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日本拿我当动物或物品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日本拿我当动物或物品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日本拿我当动物或物品

文/邱宇

当地时间1月8日下午,黎巴嫩首都贝鲁特,66岁的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又一次站在媒体聚光灯下。不过,这次戈恩受关注,不再是因为自己是充满传奇色彩的汽车大亨,而是因为一重新身份——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逃犯”。

一周前,他刚刚从日本政府严密的监控中脱身,乘坐私人飞机逃往黎巴嫩。在这场持续了两个半小时的记者会上,戈恩首次向公众谈及在日本被捕后的情况。已有一年多未公开露面的戈恩头发花白,但表情和语调依然保持一贯的强势风格,讲话时手势幅度很大,几乎没有停下来过。

戈恩在发布会上否认一切有罪控告,称自己被捕是一场阴谋,他控诉在日本被拘留期间,自己的人权遭到了践踏,不过,对于外界期待的“涉案日本高官名单”和“逃亡细节”,戈恩只字未提。

戈恩曾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集团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掌门人,也是汽车行业乃至整个商业界的风云人物,他拥有巴西、黎巴嫩和法国三重国籍,先后在巴西、美国、法国及日本大刀阔斧拯救过四家公司,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创造了令日产汽车起死回生的奇迹。

2018年11月,戈恩因涉嫌瞒报巨额个人收入等经济问题在日本被捕,2019年先后缴纳15亿日元(约合9500万人民币)保证金后获保释,但被告之不得离开日本。2019年12月29日晚,戈恩躲过日本检方、海关的层层监控,成功逃离。

据日本调查人员此前介绍,戈恩很可能藏在用来装音响设备的黑箱子里,箱子底部留有方便呼吸的透气孔。当日,在日本关西机场,有几个高度超过1米的大箱子因尺寸过大、无法进入X射线安检仪,没有经过开箱检查就直接运上了私人飞机。《华尔街日报》获得了戈恩逃离日本所藏身的箱子照片,称土耳其警方正在调查箱子上的指纹。

1月3日,土耳其私营航空运营商MNG喷气机公司承认,戈恩逃离日本时非法使用了自己公司的飞机。一名雇员伪造记录,戈恩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任何与航班有关的文件上,为此,土耳其警方已逮捕包括4名飞行员在内的多人。还有消息称,前美国特种部队成员参与了策划,但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日本拿我当动物或物品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

“他们不把我当人”

“他们不把我当人,他们把我当成动物或者物品。”戈恩在记者会上控诉日本的狱中生活,称自己的人权遭到了践踏,这也是他逃亡的主要原因。

他说,自己被单独关在一间没有窗户的、狭小的牢房里,每天要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受到8小时质问,只有30分钟的放风时间,服用的药品也受到严格限制。他无法与家人讲话,甚至长达6天跟任何人都没有交流。检察官威胁他趁早坦白,否则会危及他的家人。

这是戈恩在重获自由后又一次批判日本的司法制度。2019年12月31日,戈恩发布了逃亡后的首份声明,称“日本的司法体系总是进行有罪推定,存在严重歧视,剥夺基本人权。”而在2018年被日本检方逮捕之前,戈恩几乎从未公开表达过类似不满。

据《纽约时报》此前报道,戈恩被关在东京拘留中心一个很小的房间里,只能与外交人员和他的日本律师接触。他可以要毯子和书籍,但这些需求都要经官员审查,也有可能遭拒。比如,戈恩曾经想要信纸,但被拒绝了。

日本互联网企业家堀江贵文曾因财务问题被拘留,他与戈恩被关押的地方正是同一个拘留中心。根据堀江贵文2010年的描述,里面的生活很枯燥,他睡在一间50平方英尺(4.6平方米)带厕所的房间里,冬天每周可以洗两次澡,夏天洗三次,牙膏和洗发水每周提供一次。早饭是味增汤和大麦米饭,午饭是“不太美味”的盒饭。每周,都会有医生探视被拘留者。

日产汽车前代表董事凯利2018年11月与戈恩一同被捕。据凯利的律师北村洋一介绍,被拘留者可以在榻榻米上放一张床垫,但没有枕头。由于凯里患有慢性病,所以他可以拥有一个枕头。

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若戈恩仍留在日本,其被控4项罪名让他面临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且被定罪几率接近100%。

在日本的司法体系中,检察官影响很大。据日本媒体报道,检方有权决定嫌疑人能否与律师见面,以及是否让律师参与检方审问嫌疑人的过程。否认罪名的嫌疑人通常会被长期拘留,并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受到严厉讯问,这被批评者称为“人质司法”。检方经过调查后,如果决定起诉,99%的被告会被法院定罪。

不过,有日本法学界人士认为,嫌疑人被检方起诉后定罪率高,是因为日本检察官在决定起诉前就非常谨慎,基本都经过缜密的调查和推理,有十足把握后才会决定起诉。

关于戈恩批评日本司法制度一事,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近日表示,各国的司法制度都有不同,这是因为各国都是依据自身国情制定法律的,并不能单纯地进行比较。

日本政府一名高级官员此前说,拘留中心给每位嫌疑人都提供一间有空调的屋子。戈恩没有受到不公正对待,检察官也遵循了日本法律。日本法务省一位发言人解释说,东京拘留中心与日本所有监狱的官员们都在尽力尊重嫌疑人和罪犯的人权。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日本拿我当动物或物品

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

日本日产与法国雷诺之争?

对于日本相关方面提出的有罪控告,戈恩全盘否认。他在此前接受美国福克斯商业新闻网采访时称,由于他计划合并日产与日产的最大股东雷诺,所以被有些人视为一定要除掉的目标。除了日产高层,一些日本官员也参与了这场“阴谋”,对此他握有证据。

但是在发布会上,戈恩闭口不提日本官员的名字,理由是为了“避免给黎巴嫩带来麻烦”。但他说,法国希望雷诺提高在日产股权,这让日本不高兴。“日产不想让法国人来指手画脚,要把我赶走。”

彭博社称,时任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和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可能在戈恩的名单上,因为这两人都应该是日产和雷诺合并案的核心人物。

有分析认为,在戈恩案的背后,是日本想要从跨国联盟中拿回企业主导权之争,也是日本日产与法国雷诺之争。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而雷诺背后的最大股东则是法国政府。雷诺还一直施压要求扩大股权,从而将日产收入囊中。这是日方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日产得姓“日”,不能姓“法”。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已经开始担忧戈恩的言论。日本前防卫大臣、自民党重要成员小野寺五典表示,日本政府应该考虑到戈恩对日本声誉造成的影响。他说,那些言论会被全世界所知,日本国家形象也会大为受损,我们应该担心的不只是他的逃亡,还要考虑他言论的影响。

此外,发布会上,戈恩公开点名谴责日产高层,其中之一是日产公司时任CEO西川广人。他认为西川广人应该承担日产业绩下滑的主要责任,而并非自己。2018年戈恩被捕当日,西川广人曾召开紧急记者会,列举了其虚报收入、挪用资金等“罪状”,并积极配合检察院调查。

对于戈恩的出逃,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月7日表示,“日本政府将和包括黎巴嫩在内的相关国家外交部门保持沟通。戈恩是非法离开日本抵达黎巴嫩的,日方正在寻求调查事实在内的必要合作。”

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对戈恩发出“红色通缉令”。英国《卫报》分析认为,黎巴嫩与日本之间没有引渡条约,戈恩重返黎巴嫩,意味着商业事务有可能被上升为国际政治事务,这对于决心起诉他的日本检察官来说是个让人头疼的难题。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日本拿我当动物或物品

东京市民关注戈恩记者会直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戈恩“逃亡”后首开记者会:日本拿我当动物或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