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阳阳会看我了,他在听我说话!”

冬日的暖阳下,诸暨海亮融爱学园内,上城区检察院任祎俊检察官欣喜地发现了阳阳(化名)的变化。从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到如今能与别人眼神交流,阳阳在妈妈的陪伴下,治疗进行得十分顺利。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2019年5月13日,自闭症男童阳阳牵动了杭城许多人的心——那一天,妈妈小月(化名)带着仅4周岁的儿子阳阳来到杭州,将他遗弃在城站火车站的肯德基店中。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之后,阳阳被送到了杭州市福利院,小月在萧山的朋友家中被警方抓获后取保候审。2018年,小月和前夫离婚,阳阳由妈妈抚养。由于阳阳生活不能自理,小月无法正常上班,加上治疗又欠下许多债务,走投无路的小月便萌生了把孩子遗弃到外地的念头。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案发后,上城区人民检察院负责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检察官第一时间提前介入,将对未成年被害人的司法保护向前延伸。在发现小月情绪不稳,对继续抚养阳阳心理负担较重后,检察机关及时联系心理专家罗睿绮老师为她进行心理干预。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心理专家对母子二人进行心理干预

另一方面,联系省残联的专家孙爱军老师对阳阳开展初步的康复治疗。经过专家评估,阳阳的病情较为严重,没有生活自理能力,无法沟通表达,对于外界几乎没有反应,必须接受长期的系统性康复治疗。如果简单地把小月一诉了之,阳阳怎么办?案件处理如何最大限度化解矛盾,保护未成年人?案件法律定性没有争议,检察官却陷入了沉思。

考虑到母子俩的实际生活困难,上城区人民检察院首先为阳阳申请并发放了司法救助金5000元。同时积极与小月母子户籍所在地的残联、民政部门和法院沟通联系,在检察机关的建议下,当地相关部门已落实具体举措帮扶阳阳母子,法院将加大对阳阳父亲支付抚养费一案的强制执行力度,并将此案列入专项行动。

经过媒体的报道,包括海亮集团在内的不少爱心人士向阳阳母子伸出援手,海亮融爱学园愿意向阳阳提供2年的免费康复治疗。在检察官的多次沟通教育下,小月充分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遗弃罪,为自己的错误感到后悔,同时心理专家的疏导也帮她渐渐解开心结,她表示愿意继续抚养阳阳,弥补自己的过错。

在阳阳入园前,上城区人民检察院会同上城公安、融爱学园对治疗期间小月的责任义务等问题多次协商,要求小月必须全天候留在融爱学园照顾阳阳并完成一些公益劳动,检察机关将持续跟踪关注,根据小月的实际表现作出处理决定。2019年10月30日,检察官把阳阳和小月送到了位于诸暨的融爱学园。

2个多月来,小月认真向学园的老师学习安抚孩子等特殊的教育方法,真诚悔过。在妈妈全身心的陪伴下,阳阳的康复也有了明显的起色,如果病情持续好转,有望在满6周岁后进入老家的特殊教育学校。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相关专家对阳阳进行康复治疗

“上城检察院多年来坚持专人专职办理涉未成年人案件,加强对未成年被害人救助帮扶。”分管副检察长胡青介绍。基于儿童利益最大化的考虑,且小月认罪悔罪态度良好,2020年1月9日,上城区人民检察院对小月作出不起诉决定。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检察官对小月宣告不起诉决定

在阳阳的成长之路上,流浪的太阳终于回来了。“阳阳会看我了,他在听我说话!”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尚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不起诉!去年5月被遗弃在杭州城站的自闭症男童终于和妈妈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