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中学生张志超奸杀疑案”:入狱13年再审,今宣判无罪

最新报道:

​ 今天(13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刑申128号再审决定书,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在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法庭对张志超强奸、王广超包庇一案再审宣判,改判张志超、王广超无罪。(央视新闻)

山东“中学生张志超奸杀疑案”:入狱13年再审,今宣判无罪

华商专访:

张志超母亲——“盼了8年多 就等这一天”

1月12日上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说,她和张志超盼了8年多,就等这一天。

  高一女生遇害

  同级男生被判无期

   张志超是山东临沭县人,1989年5月生,案发前系临沭二中新校区高一学生。

   2005年1月10日清晨,山东临沭二中新校区高一女生小梅(化名)在学校失踪。同年2月11日,其尸体在该校教学楼三层一个停用的厕所内被发现,生前被人性侵。第二天凌晨,该校高一24班班长,不到16岁的张志超被临沭警方带走调查,随后被刑拘、批捕。2006年1月11日,临沂市检察院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认为张志超强奸杀害了小梅。2006年3月6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强奸罪判处张志超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此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称,一审宣判时,法院并未通知家属,也未给家属送达判决书,加之后来探监时,儿子一直没说案子不是他做的,就未上诉。张志超的辩护律师之一、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曾告诉华商报记者,之前在监狱会见张志超时,问他最初为什么要招供,为什么不上诉?张志超说,他当时年龄小,对很多法律知识不了解,加之心里害怕,就没有上诉。张志超的另一位辩护律师、北京市大禹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逊说,案件宣判时,张志超不满17岁,心理素质很不成熟。加之法院未按未成年人的审理方式审理该案,造成张志超心理有很大压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张志超觉得这个锅不能替别人背,这才提出了申诉。

   2011年三四月的一天,马玉萍探监时,张志超哭着说,案子不是他做的,希望母亲帮他请律师申诉,从此马玉萍走上了漫长的申诉之路。

  再审检察院建议无罪

   2017年5月,最高法立案审查该案。2017年11月16日,最高法经审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张志超强奸致人死亡“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山东省高院经过6次延期,于2019年12月5日在淄博中院不公开开庭再审此案。庭审中,李逊、王殿学坚持为张志超做了无罪辩护。出庭的检察员认为,现有证据不能相互印证,无法形成张志超强奸杀人的证据链条;张志超是否有作案时间存疑,能否在一审判决的时间内完成也存疑,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山东高院依法改判张志超无罪。

   昨日上午,谈起对判决结果的预期时,李逊告诉华商报记者,张志超应该会当庭无罪释放。据他们了解,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日前报道,山东省有关方面专门就此案举行审委会会议,会议同意了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意见,表明山东省高院认可了山东省检察院对张志超的无罪建议。

   李逊介绍,张志超如果无罪释放,他们一定会提起国家赔偿申请。至于可能申请的数额时,李逊称,张志超的案子很特殊,因为当时判决时,张志超是未成年人。以前的国家赔偿申请涉及的都是成年人,涉及未成年人的很少。像张志超这样从15岁多坐牢,一直到31岁的,他的损失怎么衡量?价值怎么计算?都是一个新课题。

  对话张志超母亲

  “儿子释放后,先让他到他父亲坟前上柱香”

   1965年出生的马玉萍年龄并不算大,但头发已经花白,明显比同年龄人苍老、憔悴。8年多来,为了给儿子申诉,她一直往返于临沭、临沂、济南、北京间,奔走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临沂监狱途中。

   2020年1月12日一大早,马玉萍早早起来,收拾好她为张志超准备的新衣服、新鞋子,从里到外、从头到脚一件也不落下。八点不到,马玉萍就坐上了从临沭到淄博的班车。临沭到淄博近300公里,坐班车需要4个多小时。虽然儿子的案子13日才宣判,但马玉萍显然已经在家里呆不住了,她希望早一点赶到淄博,那样她的心会更踏实一些。赴淄博途中,马玉萍接受了华商报记者采访。

  >>谈期盼:希望绝对无罪,当庭释放

   华商报:你什么时候得到张志超案子宣判的消息,当时怎么想的?

   马玉萍:1月7日下午四点半,山东高院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说志超的案子13日宣判,让我按时到淄博。1月5日庭审结束后,我在家一直等着宣判的消息,期间我还给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打过几次电话,询问宣判的信息,法院答复我正在走程序,让我耐心等待。

   华商报:再审后,你和儿子见过面吗?

   马玉萍:没有,1月8日是监狱会见日,原本我计划要去淄博(张志超现羁押在淄博鲁中监狱)探望他,7日接到宣判通知后,就没有去,能省点就省点,也就是几天的事了。

   华商报:庭审时,张志超精神状态怎么样?

   马玉萍:精神状态还行,回答法官提问时声音洪亮,但我感觉他有些激动。其实不光是他,我也很激动,所以,他在法庭中具体说了些什么,我都没记住,李逊律师、王殿学律师记得比较清楚。

   华商报:你和儿子对判决有什么期待?

   马玉萍:当然是绝对无罪、当庭释放了,我相信志超是无辜的。2019年12月5日再审开庭时,我就想着志超会当庭释放,可以领着他回家,所以前一天从里到外、从头到脚给他买了新衣服、新鞋子,结果却没用上。当时我很难过,差点崩溃了。

  >>谈遗憾:15年来,家里4位亲人去世

   华商报:张志超的爸爸是哪一年去世的,和志超的案子有关系吗?

   马玉萍:志超的爸爸生于1961年,2005年志超出事后他爸爸受到很大打击,健康状况越来越差,2012年带着遗憾撒手而去,临死也没见儿子一面。

   华商报:再审时,张志超说他入狱15年来,4位亲人先后去世?

   马玉萍:是的,志超被羁押期间,他的外婆、爷爷、父亲、奶奶先后去世,给他留下了难以弥补的遗憾。

   志超的外公80多岁了,常常会忘记很多事情,但志超的事却一直记得。每次外出时,别人问他外孙是不是快回来了,他都会大声回答“快回来了”。

  >>谈感谢:感谢律师帮助,感谢媒体关注

   华商报: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马玉萍:我和志超的爸爸原来都是临沭百货公司的职工,后来双双下岗。我的退休金很少,很难维持正常生活,更不用说花钱去临沂、去济南、去北京申诉了。这些年,政府为我办了低保,亲朋好友也时常接济我。生活实在难以为继时,我会出去打工,给别人当保姆。

   临沭到济南有300多公里,我每月坐班车至少去一次,不是到山东省高院,就是到山东省检察院。临沭到北京近700公里,我每年最少去一次,往返于最高法和最高检之间。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坚持。

   申诉之外,我每个月都会去监狱看志超。每次探监,都会告诉他案件最新进展,安慰、鼓励他要有信心,相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他也叮嘱我,一定要保重身体,注意安全,说出狱后会好好孝顺我。每次半小时的会见,总感觉还没说几句时间就到了,所以这个月的探监日刚结束,我又掐着指头盼下个月的探监日。这些年来,我们母子就这么相互安慰,相互鼓励,一步步走了下来。

   华商报:无论是呼格案、陈满案,还是聂树斌案,背后都有一个坚强的母亲。很多网友说,你和上面几位母亲一样,很伟大,了不起。

   马玉萍: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而已,志超的案子之所以会出现转机,能有今天,完全是李逊律师、王殿学律师辛苦付出的结果,也与媒体的关注分不开。两位律师不仅不收费用,还经常资助我,我真是遇到大好人了。

  >>谈未来:希望儿子快速融入社会

   华商报:志超出狱后,你们有什么打算?

   马玉萍:长远的打算还没有,志超出狱后,我会带着他给他父亲上个坟、上柱香,告诉他父亲这个好消息。

   志超15岁多就被羁押,一直没有正式踏入社会。出狱后,他要重头学起,重头做起,尽快适应、融入社会。我希望他能以平常心看待过去,迎接未来,这样他的未来才会有希望,毕竟他还不到31岁。

   华商报:你们和被害女生家人生活在一个县城,以后如果碰到怎么办?

   马玉萍:我和他们不认识,上次再审开庭时,我在庭审现场第一次看到她的家人,他们家也是通情达理的人,我相信,法律同样会还他们公平正义。

   华商报:你和志超有14年没在一起过春节了吧,今年春节准备怎么过?

   马玉萍:具体时间没算过,今年春节准备在志超外公家过,让他外公好好看看孩子。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山东“中学生张志超奸杀疑案”:入狱13年再审,今宣判无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