝瓦比·帕克的理由,还因为他们自己也充满困惑,并准备了一系列后备方案,这让我十分怀疑他们是否具有原创者的勇气。

自我疑虑使你思维冻结

从表面上看,很多原创者看上去很自信, 但是在背后他们也像所有人一样,感受到恐惧和疑虑。

不过,他们只是以不同方式来面对。下面是一张流程图,描述了大部分人的创造过程。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我发现两种不同的疑虑:自我疑虑,以及想法疑虑。自我疑虑会使人麻痹,它让你思维冻结。但是想法疑虑是激励性的,它促使你去测试、实验、改进, 就像马丁·路德·金一样。

所以说做原创者的关键其实非常简单,就是避免从第三步走到第四步。你不要说“我超烂”,而是说“最初的想法都是超烂的,我只是还没做完而已。”

我们可以预测你在工作中的表现或是责任担当——只需要了解你用哪款浏览器。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我们找到了确凿证据,说明火狐和谷歌Chrome用户表现显著好于IE浏览器和Safari用户。

顺便提一句,用火狐和谷歌的用户也比使用IE的用户在职时间也平均要长15%。为什么?

使用这两款浏览器并不代表这部分用户有着技术性的优势,实际上,用这四种浏览器的人平均打字速度差不多,而且他们都对电脑有相同程度的了解。

原因是,如果你用IE或者Safari那些已经预装在电脑上的,就意味着你自然接受了厂商提供的选择。如果你想换火狐或Chrome,你得要质疑默认选项,问问自己是否有其他选择。

这与你是什么样的人有关。你是否主动地去质疑默认选项,然后寻找一个更好的选择。

这种感觉就好比当你再次面对一个无比熟悉的事物,但是突然用一种新的眼光去看待。

有个电影剧本作家,某天她收到一份剧本,这份剧本超过半个世纪都没获准拍摄。在之前的每一个版本里,故事主角都是个邪恶的女王。

但只有这位詹妮弗·李开始思考这个想法是否合理。她重写了第一幕,把那个恶棍塑造成一位受尽苦难的英雄,于是《冰雪奇缘》成为了历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电影之一。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恐惧又如何?原创者也会感到恐惧。他们害怕失败,但与我们所不同的是,他们更害怕不去尝试。

他们知道,创业公司的倒闭是一种失败,但在他们意识里,不尝试才最失败。他们知道,从长远来看,人们最大的悔恨不是自己做了什么,而是自己没做什么。

最近埃隆·马斯克告诉我,他并不指望特斯拉会成功。而且他非常确信,SpaceX公司的前几次发射一定不会进入预定轨道,更不会重新回收,但是不去尝试才是最失败的。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当我们有一个重大的想法的时候,我们往往害怕尝试。但是,他人衡量你的标准不是你想出了一个主意,但最终被证实是坏的——尽管很多人都这样以为。

如果走访各大行业去问问那些从业者,他们最重大的想法、建议是什么的时候,85%的人一定保持沉默,不敢发声。他们害怕自己难为情、看上去很蠢。

原创者其实有一大堆糟糕想法。举个例子,很久以前有人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会发出声音的洋娃娃,当时不止吓坏小孩,还吓到了成年人。

而这个人是托马斯·爱迪生,他还发明了灯泡。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研究各个领域,会发现伟大的原创者是那些失败最多的人,因为他们尝试得最多。

以一些最优秀的古典作曲家为例,即使是三位古典音乐伟人—— 巴赫、贝多芬、莫扎特,都必须写出数百份作品,才能获得相当少量的杰作。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

作曲数量和伟大程度成正比

至于左边的红点,这个家伙没做多少尝试,他又是怎么获得成功的呢? 我不知道瓦格纳怎么做到的。但是对于大部分人,如果想要变得更有原创性,我们必须大开脑洞。

综合来看,原创者与我们其他人差别并不是那么大。他们也会害怕、疑虑,他们犯拖延症,他们有糟糕的想法。有时,这些品质并不妨碍他们,而正因这些,他们才能成功。

如果你是这样的人,你也别无视了自己。要知道,快速地开始、缓慢地结束可以提升你的创造力,你可以通过质疑自己的想法来激励自己,并且知道自己要在想到很多坏主意后才能获得几个好主意。

做原创者并不容易,但是,这是改变我们周围世界的最好方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原创思维能力强的人,往往也是一定程度的拖延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