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子开撕笑果文化:你的狂,我懂

连续缺席了2019年《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录制的池子,开撕笑果文化(节目出品方)了。

池子开撕笑果文化:你的狂,我懂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前几年,池子频繁在镜头前露面时,标签就是“暴躁95后”。对于看不惯的,不屑的,没有他不敢说的,在节目里是这样,在微博里也是这样。

场内场外的池子,活得很统一。

这次之所以手撕自己就职的公司,没有别的原因,照旧是因为看不惯:

看不惯公司节目的越来越烂。

池子开撕笑果文化:你的狂,我懂

看不惯公司领导的“一切向钱看”。

池子开撕笑果文化:你的狂,我懂

看不惯内斗,看不惯自己朋友被驯化。

池子开撕笑果文化:你的狂,我懂

我理解池子的“狂”。

很多人年轻时,都有过这样的性格,敢于对一切自己看不惯的事情开炮,管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只为维护,自己内心世界的秩序。

我也曾像池子一样,狂。

2012年,我从某杂志社离职后,短暂在另一个杂志社做过2个月的主编。那时候年轻,浑身是劲,总想着靠自己,靠写手圈的朋友,一起好好做内容,把杂志的销量拉起来。

无奈,我碰到了一个倍儿傻缺的老板。

我之所以,在那里呆了2个月,就是想看看,一个杂志社老板,可以傻缺到什么地步。

他最初的傻缺表现在,对于手下员工的工作软件,一无所知。

我刚入职的时候,公司有两个美编,其中一个要离职,需要再招聘一个。新员工,当然是由老板来面试,有一天,他兴高采烈地拉着一个小女孩给我们介绍,这是他新招来的美编,明天就入职。

即将离职的美编和新美编进行工作交接,老美编随口问了一句:“你用什么软件排版、作图啊?”

新美编回了一句:“Word啊。”

当时的我们,真的没忍住,集体笑崩了。

老板一脸不悦,皱着眉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不就是快慢的区别嘛!”

我们又没忍住,再次笑崩。

难以想象,他们的面试都聊了些什么。

老板第二个傻缺的点是,让我当他的枪手。

有一天,老板把我叫进他办公室,我坐下后,他问我:“有烟吗?”

我递给他一支,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他笑着和我说:“有个好事儿想找你。”

我问:“什么事儿啊?”

他从办公桌上杂乱的书里,翻出来一个本子,递给我看,我翻开第一页,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

我从小就有一个作做作做家梦,作梦都想,有的时候梦里梦到自己开了签售会,人山人海的书迷喊着我的名字,我都会笑醒,但我不舍得睁开眼。

做作都分不清,这个作家梦,真做作。

我笑了一下,把本子合上。

他问我:“怎么样?”

我问:“你写的啊?”

他猛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得意地点了点头。

我说:“和小学生水平,平分秋色啊。”

他又不乐意听了,又板起了脸。

但是,这种不乐意转瞬即逝,他身体前倾,问我:“那你帮我写怎么样?我都想好了,郭敬明不是有本书叫《一梦三四年》嘛,我的书名就叫《一梦三四十年》,比他的更高级,肯定能大卖,如果你帮我写,我给你高稿费!”

我当然不会做谁的枪手,但是出于好奇,我还是问了他一句:“多高?”

他说:“千字三十,写得好的话,千字四十。”

我笑:“你真逗,我平时都不写低于千字二百的,你给我千字三四十,还是枪手文,这种美梦,你是不是做了三四十年啊?”

老板倔强地问:“你千字二百,都能卖出去吗?”

我说:“当然。”

老板傻缺事件三,招了一个叫韩寒的员工。

招这个叫韩寒的员工,他想做什么?

把时间拉回去5年前。

2007年,作家韩寒出了一本叫「独唱团」的杂志书,销量火爆。后因各种无奈的原因,杂志出了一期就停掉了。

5年后,老板面试到一个身份证上也写着韩寒的女孩,歪脑筋一动,决定再出一本杂志,叫《合唱团》,主编署名:韩寒。

老板当众宣布这个决策的时候,我知道,我是时候离开了,虽然往后的情节可能更精彩,此生再难见,但我不想再继续追这个烂剧了。

我的离职申请上,带标点,总共写了10个字:我不想再鹤立鸡群了。

是的,曾经的我,就是这么狂。

往后北漂的七八年,我都是这样,一个公司的人或事,一旦让我感觉到不舒服了,绝对不会将就,立马辞职。我的写作能力,说不上很牛逼,撬动一个自己想要的职位,还是没问题的。

我面试的最后一份工作,老板是个央视离职的主持人,面试过程很愉快,他表现得温文尔雅,工资最后定在了35K+年底分红。

那天是个星期五,双方协商好,周一可入职。他是专门帮人解决情感问题的,周六在某平台有直播互动,他建议我也看一下,了解下他的风格,我周六准时收听了,却听到,他用极其不友善的语言,在挖苦一个失恋却放不下的女孩。

那种油然而生的厌恶感,让我拒绝了这份工作。

现在的我,还是像池子一样,狂。

在酒桌上,有人用那句“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敬酒时,我依然学不会,端起来一饮而尽,我会略带调侃和揶揄地说:“别闹了,你的面子,哪有猪头脸(熟食的一种,很好吃)面子大啊。”

遇到牛逼轰轰的品牌方找我写文案,给10000元我都不伺候,因为我知道,这种人很难缠,想赚他的钱,费时又费力;聊着舒服的品牌方,500元、800元、1000元,也可以。

人这一辈子,就是遵循内心秩序,搭建自我世界的过程。喜欢的,拿进来,不喜欢的,踢出去。

所谓成熟,对应的生活状态,不应该是对一切人和事保持“难得糊涂”,而是“越来越清楚”,你要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被俗人、俗世驯化,等于把你的方向盘交给了别人,等于把你的三观交给了别人,等于默许别人在你的世界里称王。

我不乐意,也不允许。

如果真的那样,我,是谁?

◆作者简介:刘峙,资深编辑,新媒体写作讲师,愿意被文字反复介绍的自由撰稿人。

◆青年唱片:用文字翻唱,生命的不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池子开撕笑果文化:你的狂,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