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

“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这是贾雨村进京求取功名前滞留在葫芦庙时所写的一幅诗联,因为好事者脂砚斋给予了一句批语:“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表明联中之“玉”指的是黛玉,“钗”指的是宝钗,又因贾雨村表字时飞,因此被某些读者附会为宝钗最终将嫁雨村。

只能说,如果联中真有此意,那么贾雨村就是个预言家。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世间和“玉”和“钗”二人存在,居然就可预言未来将有个“钗”等待着嫁他。

那么,作者曹先生想表达什么?脂批是否有误导?

读书之道,当紧扣文本,我们先来看贾雨村的诗联是什么意思。

求善价、待时飞,是贾雨村人生初期的抱负。

毫无疑问,贾雨村是有才华的,而且他对自己的才华有着强烈的自信,他亲口对甄士隐说:“非晚生酒后狂言,若论时尚之学,晚生也或可去充数沽名。”事实证明他所言非虚,并非盲目自信,果然一考即中举,顺利步入官场。

《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

像众多自负才华的热血青年一样,雨村也有着靠才华实现抱负的梦想。因此,当他口占此联之时,正巧被甄士隐听到,甄士隐发出感叹:“雨村兄真抱负不浅也!”

所以,这句诗联,是雨村抱负的写照。

雨村有着什么样的抱负?他把自己比作了“玉”和“钗”。为什么要把自己比作“玉”和“钗”?玉是达官贵人的装饰品,钗是贵妇的装饰品,俗话说男戴玉女戴金,玉和钗分别是贵族男人和贵妇身份的象征。

“玉在匮内求善价”,贾雨村自喻美玉,有着高贵的品质,寻求识货之人高价购买,便可以跃居贵族阶层。

“钗于奁内待时飞”,贾雨村又自喻金钗,等待机遇的降临,自信只要有机会,就能应时而飞,展翅翱翔。

此时的雨村,还很天真,以为这是个看才华的世界,只要有才华,就能求得善价、待得时飞。

《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

正是因为这种天真的想法,才让他第一次官途受挫。

在写联人雨村的意识里,“玉”和“钗”与黛玉和宝钗一点关系都没有。

让他们有关系的,是作者曹雪芹,未出黛玉和宝钗,就先借用雨村的诗,对黛玉和宝钗的个性和命运进行了定位。

作者为什么要把二女主的个性的命运的概括写进雨村的诗?因为开篇就写明了,“虽我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故曰贾雨村云云”。

贾雨村言,即为作者的假语村言,贾雨村即为作者的代言人,作者的很多话,通过贾雨村说出来。

所以,脂批并没有误导,TA只是提醒读者注意这两句诗,因为这是黛玉和宝钗两个女主的总写。

那么,这两句诗分别写了黛玉和宝钗什么样的个性和命运呢?

玉在匮中求善价——黛玉的一生,倍受求而不得之苦。

“求善价”,正是黛玉的个性特点。黛玉是需要富养的,作者赋予她高贵的出身、孱弱的病体,注定了她的一生必须被富养。

和贾雨村一样,黛玉自负才华,并且天真地以为,凭她的才华,必能求得善价——被富养。

进入贾府,她确实求得了善价:贾母给予的待遇,高出了三春;宝玉待她更与别人不同。

但是,这远远不够,黛玉要求的善价,是全方位的,而且是排它的,这便注定了她饱受求而不得之苦。

与宝玉的相处,虽然亲密无间,但“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苦;

《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

得到贾母的独宠,但这份独宠不会体现在每个人的言行中,因此一支宫花的顺序也能让黛玉出言怼老仆,苦;

元春省亲,本想“大展奇才”,结果元春不给机会,苦;

自以为才貌无人能及,不想“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在作诗上宝钗也经常压她一头,苦;

与宝玉共读西厢,生出私情,想爱却不能爱,苦;

父母早丧,外祖母的宠爱日渐消失,终身大事无人作主,未来命运如飘絮般难以捉摸,苦。

佛教指出,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及五取蕴。其中生老病死四苦属于生理上的,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则是精神上的苦。

黛玉在生理上倍受老(怕老,悲叹红颜易逝)、病之苦,同时,精神上又深受求不得苦的折磨。

《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

因此,“玉在匮中求善价”即为黛玉一生的写照,重点在一个“求”字,一生都在求,求而不得,因此苦不堪言。

钗于奁内待时飞——待时而飞,是宝钗的人生态度。

相比于黛玉的“求”,宝钗的主要特点是“待”,古通“时、持”,即“随分从时”。

宝钗的“待”,主要体现在:无论遇到什么环境,都能安然接纳,保持内心的淡定和从容。

宝钗进京,即为“待选”,突出一个“待”字。对于待选之事,属于奉旨而为,“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既然是奉旨而为,非主观意愿,那就顺其自然,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安然接受。因无期望,所以安然。

《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

母子三人进京,原计划是依傍舅舅王子腾而居,谁知“已将入都时,却又闻得母舅王子腾升了九省统制,奉旨出都查边”,母亲和哥哥商议暂住姨父家,宝钗便接受安排,进入了贾府。

进入贾府后,因“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引得黛玉“悒郁不忿”,“宝钗却浑然不觉”。因其无意,所以不觉。

但是,宝钗的“随分从时”,又不同于消极接受的随遇而安,而是在接受命运安排的同时,不断充实自己,让自己的能力得以提升,以便从容应对生活的变故。

父亲早逝,宝钗“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面对人生变故,也正是这次变故,让她懂得了提升能力的重要性——世事多变,这是不可控的客观因素,我们能做的只有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所谓“时”,即为变故,这种变故有好有坏。

坏的变故,好比父亲的突然逝去,好比她在《柳絮词》中所形容的“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 ”。父亲的突然逝去,她应时而飞,由娇娇女变身为薛家事业的掌门人;东风来袭,她依然可以应时而飞,“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好的变故,比如奉元春旨意入住大观园,便能因品行和才华成为群芳之冠,受众人拥戴;在受王夫人之命协助管理大观园时,便能对探春的改革及时提出行之有效的改进办法。

这些能力,都不是天赋,也不是突然拥有,而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中,所付出的努力。

待时而飞,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宝钗的“待”,即为时刻准备着,既包括心理上的准备,又包括能力上的准备。

《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

因此,相比黛玉的“求不得苦”,宝钗的“待时而飞”,让她活得安然且从容,不惧怕人生之无常。

这就是作者曹雪芹的一笔三写,一方面通过这两句诗联,体现贾雨村值得称颂的抱负,指出他并非一开始就是奸恶之人;同时又通过总写的方式,对黛玉和宝钗二女主的个性和命运,提前做了预告。

带着这样的认知走进正文,才不负曹先生的“假语村言”之苦心,从而更客观地理解每一个人物。

相关阅读:

《红楼梦》| 薛宝钗是功利之人吗?一首柳絮词,读懂她的青云志

《红楼梦》| 读《五美吟》,重新认识黛玉,这才是才女该有的样子

《红楼梦》| 一首海棠诗,写出了他们不同的思想境界,钗黛正相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红楼梦》| 黛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难道贾雨村是预言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