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一个月反倒欠了OYO的钱 上千酒店业主维权称“被OYO拖垮”

国内最大单品牌酒店。

经营一个月反倒欠了OYO的钱 上千酒店业主维权称“被OYO拖垮”

近日,据新浪科技报道,OYO遭遇众多酒店业主维权。数个维权群聚集了成百上千人,有些业主组团前往当地OYO分公司和OYO总部寻求说法。OYO推进半年之久的2.0模式已岌岌可危。

公开资料显示,OYO是印度经济连锁酒店品牌,成立于2013年。2017年,OYO酒店进入中国市场,2019年8月获得3亿美元战略投资。OYO并不拥有自己的酒店,而是以加盟方式整合已经存在的单体酒店。OYO官网称,目前OYO在中国337个城市已经拥有1万多家酒店、50多万间客房,成为国内最大的单品牌酒店。

维权酒店业主称,为了自身盈利,OYO单方面修改了合作协议,强制降低保底金额,并出台了众多罚款新政、收费项目,导致无法继续合作下去。而另一方面,酒店的流量、收入大多来自于线上OTA和OYO渠道,常客、散客都已被转化为OYO App的会员,商圈内也已出现其他OYO加盟酒店。不与OYO合作的话,酒店也无法继续运营。

经营一个月反倒欠了OYO的钱 上千酒店业主维权称“被OYO拖垮”

​进退维谷

王先生在沈阳有一家400多平米、几十间房间的酒店,早期每年营业额能够达到50-60万元。但近年来,随着行业环境和市场竞争的变化,营业额以每年5-8万元的速度不断下滑。

2019年8月,OYO找到王先生,双方进行了多次接触和协商,希望基于OYO 2019年5月推出的2.0模式展开合作。

2.0模式最核心的内容是保底和控价。除了更深入的基础设施改造之外,OYO还将为合作业主提供收益保障。双方共同设置一个保底的营收目标,如果最终达到了目标,OYO与酒店共同对超过目标的营收部分按照比例进行分成;而如果没有达到目标,OYO则会对差额进行补齐。不过,保底的代价是,OYO要拿走业主的线上经营权和定价权。

多次协商之后,最终OYO和王先生将保底设定为30万元。此外,王先生还写下委托书,将酒店的OTA运营权交给了OYO。但合作之后,定价和保底都先后出现了问题。

OTA真正上线之后,王先生才发现,OYO将酒店在OTA上的价格定得很低,原先80-90元的房间只卖20-30元,甚至在OYO App里加以优惠标价更低。他的酒店有标准房型和普通房型,其中标准房型拥有独立卫生间,但OYO的定价未予区分,导致标准房型经常满员,普通房型无人愿订,总体入住率一直上不去。王先生多次要求OYO方面修改控价逻辑,但都没有结果。

2019年11月,OYO运营人员向业主们发送了一封邮件,要求未能达到保底金额的酒店降低保底水平,并附带一份全新的2.0酒店运营合规准则。“签合同时约定达不到保底会补足,现在却强制降低保底,简直没有契约精神。”王先生对OYO单方面修改保底十分不满。

不过更让业主们不满的是新的运营准则,该准则包含9大方面,任一方面出现不符规定,动辄罚款上千元,最高扣减当月100%的保底金额,且规定OYO有权单方面终止保障收益协议。

全新的2.0酒店运营合规准则,合规评价维度分别包括CID、OTA、差评率、PMS使用、收益泄漏审计、酒店数据、酒店当月总入住率、智能设备、结佣9个方面。以OTA合规准则为例,最高扣除当月5000保底金额(当月累计OTA取消率>=20%时),最低扣除当月1000元保底金额(当月累计OTA差评率为1.5%-2%时)。

一位业主对OTA合规政策表示很不理解,“OTA的运营权和定价权都交给OYO了,为什么数据出了问题,责任全是我们的?”OYO运营新规出现了十分极端的案例。有业主反馈,一个月运营下来不仅没有拿到保底收入,甚至因为罚款和运营不达标,反而还欠了OYO的钱。

此外,OYO方面还开始对此前向业主免费的一些服务开始收费,比如酒店管理系统(PMS)、OTA推广等。

王先生表示,目前自己进退两难。他表示,一方面OYO方面要降低保底、大肆罚款,无法继续合作下去;另一方面,自己酒店的流量、收入已大多来自于线上OTA和OYO渠道,常客、散客都已被转化为OYO App的会员,商圈内也已出现额外3家OYO加盟酒店,不合作的话也无法继续运营。

OYO的控价体系给未加盟的酒店带来了致命影响。业主李女士表示,自己酒店对面的一家酒店就变成了OYO控价模式的牺牲品,由于1公里范围内有7家加盟OYO的酒店,这家酒店在OYO酒店低价和争夺客源的冲击下倒闭。

有过王先生类似经历的酒店业主不在少数。时间财经在携程上找到一家OYO酒店业主,对方便称因为合作中出现一些问题,已经与OYO解约,目前正在等待OYO出账单,支付其近10万元左右的营业款、爬坡费等费用。

经营一个月反倒欠了OYO的钱 上千酒店业主维权称“被OYO拖垮”

各持己见

时间财经与OYO核实王先生等维权业主反映的问题,OYO方面表示,2.0模式合作协议规定,保底金额可在双方平等协商前提下,适应市场环境变化进行调整,“在运营过程中发现,部分合作酒店的保底金额与当地市场行情不符,也有部分不诚信业主会数据作假,以至影响酒店的的长期发展。对于此类酒店,我们将与业主就保底金额进行再次谈判,平等协商、互利互惠。无论合作与否,OYO酒店尊重每位业主的判断与选择,期待与更多酒店业主共识共进、一起成长。”

而对违反运营准则酒店进行罚款,OYO称是为了维护消费者权益,保障双方合作互利共赢,“2.0模式合作协议中对平台和业主双方权利义务均有明确规定,对到店无房等严重影响客户体验的行为,平台有权利根据合同规定对其进行处理。”

从OYO的回复中可以看出,在对OYO目前所实行的保底金额、罚款标准等是否合理的认知上,OYO与维权业主之间存在较大异议。OYO称,在法律和合同的框架下,我们与相关酒店业主协商解决,确保兼顾合约双方的利益和诉求;对于业主的合理要求,我们必须积极地回应。2020年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听到、做到”。

值得注意的是,王先生反映,OYO将酒店在OTA上的价格定得很低,原先80到90元的房间只卖20到30元,甚至在OYO App里加以优惠标价更低的情况。未加盟OYO的酒店因为OYO的低价和争夺客源的冲击倒闭。OYO是否可能存在低价倾销行为(不正当竞争行为)?如此低的价格,OYO又如何盈利?

对此,OYO未向时间财经做出正面回应,而表示OYO酒店的动态定价策略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结合流量波动、周边环境等因素为酒店房源自动定价,从而实现收益最大化。上线2.0模式的加盟酒店的平均入住率稳步提升至80%,整体营收随之爬升,2.0模式有能力帮助单体酒店突破经营瓶颈。

不过,这种说法似乎与维权业主的说法有所矛盾。一家维权业主曾表示,“OYO这样甩卖房间,我早就跟他们说过了,这样20、30元的卖房间,即使天天晚上爆满,你们公司也在赔钱。他们工作人员跟我说,你不用管,到月底给你钱就行了。”

在2019年7月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OYO首席收益官朱磊表示,OYO在中国只有1年多的时间,仍将自己视为创业公司,因此没有盈利的时间表。他当时还为OYO的2.0定下雄心勃勃的年度目标:2019年2.0模式要覆盖1万家酒店,合计50万个房间,平均入住率提升至85%以上。

OYO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OYO已与超过9000家酒店建立2.0模式合作关系,而目前维权的酒店业主人数已近千人。2.0模式导致的酒店业主合作危机,是否会拖慢OYO在中国疯狂扩张的脚步?(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财经 » 经营一个月反倒欠了OYO的钱 上千酒店业主维权称“被OYO拖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