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文/Eric

时隔两年的《脱口秀大会》又来了。

7月21日上线的《脱口秀大会》已经播出两期,从口碑上看其以豆瓣7.1的评分略高于第一季的6.9分,从节目形式上看与第一季有很大改变,而通过这些改变我们观察到其背后的主导者笑果文化正在做出一系列战略调整。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首先被众多网友调侃“换下来”的张绍刚缺席,人气高涨的李诞、池子继续保留,但角色均有改变:李诞和新增的于谦、吴昕两位“话最少的语言工作者”组成领笑团队负责点评,池子则没有“开口”,而是变身演员管理员负责带队众多脱口秀演员进行专业脱口秀竞技。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同时第二季不再采取第一季里由两个队长带领队伍进行battle、最后由观众选出冠军的模式,而是让脱口秀演员们会提前根据预演互投,前7名才有资格上台表演,接受领笑团的点评,最终选出冠军。

另外第二季与第一季相比还减少了明星的加入,从第一季大量明星助阵转变到本季每期仅邀请一位明星飞行嘉宾加入。

可以看到,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不仅在弱化明星对节目的光环作用,甚至在试图减弱标签人物李诞、池子的对节目的影响力,转而培养更多的新人,期望打造又一个类似李诞、池子的脱口秀明星演员。

正如李诞在节目里坦言道,“脱口秀存在感太低了,很多人关注我。所以我现在希望把对我的这种关注全部转移到脱口秀上面来,转移到我认为很不错的这些脱口秀演员身上来”。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1

为何笑果文化需要下一个李诞、池子?

为何笑果文化需要下一个爆款版“李诞、池子”呢?这其实可以从三个角度来分析。

首先站在李诞、池子角度来看,毋容置疑笑果文化里真正火起来的脱口秀演员就是他们俩。池子被许多人看做是中国脱口秀的未来,高喊“人间不值得”的李诞更是拥有689万微博粉丝,被媒体塑造成新一代人的精神偶像,两人的反哺作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等节目的火热。

但可以看到的是,目前李诞、池子正在朝着自己多元化的商业领域进军。池子在今年1月已经宣布退出下半年开播的《吐槽大会》第四季,而其参加的新节目《超级企鹅联盟Super3:星斗场》也在7月2日首播;李诞火了之后活跃在各大热门综艺上,比如《奇葩说》、《向往的生活》等等,据悉其目前已经参加了四十多档综艺节目。与池子相比,李诞是笑果文化联合创始人,拥有百分五的股份,同时还是作家,显然他不会仅仅满足于脱口秀演员的身份。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因此当李诞、池子逐渐远离笑果文化脱口秀的大本营时,需要涌现出一批新的明星演员来扛起笑果文化品牌大旗。

另外站在笑果文化旗下节目的角度来看,新的爆款艺人出现意外着口碑的提升。

笑果文化的王牌节目《吐槽大会》开播三季以来口碑每况愈下,有观众甚至称“这个节目就是李诞的朋友圈,圈子越来越大,敢说的话就越来越少”、“说来说去还是那一套,没感觉了”。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事实上,脱口秀本身是个快餐文化,观众的口味在满足了新鲜感后很快就会感到腻,而且脱口秀是种严重依赖“人”本身的表演形式,它不同于相声可以通过“复制”的方式来满足市场需求,有的脱口秀段子只有本人讲出来才有感觉,别人说就显得很僵硬,因此笑果文化需要更多的“李诞、池子”来满足市场的各种口味。

而站在笑果文化自身来看,艺人无疑是其价值最高的资产。当越来越多的李诞、池子出现时,对于其自身来说意味着未来更丰富的商业模式和更稳健的竞争筹码。

目前笑果文化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广告,其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1.82亿元,利润为1707万元,其中大部分就是《吐槽大会》带来的冠名、植入广告所得。因此它正在尝试通过线下剧场或者与其他品牌合作的方式来扩大营收来源,而这就需要它拥有更多爆款艺人来保证各项业务的顺利开展。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另外在国内脱口秀氛围持续升温后,多家娱乐脱口秀公司都在加快脚步,如北脱传媒、鲜榨喜剧、粤知一二等等。虽然他们影响力暂时未能与笑果文化比肩,但却是赛道里潜在的竞争者,特别是在国内脱口秀刚起步的情况下,笑果文化抢先打造出多款明星脱口秀演员就能在赛场上增强竞争力,继续坐稳行业龙头的地位

2

笑果文化将如何打造下一个明星脱口秀演员?

既然笑果文化企图打造下一个李诞、池子,那么它将如何开发这条造星之路呢?

目前来看,线上增加曝光舞台、线下孵化素人演员将是它未来“造星”的两大法宝。

线上拓宽表演形式,增加演员曝光机会

首先我们不妨先来复盘笑果旗下李诞、池子之外的、拥有相当人气的脱口秀演员“变红之路”,比如王建国、思文、Rock等艺人。

2017年,第一季《吐槽大会》捧红了李诞、池子,但随后笑果文化并没有急于再度复制辉煌,然而去打造了另一款“星素结合”的《脱口秀大会》。

至于在为何在节目大火时“刹车”开辟新版块,笑果文化CEO 贺晓曦用两档节目的关系给出答案, “《吐槽大会》把各种精彩瞬间集合呈现给观众,《脱口秀大会》才是真正的脱口秀表演,在这一过程中你会记住最打动你的表演者”,显然《脱口秀大会》的推出就是冲着捧新人而去的。

于是本身在《今晚80后脱口秀》、《吐槽大会》里就略有名气的王建国、思文、Rock在“星素结合”赛制的《脱口秀大会》上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才能,成为名气仅次于李诞、池子的笑果脱口秀演员,此后笑果推出的情景剧+脱口秀节目《冒犯家族》又将另一批素人推向观众。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显然,笑果文化从《吐槽大会》开始就有意识地培养新人,每一次新节目的推出都为新人提供了更多展示的舞台,这次改版的《脱口秀大会》就是将上一季力捧的脱口秀演员再次集中推到荧幕前面。

那么当王建国、思文等脱口秀演员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名气后,笑果接下来将如何去挖掘那些还没有成名的素人呢?

这或许可以从笑果今年下半年即将推出的新节目中找到踪迹。在今年4月1日的“笑果文化2019尝鲜发布会”上,其一口气发布了12款内容产品,包括喜剧脱口秀专场《笑场》、音乐脱口秀《声在宏途》、升级版竞技真人秀《故事王》、情景喜剧《约会规则》、短视频综艺《你今天崩溃了吗》等等。

这些新推出的节目都将为笑果文化提供更多的人才储备。以《故事王》为例,升级后节目将拓宽选手选拔方向,开通网上报名渠道,这就意味着笑果未来能筛选出更多优秀的选手,另外《你今天崩溃了吗》也能让笑果在短视频火热的当下挖掘到更多脱口秀网红。

线下挖掘新人,输送人才

事实上与线上孵化新人相比,笑果文化的人才输送源头主要集中在线下。

上一届的《脱口秀大会》冠军庞博如今人气满满,赢得了一大批粉丝的青睐。事实上他在成为脱口秀演员前只是一名坐在上海漕河泾写字楼里敲代码的程序员,其身份的转变源于笑果旗下的噗嗤学院。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目前笑果文化的脱口秀生态包括线上综艺和线上演出培训,线下板块由笑果文化全资子公司笑友文化负责,其已经形成由噗哧学院和噗哧俱乐部为核心的演出与培训一体化的商业模式。

具体来看,噗哧学院是针对初级表演者和爱好者开设的专业训练营,它的模式是在很多城市和校园举办比赛,然后从里面挑选出选手集中到上海做培训营。

而噗嗤俱乐部则是以演出为主,包含脱口秀专场演出、开放麦和校园公益演出。专场和开放麦都要收取门票,不同是前者针对成熟的演员,后者针对没有经验的素人,庞博便是从开放麦里走出来的,而校园演出是针对所有演员且不收门票。

这套“挑人模式”被证明是有效果的。据相关数据显示,仅2016-2017年就有200多名脱口秀演员登上了笑果的舞台,平均一年600场演出,两年覆盖北上广深等城市白领近20万人,而通过噗哧学院和噗嗤俱乐部笑果文化签下了100多个演员和编剧,其中部分选手最终也继续赢得了许多曝光机会。比如MOMO、晓靖和昌叔就是噗哧里选拔出来的学员,虽然在《脱口秀大会》只是坐着当观众,但他们随后在《冒犯家族》登台亮相,获得了一大票粉丝。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随着噗嗤的模式不断深入,笑果文化还将选人触角蔓延至更深、更广的领域。比如对于那些拥有脱口秀才华但不一定适合现场演出的人选,笑果为他们安排了更多的选择性。

笑友文化CEO同时也是脱口秀演员的史炎称,“未来笑友文化将在线下建立多个出口,从业者可以做线下艺人、制作人、编剧,也可以做星探、培训师,甚至是研究员”,据悉目前笑果文化内部已经成立了研究部门,显然这将为许多选手提供了多种“出路”。

其实从笑果文化目前的“选人模式”来看,其与日本的吉本兴业株式会社有相似的痕迹。

吉本兴业是日本一家艺人经纪和电视节目制作公司,目前旗下拥有700余名艺人、30余家剧院、 Live House以及多媒体剧场。

虽说它是一家综合性经纪公司,却因为在搞笑艺人的经营方面尤其出色而被称为“搞笑综合社”,其核心驱动力就是线下的喜剧演员培训学校。

据悉,每年约有1000名学员进入吉本兴业的喜剧培训学校,其中表现出色的学院会在小型剧院表演,然后按成绩评判其是否能登上更大的剧院,而当他们成长为顶级喜剧人才之后便有机会出演多个电视节目。显然这与噗哧学院、俱乐部的人才选拔机制有诸多相似之处。

3

为什么国内明星脱口秀演员诞生之路艰难险阻?

红的原因有千万种,笑果文化能否孵化出下一个李诞、池子仍很难说。能确定的是虽然目前国内脱口秀氛围在持续升温,但在生产明星爆款演员上仍然很难,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这一点上可以把中国跟美国进行比较,两国脱口秀产业对于人才培养最大的区别在于“土壤”和体制。

事实上,虽然现在《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但是国内专职脱口秀演员其实很少。李诞曾称, “我们全国脱口秀演员加起来勉强100人,美国有十几万”,史炎也调侃 “我们这个行业不敢办峰会,万一包辆大巴出了什么事,中国喜剧就要倒退30年”

这个人才匮乏窘境在于国内脱口秀的土壤并没有肥沃。比如目前国内成规模的脱口秀俱乐部不到10家,而在纽约就有100多家,美国一些大城市每晚就有数千场脱口秀演出。

另外在收入方面,美国与脱口秀相关的各衍生品年产值更是可达数千亿元,而国内脱口秀俱乐部的票价通常为几十元,甚至两三块钱,这就造成国内脱口秀演员一场演出费可能仅有两三百元,有的演员甚至还要倒贴钱,巨大的生活压力迫使很多脱口秀爱好者处于兼职状态,许多专职演员月收入也不过三四千元,这种贫瘠的脱口秀土壤无法保证人才的稳定培育。

另外,国内脱口秀向上发展通道的狭窄也造成许多人才难以被发掘。

以美国为例,在美国当一名脱口秀演员有一个非常完整的上升通道和生态体系,他们表演培训的职能主要由专业学校完成,然后他们可以选择做线下艺人、外围写手,然后做电视台的编剧、到最后可以做自己的节目。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

而此前中国脱口秀只有类似开放麦的活动,新人上台说完就完了,没有一个可以激励他继续往前行的动力,噗嗤现在所做的算是在打造一个脱口秀演员上行的同道,但仍有待进一步深化。

当然,前面所提到的困境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国内脱口秀现在仍然处于萌芽阶段,其在进入千禧年后才进入中国,真正进入大众的视野也才这几年,而脱口秀在美国已经有一百年历史,电视播出的脱口秀也超过半个世纪了。未来相信随着脱口秀在国内进一步普及与深化,将产生更多优秀的“李诞、池子”。

(麻辣娱投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娱乐 » 新一季《脱口秀大会》人员大调整,还能诞生新的“李诞池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