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过去,刘鑫变成了刘暖曦,还在骂声中赚了钱

01

2019年11月3日,日本遇害留学生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发布题为《永远无法宽恕自己的妈妈说》并贴出一张法院受理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纠纷权立案通知书的照片。

三年过去,刘鑫变成了刘暖曦,还在骂声中赚了钱

江歌遇害案已经过去3年了,捅人10刀的陈世峰被判了20年,失去独生女儿的江秋莲,她余下的人生仿佛被判了无期徒刑。

而为求自保疑似锁门并在事后逃避责任的刘鑫呢?

无罪,风波过后改名为刘暖熙,并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新的生活。

02

如果没发生这起命案,刘鑫也只是一个在日本漂泊的普通留学生,住在狭小的出租屋,打工、学习,终日忙碌,只为回国找一份工作,安稳地度过一生。

一切悲剧是从一段失败的分手开始。

由于陈世峰在同居期间脾气暴躁、多次动粗,忍无可忍的刘鑫决定提出分手并搬了出去。

在相恋期间刘鑫曾借过陈世峰一万日圆。

分手后陈世峰以此为契机,买了一个价格高于一万日圆的钱包,并将一万日元放入其中送给刘鑫。

她毫不犹豫地收下了,给了陈世峰错误的期望,因为刘鑫并不想复合。

在陈世峰持续的纠缠下,不堪其扰的刘鑫搀着一位打工的男同事对他说:“这是我男朋友。”

给了他希望,又当面践踏了他的自尊。

说这些不是要表达陈世峰泯灭人性的行为情有可原。

我们应当从中反思,当你想结束一段感情时,一个体面、决绝的分手是对双方最大的温柔,不再给你希望,你也就不再会失望。更不会造成后面的悲剧。

03

出走的刘鑫住在闺蜜江歌的出租屋里,后来陈世峰也找到了刘鑫的新住处。

人命惨剧就这样发生了,恼羞成怒的陈世峰持刀行凶,刘鑫躲在屋内,江歌挡在门外,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扎了十刀,残忍杀害。

凶案发生后,江歌母亲一直想找刘鑫,了解女儿遇害时的详情,但是在江歌遇害后的300天里,刘鑫始终没和江歌妈妈见上一面。

期间网民对刘鑫的声讨从未停止,刘鑫也发表过一些有争议的言论,例如威胁江歌妈妈撤回微博上关于她的文章否则就拒绝出庭作证。

还有刘鑫妈妈的那一句“江歌被杀是她命短!她不是为了俺闺女!”

舆论压力越大,刘鑫反而越想逃避,于是换了新发型还发起了自拍。

三年过去,刘鑫变成了刘暖曦,还在骂声中赚了钱

微信不回、电话不接,走投无路的江歌妈妈在网络上曝光了刘鑫全家的个人信息,包括联系方式、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甚至车牌号。

在网络上曝光个人信息的确是一个有争议的做法,但讽刺的是,这么做确实有效。

信息曝光后,刘鑫一家三口每天会收到大量的辱骂短信、电话,回国工作的刘鑫也因此被辞退。后来刘鑫主动提出和江歌妈妈见面。

作为成年人,要承担应该担当的责任,逃避不会解决问题,只会让事情恶化。

04

这是江歌遇害后294天,刘鑫和江歌妈妈第一次见面,就如江歌妈妈所说,如果不是曝光信息影响了刘鑫的生活,她也不会出来面对江歌妈妈。

在镜头下刘鑫低头痛哭,江歌妈妈的痛骂、哀嚎声响彻整个房间。

之后刘鑫承诺,愿意帮助江歌妈妈征集签名以推动陈世峰被判死刑,愿意以后时常去看望江歌妈妈。

事情到此为止,只要刘鑫摆正态度信守承诺的话,舆论的风波本应就此停息。

然而江歌妈妈在日本征集签名时刘鑫并未到场,理由是觉得征集签名的展板上的内容刘鑫认为不属实,会影响到她的名誉。

直到现在为止,两人也没再见过一面,取而代之的是微博上的唇枪舌剑。

悲伤?悔过?早已荡然无存,现在刘鑫的微博上全是对江歌妈妈的抨击。

点赞侮辱救命恩人的微博,雇水军辱骂恩人母亲,还有在清明节对江歌妈妈送去特殊的“问候”。

恩人,变成了仇人。

三年过去,刘鑫变成了刘暖曦,还在骂声中赚了钱

人命惨案变成了带动流量的热点话题,刘鑫因此获得了三十万的粉丝,以及不菲的打赏收入。

三年过去,刘鑫变成了刘暖曦,还在骂声中赚了钱

或许现在最不希望这件事过去的,就是刘鑫本人。

我曾质疑过网络暴力,过度放大道德瑕疵引来的网络暴力可能会给人的心理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所受的惩罚可能远超过所犯下的错误。

但在刘鑫面前,连网络暴力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挑衅,讽刺,嘲笑,她肆无忌惮,因为她知道,谁也不能拿她怎样,她还能因此赚的盆满钵满。

网络上流传的段子说:做人不能太”刘鑫“。

而刘鑫的种种行为也只是多数不敢主动惹事但凡事以自身利益为最优先的普通人的常态:面对小利诱惑时不拒绝,面对人命大事时先自保,担心名誉受损更甚于为救命恩人出庭作证,面对难以报偿的大恩时因逃避而变成了大仇。

如果真的想做到做人不要太“刘鑫”,就意味着不把自身的利益看的那么重,嘴上说说容易,希望当我们面临类似的抉择时,能引以为戒。

05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差不多得了”

“消费死者也该有个限度吧,就这么想红?”

“你就是个已经疯了的泼妇!”

——摘自网络

三年过去,刘鑫变成了刘暖曦,还在骂声中赚了钱

面对时间的消磨、刘鑫的嘲讽、众人的质疑,诉讼道路的漫长艰辛,江歌妈妈并没有放弃。

她要的,只是在道德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为女儿讨还公道而已。

江歌妈妈说:“我没有办法不痛,我宁愿这么痛着,我感觉痛的时候,仿佛能感觉到女儿在想我。”

早已离异的江歌妈妈认为自己现在唯一的依偎便是在为女儿讨回公道的路上寻求和女儿仅剩的羁绊。

想起余华的小说《活着》,书中的主人公富贵有着更悲惨的经历,和对生活苦难更强有力的反抗,从”幸存“,变成了”活着“。

这本书讲述了绝望的不存在;讲述了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我无法劝说以独生子女为唯一支柱的现代中国父母要为自己而活,但我祝愿江歌妈妈在了结这桩恩怨后走出痛失骨肉的阴霾,开始为活着本身而活。

作者:李小刀

图片: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三年过去,刘鑫变成了刘暖曦,还在骂声中赚了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