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竟上了核心期刊

文 | 常莹

在核心刊物上发表一篇文章,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许多博士为此熬着夜、秃了头。可就在近日,一篇几年前的某核心刊物论文再次走进公众视野,在社交媒体中引发广泛讨论。热议的焦点在于,作者在论述生态经济学的过程中,列举了导师夫妇的事例,进而阐述“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

“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竟上了核心期刊

一篇学术论文,通篇献媚,看后让人大跌眼镜。合理化“女德”、用打油诗来结语,夸赞其导师和师母,除了引言稍微有点学术概念,其他部分为其导师和师母的光辉事迹和恩爱故事,以及各种人生感悟和赞美……

围绕献媚,该作者还发表了几篇其他核心刊物文章。不禁让人质疑,这样的选题有学术价值和意义吗,作者是学术能力不足还是单纯谄媚,导师是如何指导论文的,刊物编辑又是如何审核放水的?

“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竟上了核心期刊

若是单纯选题奇葩,并不会在网络舆论中掀起波澜。奇葩论文选题,在学术圈并不少见,比如之前有研究“屁”、男生追女生数学模型等选题,都曾引起热议,也因其独特视角和灵活思维受到网友一致好评。

让网友感到讽刺的是,仅有恭维和谄媚,与其《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标题完全不符的、学术性严重不足的论文,竟然可以出现在一本核心刊物上。

核心期刊是某学科的主要期刊。一般是指所含专业情报信息量大,质量高,能够代表专业学科发展水平并受到本学科读者重视的专业期刊。据网友爆料,该核心刊物是中国冰、雪、冻土和冰冻圈研究领域唯一的学报级期刊。这样大跌眼镜的事情出现,让人唏嘘。

“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竟上了核心期刊

这篇以“拍马屁”为主要内容的论文背后,存在几个问题。核心刊物发表论文的数量考核早已成为博士生毕业、高校教师评职称的一大重要指标。发表论文与学位、职称等挂钩,这一现象的存在,使得核心期刊相关链条上的部分人士有机可乘。在这样的背景下,部分学术研究人员求量不求质、水论文、论文抄袭等现象屡现。

就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关于某明星学历造假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各地各高校对学术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论文管理日趋从严,学术环境越发清朗,“学术不端零容忍”的口号依然响亮。然而,像这样的论文依然存在,在网络空间有迹可循,说明在回溯已有的学术论文成果时,相关部门还缺乏有效的向后监督审查机制。

学术不端零容忍,还需再发力。这篇“拍马屁”论文也许只是个案,刊物《冰川冻土》在1月12日中午也宣布撤稿,主编程国栋申请引咎辞职,《冰川冻土》工作人员表示,对徐中民在《冰川冻土》发表的其他文章,也会再逐一进行审核处理。进一步的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但其背后暴露的问题,仍值得我们探讨和深思。

“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竟上了核心期刊

学术论文不容注水,这是学术圈的共识,也应是全社会的共识。毕竟,对于一篇论文,无论什么选题,我们更希望看到其严谨的治学态度,和真正的学术意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传媒 » “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竟上了核心期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