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大师再出江湖,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调什么鱼?

流浪大师再出江湖,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调什么鱼?

网传沈巍照片

2018年上海流浪汉沈巍因其不同于一般流浪汉的做派和气质,被网友敬称为“流浪大师”,流浪而成大师的从古到今少之一少,沈巍一夜爆红。

2019年12月21日流浪大师沈巍现身上海,为某网红宾馆剪彩。沈巍爆红后带来的结果在意料之中,那就是观者如堵和议论纷纷。有人羡慕他追求诗与远方的勇气,有人怜悯他人到晚年活得不够体面,有人谴责他没有责任感……

沈巍的态度也值得玩味。他一再鼓励大众多读书,他去地铁站读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发现白领们不爱读书;关于私人生活,他对媒体说,他没有结过婚,但渴望一个正常家庭。

不管是围观者还是沈巍本人都有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或者发现了也不愿承认的对对方的艳羡与怜悯。围观者艳羡沈巍敢于逍遥游却又怜悯他生活的不体面,沈巍怜悯公众精神的贫瘠、灵魂的苍白,却又渴望世俗家庭的温暖祥和。

其实,不管是沈巍还是作为普罗大众的你我都不需艳羡与怜悯。美国著名作家梭罗说过,他的腿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是他要走的。同样我们每个人如今生活的方式都是我们自己或主动或被动仔细斟酌权衡后的理智选择,我们不必对自己的选择再三怀疑或沾沾自喜,更不必对别人的选择指手画脚或想入非非。

流浪大师再出江湖,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调什么鱼?

网传沈巍照片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对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并不是那么自信,需要与别人的生活方式对照才能获得某种自信或者做某种修正。所以我们爱围观别人的生活,也爱标榜或怀疑自己的生活,这样做却往往让我们得到一个无比尴尬的结果,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孔子虽称圣人,到底还没有成神,还有人的局限性,他对稼樯之事颇有轻视之意,却没有想到农家对他的评价也不是太高,一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就让孔子沉默半晌。

嵇康与山涛本是好友,因为政治立场和个人追求的不同,嵇康断然与山涛绝交,一封《与山巨源绝交书》震惊朝野,嵇康在信中极力表示自己不认同山涛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然而当大祸临头时,嵇康毫不迟疑的又把家人托付给山涛,山涛也未负所托。

当年犬儒派哲学家第欧根尼失去了公民身份和全部财产后,鄙视财富和名誉。他的穿着像个乞丐,住在一个瓮(或是桶)里,像乞丐般靠路人的施舍为生。亚历山大大帝前去拜访第欧根尼。在第欧根尼的瓮前,亚历山大问第欧根尼是否需要他的帮忙,第欧根尼说:"是的,站一边去,你挡了我的阳光。"事后,亚历山大说:"倘若我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意做第欧根尼。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存疑,但里面却有很多耐人寻味的地方,首先第欧根尼失去了身份和财产被迫乞讨,他接受了现实并自得其乐。尊贵的亚历山大为什么要去围观第欧根尼呢?根据这个故事,我以小人之心猜测亚历山大本想去展示自己作为帝王的优越感,被哲学家将了一军后,自好自我解嘲。亚历山大完全不必如此,哲学史上固然镌刻下了第欧根尼的大名,亚历山大在青史上也是熠熠生辉。

贝多芬曾经无比崇拜歌德,他曾深情说"歌德的诗使我幸福",两人愉快地相见,却又怒气冲冲的分手。原因是一次两人散步,遇见皇室成员,贝多芬不加理睬,歌德礼貌回应,贝多芬认为歌德没有骨气。

后人大多赞颂贝多芬,却没有看见贝多芬对歌德的轻视,肤浅而又粗鲁。对权贵白眼相加固然需要勇气,不分身份以礼相待却更需智慧,贝多芬个性十足却缺乏体谅与尊重。

鲁迅曾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便有了路。其实世界上也没有一种生活方式是绝对正确的,去围观别人的生活就显得无聊而又做作。

生活在一百多年前的梭罗还曾说,许多人钓了一辈子的鱼,却不知道他们钓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鱼。2019年年末再出江湖的流浪大师大概就像那在江上钓鱼的姜太公一样,知道自己这次要钓什么鱼的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流浪大师再出江湖,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调什么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