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大火难控制,民众遭殃,总理还在夏威夷开心度假?

澳大利亚各地的街道上出现了很多印有总理照片的海报,海报上总理穿得非常休闲:他头上带着花环,身着海蓝色衬衫,衣领半开。

大家纷纷抱怨道:“喂,你的国家着火了!”

山林大火迟迟难以控制,本就让澳大利亚民众极为不满,而近日,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却出国前往美国夏威夷度假 ,更是加剧了民众的愤怒,很多澳大利亚人在社交媒体上痛批本国总理。

上周末,成千上万的人逃离澳大利亚东部的城镇,火势从山上蔓延到了海岸,日益变暖的世界,这个不可避免的现实与无所作为的政治狭路相逢。

莫里森已将气候变化与澳大利亚极端环境条件之间的联系减至最小,尽管该国刚刚度过有史以来最热,最干旱的一年。 在政治需要和经济利益的共同驱使下,他仍然坚持拒绝减少煤炭生产,并称结束煤矿开采的呼吁是“鲁莽的”。 尽管大多数澳大利亚人表示政府应该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来应对气候变化,但他依然反对对二氧化碳排放征税或采取其他重要措施来减少排放。

澳大利亚大火难控制,民众遭殃,总理还在夏威夷开心度假?

上周六,莫里森先生和国防部长琳达·雷诺兹。

莫里森表示,尽管此次大火导致24人死亡,数百所房屋被摧毁,超过1200万英亩的土地被烧毁,其面积超过了丹麦的国土面积。但他依然不会改变他的政策。 周日,天气情况有所缓解,一些地区开始下起了小雨,但维多利亚州和新南威尔士州仍有地方在起火,一些城镇的居民正在撤离。

政策机构气候分析主任比尔·哈尔指出,令人震惊的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联邦政府依然无动于衷。

“人们只是对此感到非常迷惑不解”他补充道。

周末,随着火势的恶化,莫里森开始为自己辩护,并宣布将动用军事力量帮助应对灾情。此前,他曾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表示,将强制动员多达3000名澳大利亚国防军(ADF)预备役人员,让他们与专业人员一同保护澳大利亚人免受林火危害。同时,他还否认他的政府淡化了全球变暖与澳大利亚天气模式变化之间的联系。莫里森的这一番表现受到了广泛的批评。

莫里森指出:“政府从来没有淡化全球变暖与澳大利亚天气模式变化之间的联系,这一点毫无疑问。”

莫里森称,他对那些朝向自己的怒火并没有感到沮丧。 “我收到很多批评,但那些批评目前尚无济于事,对这些问题的过度分析对解决问题毫无作用。”

自从11月以来,莫里森一直试图破坏澳大利亚人为一种日益强烈的感觉发声。当时,大火比往年来得更早,而且火势更大,很多人表示,面对这种情况,政府不再会像以往那样迅速地保护他们。

此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总理莫里森坚持称现在并不是讨论气候变化的时候,而那些这样做的人只是在努力争取政治要点。

但是,每一次涌入拥挤的郊区和沿海度假胜地的大火,都在反复证明着莫里森是在狡辩。 他试图通过拍照的机会和与特朗普总统相呼应的民粹主义呼吁来减少民愤。 莫里森称,那些支持采取更有力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的人十分势利地企图将自己的方式强加给不愿意采取行动的多数派。

莫里森总理在澳大利亚各地的报纸上发表了新年贺词,从而抵制了要求澳大利亚有所作为的国际压力。

澳大利亚大火难控制,民众遭殃,总理还在夏威夷开心度假?

(上个月,莫里森乘直升机在新南威尔士州的丛林大火上空飞行

莫里森说:“澳大利亚从来没有想过要给海外人民留下深刻印象,也没有对其他国家的人指出的我们应该思考或做的事情做出回应。我们澳大利亚一直自己做主。”

批评家们指出,总理对气候变化采取的漠视态度助长了他们对火灾无动于衷的反应,这是一种悲剧而非转折点。

几个月以来,莫里森拒绝了联邦政府采取更强有力的干预措施的要求,例如更广泛的军事部署或象征性的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他指出,长期以来,消防一直是各个州的责任。周六, 他改变了政策路线,宣布召集军事预备役人员和飞机资源来帮助救灾。

对于增加志愿消防员的酬劳的要求,莫里森起初坚决抵制,他认为这是反对党用来分散民众注意力的手段,且消防工作大多由州政府管辖。但莫里森推诿的态度最终不敌来自社区、反对党和自由党内部的压力,经过数周争论,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2019年12月28日宣布,凡是在林火季被召唤参与灭火的新南威尔士州志愿消防员,每天能获得300澳元的补贴。此外,自愿担任消防员的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可获得4周带薪假;受雇于中小企业或个体户的志愿消防员将从联邦政府处获得免税支持;联邦政府还呼吁大型企业为员工提供20天的应急服务假。

由于莫里森在澳大利亚发生多起火灾期间出国度假,导致了他现在在网上被#市场部的斯科蒂的热门标签所嘲笑。 据报道,元旦那天,当火灾受害者调查橙色天空下野火造成的破坏情况时,莫里森先生正在悉尼接待澳大利亚板球队。

澳大利亚大火难控制,民众遭殃,总理还在夏威夷开心度假?

周二,新南威尔士州康乔拉市被毁的房屋

澳大利亚无党派政策中心洛伊研究所的丹尼尔·弗利顿称,“这让我想起了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过后的乔治·W·布什,当时,他似乎失去了联系,并误解了公众对此的关注度。 这成为他任期中的一抹不良记录。”

最近,莫里森先生试图捍卫澳大利亚的环境政策,称他与他的政府正在采取有力的行动。 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反复强调,这是自圣诞节前以来,政府首次“达到并超过”其减排目标。

气候科学家称,这些目标一开始就很低。 澳大利亚的排放量一直在上升,与此同时领导层还在继续为更多的排放量的权利而斗争。

在去年下半年于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中,澳大利亚因提议继承已有两个十年之久的《京都议定书》,以帮助其实现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协定》所规定的目标而受到严厉批评。

墨尔本拉筹伯大学的专门研究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生存威胁的名誉政治学教授约瑟夫·卡米利里称:“我们早就落伍了。”

他补充道:“澳大利亚大火最能说明我们的气候正在发生变化,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每个人都需要做的比我们正在做的要多得多。”

澳大利亚的保守派领导人经常指出,他们国家仅占全球热排放量的很小一部分。 但是一些专家称马德里演习就是一个反面例子,该国继续开采和出口大量煤炭,最终在世界各地的发电厂中被烧毁了。

澳大利亚大火难控制,民众遭殃,总理还在夏威夷开心度假?

去年12月,众多抗议者在莫里森先生的悉尼官邸附近游行,要求采取更多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

汉夫先生说,“政府声称已减少了排放。实际上,他们在玩数字游戏,以证明或解释其声明的合理性。”

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莫里森前所未有地制定了政府的气候政策,因为他不会让这种事情阻碍国家的持续繁荣。 他还请求澳大利亚人信任政府并保持耐心。

对许多人来说,这种请求与弥漫在全国各地上空的恐惧和焦虑的气氛严重不符。

拉筹伯大学专长于研究丛林火灾的兼职教授吉姆·麦克伦南称,本季节受灾的许多地区以往都没有严重的丛林火灾史,这使得社区难以做好预防准备工作。

他补充道,对于等待他们的最有可能的未来,澳大利亚人在情感上还没有做好准备。 一些科学家说,人们可能将不得不涌向城市,以躲避丛林大火的威胁。

他说:“我不敢想象,在这个国家,我们几乎同时经历了如此多起大火。 这是从未发生过的。”

莫里森先生也许能够渡过这次政治风暴,下次选举距今还有两年。之前,他在煤矿开采中心昆士兰州的支持下意外获得了选举的胜利。

但是在澳大利亚人口稠密的东部沿海地区,公众的耐心几乎已经耗尽,并且迅速变得十分愤怒。 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几小时后,莫里森先生访问了一个遭到火灾的社区科巴戈,以了解破坏情况并向当地居民们提供支持。

他们质问他为什么在澳大利亚发生火灾期间出国度假。 “你离开的国家发生了火灾。”一个人大喊大叫道。在此之前,莫里森乘车离开了。

澳大利亚东南部另一个遭受破坏的社区马洛科塔有数百人被军舰撤离到黑斯廷斯镇,来自悉尼的度假者迈克尔·哈金也是其中之一,他在大火中的经历加剧了他对政府不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愤慨。

他说,莫里森政府表现出“无能的治理,逃避了不可避免的任务。”

他补充道:“他们根本无法保证我们的安全。”

澳大利亚大火难控制,民众遭殃,总理还在夏威夷开心度假?

艺术家斯科特·马什在悉尼画的莫里森先生的壁画

文/羊羊

图/网络

【DAILY MEDIA出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澳大利亚大火难控制,民众遭殃,总理还在夏威夷开心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