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现任中国现代文学馆长李敬泽给《皮囊》一书中序言:

如果皮囊朽坏,我们还剩下什么?

好吧,你告诉我,还有灵魂。

……《皮囊》是认心,认人的书。

再一次重温蔡崇达《皮囊》,泪腺还是会受刺激,我所看到的,其实都是我们身边平常发生的,可却总能激起内心某些情绪,波涛汹涌。

这位80后的蔡崇达,毕业于泉州师范学院,后辗转北京,先后在《中国新文化周刊》、《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等杂志任主编。2009年12月出版《皮囊》。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皮囊

《皮囊》一书更多是自传,有15个篇章组成。前9个篇章主要写作者身边父亲、母亲、朋友、儿时玩伴等小人物的故事,后5个篇章主要以作者视角看待周围事物的一些感想随笔。其实,后半部分我并不是太喜欢。

我一直觉得蔡崇达在前9章的叙述自己身边的人,身边人的命与运,观人如观己,这是一段自省与认识自我的一个过程,皮囊只是一具肉体,生命本就应该轻盈。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倔强的母亲,终究认命的父亲,我这一辈子,有家可回。

《皮囊》篇章里《母亲房子》、《残疾》、《我的神明朋友》都是围绕蔡崇达父亲母亲角色写出来。

普通渔民家的母亲在失去丈夫依靠后,坚强地撑起了一个家。去市场捡菜叶吃、一个瘦小女人独自经营加油站,抚养一儿一女长大,照顾偏瘫的丈夫。因为自尊,她拒绝丈夫好友的怜悯,甚至破口大骂。

直到母亲坚持要建好这房子那一刻,我才明白,前两次建房子,为的不是她或者我的脸面,而是父亲脸面-她想让父亲发起的这个家看上去是那么健全和完整。

因为自尊,也因为家,更因为对丈夫的爱,她被所有人不理解,被说爱面子,她不顾欠债与辛苦,却依然倔强要求把房子盖起来。

去外地经商父亲因为生意不如意,便回家干活。没过几年,从一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渐渐中风到最后偏瘫的老男人。本来是家庭顶梁柱,却瞬间成为家庭负担。这样的父亲,从一开始坚持以阿Q似的思想安慰自己,到最后自己都认命为“大粒仔“。

在这一过程,蔡崇达从年少不更事到一步步成为家庭主宰人,这是一个自我成长过程。

那一晚,深藏于母亲和我心里的共同秘密被揭开了——在家里最困难视乎,想一死了之的念头一直像幽灵般缠绕着我们,但我们彼此都没说出过那个字。

他也愤怒过、脆弱过、自弃过,可是最终他还是明白。母亲与父亲的在的地方,是一辈子可以回的家。

”我独自庆幸地想,我的母亲以及正在修建的那座房子,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有家可回。“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父母在,人生尚可远途

有人说,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

父母在,人生尚可远途;父母不在,人生直面死神。在人生旅途中,切莫过得匆忙,而忘乎在家思念缠身的父母。家,永远是停靠的港湾。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生命有时坚硬如磐石,有时却脆弱如蝉翼。一切轻薄地似乎,从来未来过。

《皮囊》篇章里《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张美丽》讲述是关于生病、人生、死亡的故事。

《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以父亲为主人公,中风住进医院,作者以细微的视觉观察病房里的每一个生病的人,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小男孩去世。

因为和父亲同一时推进手术室,到后来只有父亲从手术台出来。那个小男孩在去世前一晚上,男孩父亲含着泪,竭尽能力帮孩子过了一个圣诞节,放着烟花,看着眼前可爱的孩子生命渐渐陨落,自己却无可奈何。生命却如此脆弱,薄如蝉翼。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重症病房外的烟花

《张美丽》是讲述作者家乡小村上被所有初中生、高中生幻想的“女神”-张美丽。她性感,美丽,大方甚至超脱小村封建思想,和外省男人“私奔”,没过几年的”私奔“,她便在村里开了”红灯“闪亮的店,后来又开酒店,最后一跃成为女企业家。

张美丽一直是小村里的负面典型,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狐狸精“,出卖肉体,是淫荡的代表。在这样的臭骂、讨伐,家人嫌弃不认她情境之下,张美丽的人生却是越开越美丽,打拼事业,不断做公益捐资赠物,可始终未换来小村以及父母的原谅与理解,到最后自杀于祠堂前证明自己清白。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张美丽

生命有时坚硬如磐石,可最终抵不了宿命的轮回。张美丽的人生,虽然是新时代潮流代表,却也为此依旧困在旧封建思想里。

生命,一切轻薄地,似乎从未来过。

于是,想到了余华《活着》的福贵,面对童年可爱的儿子、贤妻良母的家珍、善解人意的女儿、以及歪脖子的女婿、幼小孙子死亡时候,福贵内心是害怕和恐惧的。生命为活着的本身而活着。

我们的人生亦是如此,皮囊已经不重要,为活着本身而活着,善待生命。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性格决定命,思想决定运。人的命运由自己主宰。

《皮囊》篇章里《阿小与阿小》、《天才文展》、《厚朴》是讲述小时候玩伴、大学室友的人生故事。

《阿小与阿小》是小时候的玩伴,书中第一个阿小出生于贫困渔民家庭,是作者隔壁邻居的小儿子,不善于言谈,总是自卑躲在角落。

另一个阿小父母长期经商在外,因为要移居香港,暂时借住在小村里的姑妈家。这两人都是作者儿时玩伴。

穷阿小是贫困、自卑的代表,后来因为模仿香港阿小各种潮流行为,满足虚荣心而荒度了自己青春。最终落魄在渔民村里,成为渔民,过着小农人的日子。

香港富阿小,因为有钱,因为没人管教,因为崇拜哥哥,因为对香港向往,为了满足虚荣心,学会抽烟,学会各种潮流。本以为到香港可以做富豪子弟,没想到父母的生意失败,他不得不承担家庭,最后成为苦干的工人。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天才文展

《天才文展》也是作者笔下的邻居,从小就有远大规划理想,从小练就领导能力,甚至到初中时候为了考到专科,而对自己严苛要求,追求分数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一分。

太过于主宰自己命运的人,天才文展虽然表现出与那个年龄段孩子异常的天赋,可是终究还是毁在了过于自信之中。对命运太过于算计的人,终究被命运算计。

到后来,因为兔唇,因为工作不好被从被鄙视的哥哥瞧不起,过着自卑的人生。

有些人确实一门心思突破一切想抵达所谓的新世界,但转头一看,却发觉,他们只知道用老的规则来衡量自己;才发觉,其他门他们彻头彻尾得活在就体系里。-《厚朴》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皮囊

《厚朴》是作者笔下的大学室友-名字厚朴。因为对青春与梦想的执着,组建乐队,引起校园轰动,成为校园”名人“。没有特别的音乐细胞,没有特别的能力,却沉沦在别人的崇拜中。

往往复复虚幻了四年,总认为自己一直在追求梦想,却不知梦想也要有物质基础。到最后,女友抛弃,在学校无人问津,被开除,直到毕业不堪现实压力,自杀身亡。

这样的厚朴,是祭奠青春与梦想之人。

自卑虚荣的穷阿小、缺乏爱的香港阿小,过于自信的天才文展、为青春祭奠的厚朴,因为各自不同性格,导致他们的命完全不同。因为思想,所追求东西不同,导致生命时运也不同。

命运从来都是自己主宰,自己困在自己思想牢笼里,终究被命运主宰。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皮囊》一书,是认心的书。

读着读着,和作者一起经历成长。

我那矮小又爱美的母亲富有主见,看似一家之主的强壮父亲却百般依赖母亲,有着父亲般善良敦厚的弟弟做事却犹豫不决,还有在田地里打滚了一辈子,具有浓厚的重男轻女思想的爷爷。他们的一生,仿佛在我眼前慢慢铺展开来,他们影响着我,我也影响着他们。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

自我成长

观人如观己,认识你自己就必须认识你的他人。

在生活中遭遇过的人,认识他们,由此才能知道自己是谁。

这就是苏珊桑塔斯说的人的世界。只有在人的世界里,人才能找到活得意义。

我是闲时逸文,一位90后在职妈妈,闲时写文,读诗,烘焙、育儿,学习至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文化 » 皮囊|那些过往的人,过往的事,在人的世界里寻找人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