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于辩论赛的奇葩说,离理性的距离有多远?

对于辩论,我一贯的理解是:这是一种追求胜利的语言游戏。

既然是求胜的游戏,就具备天然的对抗性,虽然被冠以思辨的光环,但参与者优先服从的,往往不是真正的理性客观,而是所处的立场(辩题正/反方)以及规则和输赢。为了赢,黑的也要说成白的,为了赢,你不认同的观念也需要在短时间内强行扭转,在队内形成统一意见。

当然,这并不妨碍其成为一种极具价值的活动,特别是大学生所处的思维稚嫩尚需锤炼的阶段,高压(时间紧)高信息强度的环境能极大地提升个人素养。以我个人为例,在参加办了的期间我看了很多关于逻辑的书籍,也了解了大量言语、讨论引导技巧和信息搜集整理的技术方法。关键是,学完就能用于实践检验,及时试错,迅速调整。可以说,其准备和比赛的过程,远比结果更有意义。

辩论赛是完全的“务虚”活动,大家为了赢得辩论赛,围绕一个辩题,集中一段时间(往往是一周,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全部扑在上面,十有八九讨论到半夜):寻找素材,梳理逻辑,整理话术,思考策略,最后上场比赛,赛后总结准备下一场,整个准备的过程十分“纯粹”,是一件有趣且充实的事。你会为了辩题抓头挠额,讨论到跟队友互喷,整个过程神经紧绷还要照顾队友想法,也可能为了结果的好与坏,高兴雀跃或者背地跟队友骂评委儍X。在辩论赛里,你能以最短的时间,体味到在高压状态下,在一个团体中(多人合作)做成/办砸一件事的几乎所有情绪。

我上大学时参加过较多的学生活动,考虑参与的单位时间,辩论是价值密度最高的。辩论对我这种上大学前偏内向性格的人来说,是一剂“猛药”。借助参加辩论赛,我大大克服了自己怯场的毛病,逐渐能够在各种公众场合流畅自如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养成了较好的信息处理能力,思维逻辑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变得善于提问和总结,也善于引导他人思路,这些能力的培养让身为商科专业学生的我,在其他学生活动中也表现良好,也对我现在的职场生活助益颇多。

脱胎于辩论赛的奇葩说,离理性的距离有多远?

辩论赛实质今日仍是大学生的重要活动之一

同时,辩论让我收获了宝贵的团队合作经验和一些可爱的人,江湖上都流传着这样的传说:辩论队成员的感情往往都是极好的。是的,此言不虚~


理想状态下,辩论是辩理,以清晰的思路呈现自己的观点,攻击对方的逻辑漏洞或设计陷阱让对方暴露漏洞,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以各种手段将对手打败,获得胜利。

理想状态下,辩论能强化参与者对信息的甄别、搜集、整理和总结能力,锻炼其在群体或公众场合中表达的胆量。

但实际情况下,辩论赛(特别是学生辩论赛)往往会演变成各说各话,流于形式,大家只是将事先准备好的讲稿和问题应对话术抛给对方,但对于对方的观点和逻辑,很难做到真正针锋相对的回击。我们期待中看到的像国际辩论赛事、新闻政论、法庭综述般的辩论场合,已经是经过层层筛选相对精英层面的结果,大多数的普通人,想的和做的终归存在较大差距。

之前我觉得辩论场上的骂街、煽情、给对方扣人身侮辱帽子(层次不够、道德不高)等种种乱像,只是因为大学生大家还不成熟,经过筛选后就好了。毕竟早年间的一些国际辩论赛,就较好地兼顾了强思辨性和观赏性,可见那些问题并不是无解的或者不能淡化处理。

因为辩论的缘故,我一开始很期待奇葩说。但看过就发现奇葩说并没有解决上述问题的动力,它最多只是粉饰那些问题,说白了就是让那些诉诸情感和情绪的话不那么难听,甚至难不难听也不重要,只要经验丰富的老辩手凭借对语言和文字的把玩“金句频出”,这服务的其实是节目的流畅性、娱乐性和观赏性。

脱胎于辩论赛的奇葩说,离理性的距离有多远?

至于思辨性和理性?不好意思那是什么?

深入枯燥的逻辑阐述并不讨喜,俏皮化、情绪化和情感化更容易带来大家的共鸣。这有问题吗?这些没有问题,语言文字游戏嘛,看着放松就好,能激发人们对辩题的讨论和思考更好,或者将辩手论点和论据切割开来,将那些论据作为你了解某一领域的引子,再去翻看更深度和权威的解读,岂不美哉?(这其实也是理想化的,又有多少人能完全不受他人观点的影响?)

但是你也真的代入到辩题本身和辩手的观点上,然后还立场鲜明的捧一方踩一方,就很成问题。而事实是,我已经见过很多人,将奇葩说里的话题论点,连辩手带素材地引用,(句式:奇葩说里XXX说XXXXX)用于严肃交流。其尴尬程度,堪比在百家讲坛上一脸正经吹捧民科。

真正的知识和智慧的观点,绝对不会是用辩论这种二元讨论方式得出的。辩论是通往理性的引路灯,是过程而远非结果。

打过辩论的人,言辞上都多少会变得锐利一点,能有自己的观点,并且清晰明确善抓重点,“言必有中”,这是一件好事。只是有些人开始滔滔不绝地“怼”,有些人则学会了适时“闭嘴”。“言必有中”的上一句,是“夫人不言”。电影《一代宗师》里有句台词我很喜欢,"出口有时会伤人,两夫妻,要无声胜有声。"其实要无声胜有声的,又何止夫妻间呢?

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职场上,“辩论”的形式都不会是最佳的解决方案,当你真的就实际问题与你的亲人朋友或同事产生对抗性辩论,此时你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可能已经不是“辩题”本身,而是对方因此产生的情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想赢,一种人想赢得争论——他们从来都不是同一种人。

我很感谢辩论为我打开了通往理性的大门,但这种方式和经历,我选择尘封。我推荐大学生可以积极参与,绝对利大于弊,但作为一个已经工作了的人,对于辩论的利弊应该审慎看待,这根据不同阶段的策略调整。

对于奇葩说,我谈不上喜欢和不喜欢,我只是单纯地不再去看。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不可能不被那些观点和情感所影响,而当我已经了解到我还有那么多的书、课程或者更具深度的语言类节目可看的时候,奇葩说作为辩论的变种形式,在曾经深入参与获得益处且了解其弊端的前提下,在时间精力有限的前提下,自然不会是我优先的选择。

而把奇葩说作为娱乐节目?我何不去做娱乐性更强更纯粹的活动?看游戏直播或者直接打两把游戏。看个娱乐活动我还得被包着理性立场外衣的情绪化情感化言语左右思考,何必呢?

无论是抱着严肃思考的目的去参与娱乐,还是带着娱乐的心态去做严肃思考,我只觉得不仅扰乱了思考,也浪费了娱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教育 » 脱胎于辩论赛的奇葩说,离理性的距离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