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安倍入住同一酒店 多名特种兵参与:戈恩逃亡细节大揭秘

“当初计划如何出逃时,戈恩对能够成功逃出日本一点信心都没有。他甚至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

与安倍入住同一酒店 多名特种兵参与:戈恩逃亡细节大揭秘

资料图:卡洛斯·戈恩与妻子。图据《华尔街日报》

然而,卡洛斯·戈恩这位全球汽车产业界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东京地方法院指定居住地的房子里溜了出来。然后,他乘坐新干线到了550公里之外的大阪,躲进了一个量身定制的黑箱子,并开始了他的逃亡之路。知情人告诉《华尔街日报》记者:“为了等到这一天,戈恩花了几个月时间以及数百万美元。”

担心失败 最初并不相信计划能成功

时间退回到2019年12月29日那个星期日的晚上。当晚,一些参与策划大逃亡计划的成员甚至担心计划不可能开展。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现实版“越狱”的戈恩大逃亡拉开了序幕。

据知情人透露,为了能成功出逃,戈恩雇佣国外民间安保专家组成了一个营救小组。让人错愕的是,这样一个惊天逃亡计划竟然没有进行过一次演练。比如,如何躲避机场的安检、如何才能让戈恩藏身的黑箱子不被发现等。

据报道,整个出逃行动只持续了23个小时。据悉,为了寻找那些安保比较脆弱的机场,曾有多个调查小组及情报传递小组事先到日本国内进行踩点。而事实上,营救小组成员只去过大阪机场两次,其中一次还是逃跑的那天早上。

此外,还有一项后备逃跑方案是:黎明时分,在基本上没有人的伊斯坦布尔机场跑道上,戈恩直接转乘其他航班。

漏洞太大 安检人员未进行开箱检查

据日本当局的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12月29日晚,有两个人在蒙蒙细雨中把一个轮式箱子推进了关西国际机场的私人飞机休息室。这个箱子是平常开演唱会时用来装音响设备的。他们推着这个箱子从一个名叫“玉响”的VIP休息室入口进入,穿过了走廊,经过了米黄色的月牙形沙发,然后抵达了安检处。

与安倍入住同一酒店 多名特种兵参与:戈恩逃亡细节大揭秘

装有戈恩的黑箱子就是从这里被运进关西国际机场。图据《华尔街日报》

据知情人透露,由于这个黑色的箱子体积太大,超过了X光检查机的容纳范围,日方安检人员在没有进行人工开箱检查的情况下就放了行。就这样,藏在箱子里面的戈恩顺利地通过了机场安检。

后来,藏有戈恩的黑箱子被送到了停在关西国际机场的一架庞巴迪“环球快车”的尾部货仓里。据了解,“环球快车”是有史以来机舱最为奢华、工艺臻于完美的商务飞机,里面有13个乘客座位。根据飞行记录显示,等到藏有戈恩的黑箱子进入货仓后,这架飞机很快就起飞了。

明修栈道 背地里雇专业队伍策划逃跑

如果没有成功逃亡,作为法国雷诺和日本日产公司前CEO的卡洛斯·戈恩本应在今年受到日本法律的审判。此前,日本检察机构以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和非法挪用资金等罪名对戈恩提起了法律诉讼。

戈恩否认了所有的指控。在缴纳了15亿日元的巨额保释金之后,他开始了在日本的监视居住生活,与任何人的接触都受到限制。为了应对这场备受瞩目的官司,戈恩也花巨资聘请了一个国际律师团队来为自己辩护。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戈恩在最后关头却选择了信任另外一支队伍。这支队伍由十多名前特种部队成员组成,其中1人还有在战斗地区成功营救人质的实战经验。显然,在戈恩看来,这支队伍比他的国际律师团队更“保险”。

虽然戈恩一直声称出逃行动完全是他亲手策划的,但实际上有许多专业成员加入了进来。这些人应该是去年4月戈恩第二次被保释时就介入,在并没有充分准备时间的情况下开始制定逃亡计划。当然,戈恩出逃的目的地一定是那种会把他当成“流放的英雄”来对待的国家,他的家乡黎巴嫩成了最好的选择。

据了解,在戈恩跟日本司法当局周旋的同时,与他亲近的人分别开始接触退伍军人、曾经的特工等专业营救人员商量对策。到2019年7月底,一支由10-15名专业人员构成的营救小分队正式成立。

单线联系 营救人员大多跟黎巴嫩有关

据知情人士透露,计划的总负责人与每个营救成员之间都是单线联系,营救成员彼此之间并不认识,更不可能知道对方的具体任务。

另据日本和土耳其当局调查发现,营救队伍中有一个核心成员叫迈克尔·泰勒。根据身份信息比对,迈克尔·泰勒曾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成员,因协助美国国务院、联邦调查局成功营救人质而在业内被广为所知。

59岁的迈克尔·泰勒有一头花白的头发,笑起来脸上会有深深的酒窝。他会说阿拉伯语,跟黎巴嫩有很深的渊源。上世纪80年代,他作为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成员被派往黎巴嫩执行任务,在那里遇到了他的妻子。

2009年,泰勒曾与《纽约时报》签约,参与营救被塔利班组织绑架的该报记者戴维·罗德。后来,他因为一宗与美国国防部有关的贪污案而入狱。当时他承认了2项对他的指控。

另外,据一位对调查情况很了解的知情者透露,营救队伍里还有一名叫做乔治·安特华纳·扎伊特的人。他是一名出生在黎巴嫩的美国人,跟泰勒在一起参加行动的时间超过了10年,可以算得上是泰勒的老搭档。

根据扎伊特在黎巴嫩的亲友透露,跟戈恩一样,扎伊特也是黎巴嫩的基督教社区成员。上世纪70年代,他在黎巴嫩内战中受伤,后来作为支援美军的民间安保力量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活动过很长时间。

根据土耳其当局的调查显示,泰勒和扎伊特同时现身戈恩逃离日本时的那架庞巴迪“环球快车”。

与安倍入住同一酒店 多名特种兵参与:戈恩逃亡细节大揭秘

资料图:庞巴迪“环球快车”

海外据点 营救人员曾多次到迪拜密谋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戈恩营救小组在海外有多个据点,迪拜就是其中之一。《华尔街日报》得到的独家纪录显示,在营救行动付诸实施之前的6个月里,泰勒曾8次去往迪拜。扎伊特曾在行动前3个月里去过迪拜4次。

根据日本政府对国内机场和港口的调查发现,戈恩的营救小分队至少到访过日本20次,并得出“日本至少有10个机场和港口存在成功脱逃可能性”的结论。而之所以会考虑港口,是因为小分队还制定了海上逃亡计划,打算用游艇把戈恩秘密偷渡出去。

为了实现营救小分队之间的沟通以及与戈恩之间的联系,他们还专门聘请了情报专家,以此回避日本政府对戈恩的网络使用限制。据了解,戈恩被禁止使用智能手机,他身上只有一部无法联网的普通手机。

在情报专家的帮助下,他们建立了一个秘密的内部网络,仅限于确定行动时间和具体场所时使用,把彼此之间的联系维持在了最小的限度和范围。

多次踩点 关西国际机场成为了理想选择

据调查发现,有营救成员于去年秋天第一次去关西国际机场实地踩点。虽然关西国际机场是一个吞吐量很大的机场,但是私人飞机的候机大厅却基本上没有什么人,安检力量薄弱,成为了他们理想的机场。

《华尔街日报》记者根据关西国际机场的宣传册发现,这个候机大厅实际上是该机场第二航站楼国内线的一个附属区域,面积不大,只有300平米左右,设有会议室、休息室、卫生间及安检关口等。

营救人员在关西国际机场还发现了另外一个有利条件。该机场休息室的X光检查机只能通过小型手提箱,像戈恩藏身的那种装音响设备的大黑箱子根本无法通过。另外,营救人员还打听到,只要是从私人飞机候机大厅出国的人,安检人员基本上都不会手动检查他们随身携带的行李。所以,营救人员最终选择从关西国际机场出逃。

据戈恩身边的人透露,即便是这样,戈恩手里还有几个预备方案,可供他在从大阪出逃计划开始之前中止行动。

铤而走险 平安夜租下私人飞机

根据戈恩的日本律师透露,戈恩的妻子原本打算在新年休假期间到日本跟他团聚,但法院没有批准这个申请。圣诞节前日,戈恩通过视频电话与妻子进行了1个小时的通话。

据《华尔街日报》确认到的航班预约文件以及相关知情者透露,就在同一天,自称是“罗斯·艾伦博士”的人向土耳其MNG航空公司预定了2趟长途私人喷气式飞机的包机服务,一共支付了35万美元。其中1趟是从迪拜飞往大阪,另1趟是从大阪飞往伊斯坦布尔。据知情人透露,合同金额就包括了从大阪往伊斯坦布尔的货物运输费用。

MNG公司称对此事完全不知情,并以帮助戈恩偷渡为由将一名员工交给了土耳其警方。土耳其检察当局逮捕了这名员工以及4名飞行员。不过,4名飞行员的律师没有对此事进行回应。

有分析认为,圣诞节当天进行的开庭前手续办理,促使戈恩下定决心铤而走险。戈恩一直主张,自己受到了日本司法的不公正对待。另外,日本刑事判决的有罪率超过了99%,戈恩认为日本的法律非常不合理。

根据飞行记录显示,2天后,泰勒和扎伊特在动身前往日本之前,又去了一趟迪拜。2019年12月28日晚,他们两人乘坐MNG航空公司的包机从迪拜飞向了大阪。这架庞巴迪“环球快车”上就装有两个用来装演唱会音响设备的黑色大箱子。

胆子够大 在安倍下榻的同一酒店碰头

据日本调查人员透露,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9日下午2点半左右,戈恩一个人从被监视居住的房子里出来。监控录像显示,他外出时戴着帽子和口罩。随后,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去附近的凯悦酒店。

戈恩之所以能够在当天出门到处走,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一个人对他进行监视。戈恩律师团队当初要求不要有警察、安保人员或者检察机关的人在他住宅附近出没,作为交换条件,戈恩方面每个月都会义务向有关部门提交一次监控视频。

去年1月,戈恩发布声明称愿意接受“一切条件”寻求保释,包括佩戴电子脚环。由于日本没有使用这样的设备,法院驳回了该申请,但在收取保释金之后就让他获得了保释。

与安倍入住同一酒店 多名特种兵参与:戈恩逃亡细节大揭秘

2019年4月,戈恩第二次被保释。图据《华尔街日报》

虽然日本官方没有派人监视戈恩,但日产汽车公司聘请了民间安保公司来监视他。出事当天,这家民间安保公司没有人对戈恩进行了监视。日产汽车公司没有对监控戈恩一事发表评论。

调查人员透露,事发当晚,戈恩在凯悦酒店的大厅里跟两名外国男性见了面。当天休假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下榻了这家酒店。就在他们会面后不久,安倍晋三一行就入住了该酒店。

坐新干线 戈恩一路从东京跑到大阪

据报道,戈恩一行选择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虽然车厢嘈杂,但是他被允许在日本国内移动,所以基本上没有法律风险。

戈恩到达大阪已是当天下午7点半左右,太阳已经落山了。根据调查,出站后戈恩乘车去了距机场约10分钟车程的白色高楼酒店。调查人员确认了他进入该酒店的时间,但没有发现他离开的时间。

根据关西国际机场搬运货物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晚有一辆黑色面包车停靠私人飞机候机厅。有2个人从里面出来迎接面包车上下来的客人,随后一起离开。

根据了解飞行记录的人透露,直到当天晚上11点10分,戈恩、泰勒、扎伊特乘坐的这架“环球快车”一直在公海上向北飞行。土耳其方面的调查人员透露,这架“环球快车”的乘客名单上并没有出现泰勒和扎伊特的名字。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飞机大约飞到俄罗斯上空的时候,戈恩从黑箱子里面出来,然后坐到了一个不易被乘务员注意的座位上。

根据飞行记录显示,这架“环球快车”于当地时间早上5点12分到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据知情人透露,选择土耳其的理由之一是,如果从日本直飞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话,会引起日本有关方面的警觉和怀疑。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罗天编译报道

编辑 李彬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国际 » 与安倍入住同一酒店 多名特种兵参与:戈恩逃亡细节大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