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民事诉讼受理期限为三年,如果江秋莲不能在2019年11月3日前顺利立案,就有可能错过诉讼的时限。由于“江歌案”是跨国案件,从日本司法部门获得的将在中国法庭上作为证据使用的判决书和卷宗需要在两国进行翻译和公证,仅这一过程就长达九个月。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11月3日,留学生江歌在东京遇害三周年,这天江秋莲在微博上发布题为《永远无法宽恕自己的妈妈说》的长文,并贴出一张法院受理起诉刘暖曦(原名刘鑫)生命纠纷权立案通知书的照片。这是“江歌案”自东京庭审结束近两年后,又一次以诉讼的形式又回到了公众视野之中。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8月,江秋莲在家中做家务

自从2017年东京庭审结束后,江秋莲除了在微博上偶有发声,便逐渐淡出了媒体和公众的视线。2018年10月15日,江秋莲曾在微博上贴出东京庭审的判决书,表示要起诉刘暖曦,随后又陷入沉寂。2019年清明节,刘暖曦对江秋莲发出“血馄饨”之说,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网络上关于“江歌案”、刘暖曦与江秋莲之间恩怨纷争的议论、争执与各种猜测也一直没有停止过,但庭审结束后江秋莲的真实生活状况却无人知晓。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8月,江秋莲在家中接受采访

江秋莲说自从东京庭审结束回国以后,就一刻也没有停止继续为女儿维权的行为,起诉刘暖曦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但也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漫长的准备。

2018年10月15日,江秋莲拿到日本法院的判决书,原本想立即进行诉讼,但随后了解到仅有判决书不足以作为证据,于是又经历了漫长的准备证据阶段。由于“江歌案”是跨国案件,从日本司法部门获得的将在中国法庭上作为证据使用的判决书和卷宗需要在两国进行翻译和公证,仅这一过程就长达九个月。

在这漫长的等待期间江秋莲也承受了来自网络的巨大压力、误解和质疑。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9月,江秋莲(左)仍在为寻找起诉刘暖曦的代理律师在北京奔波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民事诉讼受理期限为三年,这也就意味着,在2019年11月3日前如果不能顺利立案,就有可能错过诉讼的时限。“律师”曾经是江秋莲最为敬仰的职业之一,但从案发后至今,江秋莲没想到寻找律师会成为她面临的一个巨大困难。

三年间,江秋莲接触过不少中、日两国律师,也曾经与其中不同的律师签下过代理合同,但其中一些律师的做法深深伤害了江秋莲,花费了大量时间与金钱却走了弯路,让她有苦难言。最终,江秋莲与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签订代理合同,在诉讼时效到期前顺利立案。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8月,江秋莲在家接听亲戚打来的电话,告诉对方不用来看望自己,也不用担心

江秋莲曾经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但在江歌遇害后,她几乎断绝了和亲戚朋友的来往,2018年初从东京庭审回来后近一年的时间里,除了必须要办的事情,她不下楼,不出房门,完全封闭了自己。江秋莲说自己的生活变了,任何人都不能帮助自己从这种痛苦中恢复。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8月,江秋莲在女儿的房间

房间里摆满了江歌生前的物品和一些喜爱的玩具、书籍。家人曾经劝江秋莲把江歌的物品烧掉,送到“另一个世界”。江秋莲不忍心,她说这就是江歌的家,江歌的房间,自己不能连这些也看不到。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在江秋莲的卧室里也贴满了女儿的照片以及她对女儿的话。江秋莲说以前的生活也是“孤独”的,但那种孤独并不是贬义的,生命中有父亲和女儿两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存在,很享受那种“孤独”的状态,心里一点都不害怕,不空虚。而现在完全不同了,两个懂她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心里空荡荡的。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至今,江秋莲卧室的床头上还贴着女儿的照片和一副网友赠送的字,上面写着“昭雪”。江秋莲说,直到为女儿讨回公道那天才会摘下这副字。对于这个“公道”是什么,江秋莲说是要查清女儿被害的真相。江秋莲认为东京庭审期间陈世锋与刘暖曦的证词都与真相相去甚远,也要让该负责的人受到相应的惩罚。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看着手机里存的江歌以往的照片,江秋莲又流下了眼泪

从2016年案发后,到2017年东京庭审期间,再到如今,一直有人劝江秋莲放下这一切重新开始生活。江秋莲说知道这都是别人对自己的关心和好意,但她反问道“我要放下追查女儿被害的真相吗?要放弃为女儿讨还公道吗?如果一个母亲连自己孩子的血债都置之不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江秋莲说从江歌出生那天起,“江歌母亲”就成为她的第一身份了。重新开始生活并不能抚平“女儿被害”这种痛苦,如今可以稍稍安慰这颗心的,就是让伤害女儿的人受到应得的惩罚。江秋莲说也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不理解自己这种近似偏执的坚持,但是自己的心意不会改变。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自从案发以来,除了案件本身对江秋莲的伤害,她还承受了来自不同方面的各种误解、质疑、抨击、欺骗甚至毫无缘由的侮辱、谩骂。早在2016年案发后,就有人抨击江秋莲,其理由竟然是“把江歌送去日本留学,活该遇害”。

在东京庭审期间,江秋莲听着法医在庭上一遍遍描述陈世锋杀害江歌的细节,她说那种感觉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出任何一个词语可以形容。2017年12月18号,检方当庭向法官求刑二十年,江秋莲说在庭上听到这个结果时一下就懵了,那一天如果不是陪同她的朋友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江秋莲很想从法院的楼上跳下去。当时,在江秋莲身心受到极大打击和折磨的情况下,仍然有一些人在微博上用恶毒的语言侮辱和刺激她,致使她情绪崩溃失控。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三年时间里,网络上的各种攻击、侮辱和谩骂从未间断过。江秋莲说自己原本的生活很简单,圈子很小,朋友不多,但都单纯善良。自己上网也仅限于看看新闻玩玩游戏,与外面的世界少有接触。当初陈世锋杀害了江歌,几乎把自己也杀死了,如同把心摘去了,抽筋断骨,而网络上这些人持续的无端谩骂和侮辱,就像在陈世锋戳的每一个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江秋莲说以前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还有这么黑暗的东西,感到很震惊、诧异,完全不能理解。案发一千多天后,自己受到的伤害不但没有平复,反而在加剧。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面对网络上持续的攻击,最令江秋莲无法忍受的是对江歌的各种侮辱和抹黑。至于如何面对这种攻击,江秋莲就说了一个词:诉讼。从2018年起,上海谭姓男子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持续在网络上攻击江秋莲母女,江秋莲于2019年将谭某告上法庭。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9月,上海,江秋莲在和律师准备诉讼的材料和证据。起诉谭某“侮辱诽谤”罪的诉讼于次日在上海某法院开庭,目前该案件已经完成庭审,等待宣判。江秋莲说对于侮辱江歌的人,自己决不能接受的,要尽全力维护女儿的名誉。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有一些其他事件中的受害家庭向江秋莲寻求帮助或者指点,也让她觉得十分为难。江秋莲觉得自己尚且无法平复痛苦和情绪,更没有能力也没有心力去帮助其他家庭走出困境,但每次遇到这样的请求又于心不忍,感到十分矛盾。曾经有一次,在一位媒体记者的坚持下,江秋莲同章莹颖的父母通了电话,这件事情第二天就上了热搜,并且招来一些人攻击,说江秋莲是为了蹭对方热度。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从案发以后,“捐款”一直就是使江秋莲备受争议的一点,恶意诋毁她的人也借此大做文章,江秋莲始终没有做出正式回应。谈到这个问题,江秋莲说什么样卑劣的人才会用自己女儿的性命去骗取钱财,去获取名利?拿着这样沾满鲜血的钱去享受生活?她说对于那些抨击她借炒作女儿收获名利的人,希望把这个名利给他们,自己只想要女儿回来。江秋莲还表示,如果现在把自己所有关于后续诉讼的费用支出全部公开,等于告诉“对手”自己在做什么。

江秋莲说,等到这一切都结束了,就去回报这个社会,用获得的捐款、温暖与爱,加倍回馈。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8月,江秋莲在整理网友寄来的鲜花

江秋莲说曾有一段时间觉得这个世界是冰冷的,自己不再相信任何人。但能够撑过那个最黑暗的时期,除了依靠“要为女儿讨还公道”的信念以外,还靠着很多热心网民带来的温暖。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9年11月,江秋莲去墓地看望女儿。江秋莲说女儿出生56天时曾经丢失过一次,从那以后的18年里她总是做一个同样的噩梦——“女儿走丢了”,直到女儿考上大学,江秋莲才逐渐摆脱了这个噩梦的困扰,以为女儿长大了,再也不会丢了,但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永远失去了女儿。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案发三年之后,历经一千多天的曲折和磨难,江秋莲起诉刘暖曦终于立案。江秋莲说自己承诺女儿的事情从没有失信过,这次立案只是一个小小的告慰,以后的路还很长,自己会坚持走下去。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与刘鑫外出打工后返回日本东京中野区家中,在家门口遇到了前来纠缠的陈世峰,24岁中国女留学生江歌在被陈世峰捅了数刀后身亡。在江歌遇害时,舍友刘鑫就躲在公寓的白色铁门后,她声称,一开始,自己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但监控视频显示,当天,陈世峰曾找前女友刘鑫复合,被拒。

案发时,刘鑫先江歌一步进门得以幸存,就是在这样狭长、闭塞的走廊里,江歌前面是紧闭的房门,后面是凶残的凶手陈世峰,无处逃离的她只能被一刀刀刺死。

2017年12月20日下午3点,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

2018年10月15日晚,江歌妈妈发文宣布将对其同学刘鑫提起诉讼。

此前报道:

2019年12月11日消息,备受关注的中国赴日留学生“江歌遇害案”将在东京开庭。根据计划,该案将于12月11日至15日每天上午10时审理,20日下午15时宣告判决。目前还不能确认江歌的室友刘鑫是否会出庭。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2017年12月11日,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12月11日上午北京时间6点15分,江歌母亲出现在女儿的生前公寓进行祭拜。江歌母亲称,自己对庭审表示期待。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江歌母亲前往女儿生前公寓祭拜。

12月10日,江歌案开庭前一天,江歌母亲江秋莲在东京台东区立浅草公会堂召开记者见面会。

见面会上,江秋莲身着一袭黑衣,神态疲惫,她对出席的媒体不断表示感谢,称“大家对我的帮助,让我有种不敢死的感觉。”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12月10日,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在东京池袋的浅草公会堂接受媒体采访。本文图均为姚为 图

记者会组织者告诉澎湃新闻,此次受场地所限,只邀请了12家媒体出席。江秋莲表示,举办记者会的原因是,最近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频繁见律师和检察官,加上“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无法一一接待媒体。

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被室友刘鑫前男友陈世峰杀害。江秋莲前任代理律师大江洋平告诉澎湃新闻,陈世峰于2016年11月24日以涉嫌杀人罪被逮捕后,始终保持沉默,次年1月19日才承认杀人事实,至今未承认蓄意携带凶器。该案一个焦点在于,能否证明陈世峰蓄意杀人。

“他说那是江歌的刀。”大江洋平在今年8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12月9日,江秋莲被检察官约见,结束后告诉澎湃新闻,刘鑫可能会出庭作证,届时检察院会安排其走证人特殊通道。本日记者会上,江妈称目前不知道刘鑫是否会出庭作证,“她早就说她会出庭,但她不站到法庭之前,我不会相信。”

大江洋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刘鑫是否出庭对案件审判并不会产生多大影响。

此次开庭前期,江秋莲临时更换律师,具体原因不得而知。12月初,江秋莲接受东方新报采访时解释,想换一个更加强大的律师团来做这个事情,并透露“我的新律师,他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我:这个刀是谁的。”目前,新任律师尚未接受媒体采访。

为了给女儿讨公道,江秋莲于2017年8月14日在国内发起签名活动,请求日本法院判处陈世峰死刑。11月4日,江歌遇害一周年后,江秋莲赴日开展签名活动。12月1日,她向东京地方法院提交450多万份签名。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江秋莲表示,从江歌遇害403天以来,包括此次来到日本后,有非常多的人帮助自己,“但是没有什么团体。”

本次庭审将用时七日,12月11日-15日、12月18日,12月20日宣判。记者会上,江秋莲表示没有想过判决以后的打算,“我到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在这次庭审中判陈世峰死刑。”

“我明天见到陈世峰会是什么样子,要说什么话,我没有办法去预测。”但江秋莲表示,在日本的刑事案件结束后会对陈世峰提起民事诉讼。她说,案发至今没有联络过陈世峰家属,“我是受害者,为什么要去求加害者?”

案件时间线

根据此前的公开资料,澎湃新闻梳理案件时间线如下。

2015年10月,日本某语言学校,刘鑫搬进江歌寝室,两个人初次见面成为室友。

2016年4月,刘鑫入读日本大东文化大学院,与陈世峰成为恋人。

8月25日,刘鑫和陈世峰分手。

9月2日,江歌和刘鑫合租到一起。

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来到江歌公寓找刘鑫复合,刘鑫独自在家。江歌回来后与陈世峰发生口角。

11月2日晚上,陈世峰尾随刘鑫至打工地点,刘鑫下班后请求江歌等她结伴回家。

11月2日22点多,江歌和江秋莲微信通话,23点08分挂断。

11月3日零点22分,江歌在公寓门前被陈世峰杀害。

11月3日17点,中国驻日大使馆打来电话表示江歌遇害。晚上,江秋莲从刘鑫那确认了噩耗。

11月4日凌晨三点,江秋莲发布微博,请求在日留学生督促警方破案。

11月4日晚,江秋莲抵达日本。

11月5日9点33分,江秋莲发微博:我是江歌的妈妈,我现在在东京警察署,昨晚见到江歌遗体,我怀疑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请同胞们帮忙讨回公道。

11月7日,陈世峰被警方以恐吓罪逮捕。

11月9日,刘鑫第一次对江秋莲讲述案发情况,认为是陈世峰杀的。

11月10日,刘鑫向江秋莲表示,陈世峰曾来公寓骚扰。

11月11-12日,江歌追悼会在日本举行。

11月19日,江秋莲带着江歌骨灰回国。

11月24日,日本警方最终以杀人罪对陈世峰发布逮捕令。

12月14日,陈世峰以杀人罪被正式起诉。

2017年8月14日,江秋莲在国内发起签名活动,请求判决凶手死刑。6天内,24万网友在线支持。

11月4日,江秋莲再次前往日本,征集签名要求判陈世峰死刑。

12月11日,江歌案将于东京公开审判。

7个待解之问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澎湃新闻根据公开报道,整理案件的部分争论点如下。

1,案发时是否存在刘鑫人为锁门?

A:刘鑫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回忆,听到江歌第一声尖叫就去推门,推开30公分被一股力推了回来,第二次再推就推不动了。她说,“我没有堵住门,第一时间去开门了,门从外面被反推了回来,再也没推开。”她还表示,“警察来了之后,我是直接开的门。”刘鑫说,直到警察到来,她都没有出门看一眼。

B:江秋莲认为是刘鑫先进屋反锁了门,阻断了江歌的逃生之路。“因为日本的门,不从里面反锁、不用钥匙锁死,从外面是可以打开的。”她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我觉得女儿没有那么高尚,不会为了救刘鑫而牺牲自己。她在微博文章中写道,“(刘鑫)明知有危险自己关上门报警,把江歌关在门外被杀害,是多大心机?”

2,刘鑫是否知道门外的人是陈世峰?

A:刘鑫在面对江秋莲时说,“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是陈世峰在外面杀人,我也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在微博文章中写道,“一开始我真没想到杀人犯是身边的人,都是通过日后一些监控录像的指证慢慢确定下来。我也能感觉出来谁的动机比较大,但没有足够证据。”直到11月9日,刘鑫第一次与江秋莲在微信上讲述案发情况,觉得是陈世峰杀的。

B:江秋莲认为刘鑫说谎,她在微博文章中质疑刘鑫,“陈世峰当晚十一点还在给你打电话吧?你什么也不知道?报警时间和内容戳穿你这些谎言,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你第一时间报警?”律师大江洋平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刘鑫当时对警察的供述中承认,她知道门外袭击江歌的人是陈世峰,也知道杀死江歌的人是陈世峰。

3,案发时刘鑫是否听见门外有声音?

据朝日新闻报道,住在隔壁公寓的一个50多岁的女性,在案发当时听到“有女人一阵尖叫的声音,然后一下安静了,然后又听见悲鸣声,好像有男有女。”

A:刘鑫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在厕所换裤子时听到江歌在外面“啊”了一声,随后就去开门,但门被弹了回来。随后她表示,“当时外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如果真的有声音的话,我就知道是谁了。邻居说听到有人在外面喊得很惨,那都是我喊的,我当时都快喊破嗓子了。”后来她回屋报警,“报警的时候我自己都很混乱,我真的没有余力去听外面的声音,但是我很肯定的是,没有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争吵的声音,没有喊叫的声音。”

B:江秋莲在微博文章中写道,所有在日本居住的人都知道,日本房子隔音很差,刘鑫不会什么都没听见。她在两人见面时问刘鑫,“江歌第一声尖叫你就推门了?”刘鑫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刘鑫在面对江秋莲时表示,“(我)报完警之后,能听到门外有窸窸窣窣很小的声音。”

4,陈世峰的杀人动机?

首先,陈世峰是是冲着刘鑫去的还是江歌去的?

江秋莲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如果陈世峰一开始遇到的是刘鑫江个两个人,或者刘鑫开门露面,那么两个人生还的可能性更大;但刘鑫始终表示,案发时自己没有锁门,导致自己没法出去,她也不知道门外的是陈世峰。

其次,陈世峰是蓄意谋杀还是过失杀人?

按照日本法律,过失致死和蓄意杀人的罪名都是故意杀人罪,但两者的行为评价不同,量刑也有较大差别。如果是故意杀人或者蓄谋杀人,从情节上和量刑上都会从重。

5,陈世峰的凶器从何而来?

律师大江洋平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陈世峰承认杀害了江歌,但否认刀是自己事先准备的,而是江歌带在身上的。“他(陈世峰)否认自己是有计划的。”

大江洋平说,根据刘鑫供词,她表示没有看到刀是陈世峰准备的,还是江歌携带的。

如果刀是江歌携带的,量刑存在两种可能性:

(1)两人争吵时,陈世峰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致人死亡;

(2)在争吵过程中,陈世峰过失杀人致人死亡。

按照《刑法》相关规定,凡在中国领域外犯罪,依照当地法律裁判,回国后仍可能追求刑责,减免其已在国外的服刑即可。

6,陈世峰在案发时的行动轨迹?

根据江歌和刘鑫的聊天记录,11月2日下午,陈世峰已经出现在江歌的出租屋门口,并与江歌发生了争吵,随后还一路尾随二人。江秋莲在微博文章中写道,期间陈世峰还对刘鑫进行了威胁。但当晚刘鑫先上楼进门,她有无发现陈世峰?没能进门的江歌是如何遭遇陈世峰的?此前他身在何处?这些问题要等待案卷公布才能知晓。

7,陈世峰杀人后身在何处?

11月7日,陈世峰被警方以恐吓罪逮捕。从杀人到被捕,陈世峰有四天的时间,这四天里做了什么?和什么人进行了联系?

据红星新闻报道,陈世峰涉案后曾向一位日本老太太交代后事,这位老太太是陈的“日本妈妈”。陈世峰杀人两天后曾找她交代后事,“当时他称自己犯了严重的事情,让帮忙退掉房子,并把父母的联系方式留了下来。”陈世峰没有告诉日本老太太发生了什么,她也没有追问,“万万没想到是杀了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江歌母亲宣布起诉刘鑫!江歌案事件始末 留日女生江歌遇害案情回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