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第六届道德模范曲艺全国巡演作品

评书:大孝惟忠

作者:王封臣

表演:刘兰芳

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1988年,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要在南海进行极限深潜试验,总工程师黄旭华却为此惴惴不安。为什么?这核潜艇是黄旭华带领团队从我国一穷二白的时候,克服了种种困难,完全自主研发出来的。问世18年了,一直停在北方海域,那里水浅,没能进行过极限深度的深潜试验,谁知道沉到海底几百米的地方,潜艇能不能禁受住压力?美国王牌核潜艇“长尾鲨号”,比咱们的好得多,号称能下沉300米。结果进行深潜试验,不到190米就真沉了,什么原因没找到,艇上一百多人全部遇难。咱的核潜艇没一样东西是进口,从技术到零件全部都是made in China,一旦下潜到极限深度,会不会也一去不返?核潜艇研发成员的思想负担都很重。有人甚至偷偷给家人写下了遗书,但只有完成深潜,中国核潜艇才算走完它研制的全过程。大家现在气势消沉,这种氛围对这次试验非常不利。

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黄旭华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家中,开门的是妻子李世英,“呦,客家人回来了?”黄旭华是客家人?不是。三十年来,黄旭华一心扑在中国的核潜艇研发工作上,夜以继日,很少回家,偶尔回趟家,就跟做客似的,所以妻子戏称他是客家人。

“赶紧收拾一下,洗个澡,我正做饭呢,再给你添俩菜。”

“我……哎。”黄旭华知道,自己一心为了事业,整个家这么多年都是妻子一个人打理,给自己生儿育女、操持家务,眼见着皱纹也多了、头发也白了,自己居然都没有带她出去旅游过一次,唉,心中无比的愧疚。

洗漱完毕后,黄旭华来到房间,坐在办公桌前,又开始翻阅工具书,他的生活永远都是工作,由于深潜的任务,已然忙活好几天了,黄旭华早已是身心疲惫,到了家中不由得一松,结果没翻几篇,就觉得脑袋发胀,他趴到桌上,准备休息一下。

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没想到,刚趴下,突然听到房门一响,再抬头,发现走进一人,仔细一看,呀,“娘啊,是你?”进来正是自己三十年没有见面的母亲。

黄旭华赶紧起身冲过去,“娘!您怎么来了?”

老娘阴沉着脸:“怎么?三十年了,你不去看我,还不能让我来看看你吗?你忘了娘,娘忘不了你呀。”

哎呀,这句话就像一把尖刀扎得黄旭华的心直滴血呀。

“娘,我……我没忘了您,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您呐。”

“住口!我把你个不孝之子!挂念着我?那为什么三十年都不来看看我呢?”

“我,我的工作不让我回去呀。”

“你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这些年在信里我一直问你,你就是跟我含糊其辞!”

“我,我就是造船的。”

“造什么船?”

“这……娘,这我不能说……”

“什么工作连娘都不能告诉吗?”

“不,不能,这是最机密的工作,就算至亲,没有允许也不能告诉。”说到这里,黄旭华一把抓住母亲的双手,“不过,娘,您放心,儿子我做的都是正当的事业,是有价值的事业!”

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老娘低头一看儿子的双手,“呀,孩儿啊,你的手指怎么都是茧子啊?”

“啊,没事儿,这都是打算盘打的。”

“打算盘能打出茧子?那得打多少算盘啊?”

“哟,这可数不清了。”黄旭华心说话:娘,你不知道,咱们没有每秒几亿次的大型计算机,所有数据全靠老祖宗留下的算盘计算,这么多年下来,我们整个核潜艇研发队伍打坏的算盘成百上千啊。

这时,老娘又往房间里瞅了瞅,“呦,这墙角里怎么还放着一台破秤啊?”

“哦,娘,您不知道,造船最基本的需求就是:不能沉、不能翻、开得动。所以,我要求,每个设备进艇时,都得过秤,记录在册。施工完成后,拿出来的管道、电缆、边角余料,也要过磅,登记准确。我称之为‘斤斤计较’。”

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哼!你对工作倒认真!斤斤计较?你这么多年不回家,你那些兄弟姐妹对你可不是斤斤计较的事儿了!他们都说:老三变了,这是在大城市荣华富贵了,忘了父母,忘了兄弟了,连父亲死母亲病都不回来看一眼,我们要和他断绝手足之情!”老娘失望地摇摇头,转身就走。

“娘,不是这样的,娘,你别走……”黄旭华扑倒在地,手往拼命伸着,却怎么也抓不住母亲,“娘,娘啊……”

“老黄,老黄……”

“啊?”黄旭华突然听到了妻子的声音,身子一激灵,眼睛睁开了,这才发现自己趴在了办公桌上,刚才是南柯一梦。

李世英看到丈夫满脸泪水,眼圈也红了,“老黄,又梦见娘了?”

“是啊,”黄旭华把眼泪擦了擦,“每次在梦里,娘都在责备我,我对不起她呀……”

“不是有机会了吗?这次南海试验后,咱们就能回家了,就能见到老娘了。”

“唉!”黄旭华摇摇头。

“怎么?有什么变故吗?”

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黄旭华转回身子把妻子的手握住了,“英华呀,这次我回来是有件事儿要跟你商量,刚才看你料理家务,忙个不停,没好意思开口。”

“嗐,老夫老妻的,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

“记得三十年前,苏联不支援我们核潜艇技术,毛主席当时大手一挥,说:核潜艇,一万年也要造出来!就是这句话鼓励了我们克服千难万险研制核潜艇,才走到今天,眼看要深潜试验,只要成功,我们中国就真正拥有了海洋利器核潜艇!可是,大家心中没底,思想负担非常重,怕一去不归。这种氛围对试验非常不利。所以……”

“所以,你想和大家一起下去?”

“嗯。”黄旭华拍了拍妻子的手。

“可你都64岁了,身体受得了吗?”

“身体上应该没问题,我对我们的核潜艇也有信心!就是你……”

李英华温柔一笑,“你去吧,别担心我,你是总师,必须下去,万一试验出现意外,你在现场,大家就有了主心骨!你要为艇上人的生命负责到底啊。”妻子的话说得很平静,但妻子的手在自己手心里却微微颤抖。

黄旭华明白,妻子比他更紧张,她的平静,只是为了不动摇他的决心。

黄旭华放开妻子,从办公桌上拿过来一本《文汇月刊》,“这本杂志,你给娘邮过去。上面有篇对我的解密报道,虽然上面只写了‘黄总设计师’,没写实名,但有你总设计师夫人的名字,我想,咱娘看后,一定会明白他的儿子这些年在做什么。万一……你就带着我的遗像回家!”

@“不!我们要一起回家,我对你们的设计有信心!”

1988年4月,在黄旭华的带领下,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在南海进行极限深潜,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四小时,黄旭华下到水下极限深度,完成了深潜试验,最终是顺利返航。

“我们成功了!我们中国有了自己的核潜艇啦!”顿时,艇上沸腾起来,大家握手、拥抱、痛哭、狂笑。

一直等在岸上的李世英此时终于忍不住了,瘫软在地,喜极而泣,压在她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黄旭华笑了,当即挥毫作诗一首:“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写完把笔一扔,“夫人!咱回家去也!”

隐姓埋名三十年的英雄,今天终于回到了老家,母子相见,黄旭华“扑通”一声就跪倒在老娘身前,“娘,孩儿我回来啦……”

“我的儿啊!”九十五岁的老娘双手捧起了儿子脸,“老啦,我儿也老啦,你可想死娘了……”

“娘啊,我也想你啊,可我……”

“知道,我都知道了。”

旁边的兄弟姐妹赶紧搀扶:“三哥,那本杂志,娘收到后,反反复复看了多少遍,一边看一边流泪,又专门把我们召集起来,郑重地告诉我们一句话,她说:‘三哥的事,大家要理解、要谅解!’”

这句话,让黄旭华立时泪崩,“扑通!”再次跪倒,“娘啊,孩儿我,我不孝哇……”

“不!”老娘坚定地把儿子拽起来,“孩子,不许你说这样的话,你记住,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对!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这正是:

舍弃小家为国家,

隐姓埋名搞研发,

待到蛟龙出深海,

大孝惟忠黄旭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军事 » 评书:大孝惟忠黄旭华(反映黄旭华故事的第一个艺术作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