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为爷爷奶奶晚参军两年 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

岁月如梭,时光茬苒,转眼我们这些昔日血气方刚的青年已人花甲之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格外思念流逝的岁月,每当夜深人静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一幕幕当年的生活工作埸景,从而驱使我拿起笨拙的笔书写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知青为爷爷奶奶晚参军两年 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

我于一九六八年在上海初中毕业,俗称“老三届”。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于六九年四月作为上海知青投亲到我祖父母居住地浙江省鄞县高桥公社金星大队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现已更名为宁波市鄞州区高桥镇梁祝村。

那时的农村农民真的是艰苦啊。当年农村正劳力为10级,我被评为3级,我清楚的记得插队第一年每天出工,早出晚归,风雨无阻,到了年终分红扣除粮食和农副产品费用后我分得了36元。令人恶心的是水稻田里的蚂蟥,叮在脚上瞬时使人毛骨悚然。夏日的灼阳,冬天的风雪,稚嫩的双肩,孤独的心灵,手捧这36元,令人百感交集,使我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在最艰苦的时刻,我不能忘记我们是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伟大号召而来,我们是肩负使命的年青一代,不能退缩,维有坚持。我深感苦难有时真是一种财富,在农村插队落户虽然短短几年受益匪浅。

知青为爷爷奶奶晚参军两年 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

干农活挑一二百斤的担子是常事,我那娇嫩的肩膀根本没有抗压力,2年间我的双肩先后在挑担时负伤,引起后背两侧酸痛,因各种原因没有得到及时治疗而留下了病根。直至今日稍受点冷我的后背两侧就酸痛难受,只能请妻子擦擦红花油缓解痛感,这个伤痛已经陪伴我五十年了。

那个年代军人的威望很高,我特别崇拜解放军,做梦都在想当兵。七0年年底当地征兵我踊跃报名参军,当祖父母得知我体检政审合格有可能人伍时 深切地向我表达了挽留我不要离开他们的意愿。望着年迈的爷爷奶奶,我陷人深深的沉思,经一番思想斗争后,我放弃了参军的机会。我的举动似乎深深打动了老人的心,在往后的日子里我隐隐哟哟地感觉到在祖父母内心深处有对我的愧疚感。·

一九七一年中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3”事件,那年国家没有征兵。

知青为爷爷奶奶晚参军两年 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

瞬时间到一九七二年年底了,有一天午饭后祖父对我说,”听说国家要征兵了,如果有机会你还是去参军吧,我们老了总不能一直陪在我们身边把你给耽误了,快去报名吧”。祖父语重深长的一席话在我平静的心里似油锅里溅人了水沸腾起来,(我人伍后第三年祖父病故了,第四年探亲回家爸妈才告诉我。)大约一个月后我到生产大队民兵连长处报名参军,按征兵程序我顺利通过了预审,体检和政审。体检后约半个月的一个下午,天色昏暗,呼啸的西北风裹夹着密集的雪籽扑面而来,特别阴冷,大约下午3-4点接兵部队的首长只身一人一路打听来到我家走访。首长高大魁梧,四方脸,双目炯炯有神,操一口略带有苏南口音的普通话,身披一件内衬白色羊皮毛的草绿色军大衣,酷似智取威山里的楊子荣。我激动得不知所措,首长没有人座,站着和我们祖孙三人聊了二十来分钟,临走时说“不错,在家等通知吧”。日后我得知他是接兵部队的付营长,名叫杨直富,江苏南京人, 33岁,实职是空军地对空导弹独立团直属指挥连连长。一星期后我收到了大队民兵连长托我同村邻居稍来的“人伍通知书”。当年拿到“人伍通知书”的喜悦心情不可名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知青为爷爷奶奶晚参军两年 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

我高兴地接过“人伍通知书”,瞬间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定下神来仔细一看真的把我的名字钟金康错写成钟正康,我心急如焚三步并做二步直奔大队民兵连长家, 农村的石板路高低坎坷,崎岖不平,半途还狠狠的摔了一跤,直到人伍离家那天我的右膝盖处还包着纱布。民兵连长得知后不以为然,因为他们早已发现这个差错了,那个年代交通和通讯极为不便,公社武装部长与接兵部队首长经一番沟通后已经达成了默契,而我怀揣一份带有瑕疵的“人伍通知书”踏上征程。#我的故事#@头条图片@自拍selfie

知青为爷爷奶奶晚参军两年 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

作者近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三农 » 知青为爷爷奶奶晚参军两年 没能见上爷爷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