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争论“先安检,后看病”:很温暖,严惩伤医者或更有效

“先安检,后看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率先开展。多位医疗界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达了看法。

医护争论“先安检,后看病”:很温暖,严惩伤医者或更有效

有医护人员称,听到这一消息,感觉很温暖。医院安检,可能是大势所趋。

也有医护人员表示,不赞同上述做法。医院安检,相当于说“病人和医生是对峙的”。伤医事件是个例,是刑事案件,而非医患矛盾,不应让医患对立,堵不如疏。应对伤医事件真正有效的是对行凶者的严惩。

同事曾受伤,她说:医生解决不了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成为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家开展安检工作的医院,试运行首日查出管制刀具。

该院中医科黎医生告诉澎湃新闻,她在该医院工作了15年。2018年初,她所在的科室发生过一起患者伤医事件。一名患者家属用锤子砸伤医生。这件事给她造成的心理阴影很大。

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公众号1月8日发布消息称,该院除了率先开展“先安检,后看病”的医院安检工作,还公开作出承诺:“医院如有伤医,一定是从我们协警队员身上踏过去!”门急诊一旦发生紧急事件,安保处置人员三分钟内到达事发现场,三分钟内制服嫌疑人,三分钟内带离现场;病房,六分钟内到。

医护争论“先安检,后看病”:很温暖,严惩伤医者或更有效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卫健委发出通知,要求市属医院开展安检工作,并列入考核,创建“平安医院”。

当听到上述举措,黎医生称,“感觉很温暖”。

她认为,医院开展安检是对一线临床工作人员的关爱,可以保障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

黎医生同时表示,为了避免伤医事件,除了安检外,还需要医生加强与患者的语言交流。比如,患者对于医院最不理解的往往是住院费用高、看病贵和看病难等问题,但是对于临床医务人员来说,他们并不能解决这些问题。

反对者:增加了不信任感

山东一位医护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她并不赞同医院“先安检,后看病”。

“看似是一道安检门,其实是给医患双方竖起了一道心门,双方相互都不信任。”她说。

福建宁德一位医生也向澎湃新闻表示,在她看来,“先安检,后看病”的做法是在告诉老百姓“病人和医生是对峙的”。

山西省中医院宣传部部长赵恵峰表示,“‘先安检,后看病’有点儿紧张过头了。”

赵恵峰认为,伤医事件属于个例,医院本身属于一个公共场所,如果采取安检,是不是所有的公共场所都要进行安检呢?

一位广西的医护工作人员说,从规范管理上来看,医院设置安检有可能是大势所趋。南宁市二院先行一步,也算是探索,为后来者积攒经验。

但她同时认为,目前医院多数是开放式的,一两个安检口很难做到全覆盖,而且多一道入院程序,不排除再次加深“看病难”的难度。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肝脏移植科医生饶伟认为,医院安检确实对潜在扰乱者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但此举也有可能加重医患双方的对立程度,甚至进一步激化矛盾。

南宁第二人民医院骨科主治医生杜医生表示,医生们听到“先安检,后看病”的消息可能还蛮淡定的,但是患者或者是患者家属可能会有排斥心理。

建议:严惩伤医者或更有效,堵不如疏

“先安检,后看病”有利有弊,那么,有更好的做法吗?

前述来自福建宁德的医生称,她认为,应对伤医事件真正有效的措施是对行凶者的严惩。

“大家都知道对医生行凶毕竟是少数,却要对就医的大众进行盘查,定有人心不服,但对有严重过错的凶手处罚,不仅合理合法,又警诫大众,而且耗费人力也少。”她说。

前述来自广西的医护工作人员表示,伤医事件并非是医患矛盾,而是刑事案件,属于法律解决的范畴,非安检所能解决。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法规司司长赵宁谈及了民航总医院女医生被扎伤致死一事,也表达了痛心和愤怒,“这不是医疗纠纷问题,而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零容忍。”

医院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医患矛盾?

前述来自山东的医护人员介绍称,她所在的医院有专门的医患办、投诉办;有专职工作人员;有公开的院长热线。她认为,把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渠道打通,问题自然解决了。

饶伟建议,堵不如疏。应该提高全社会对疾病、健康或死亡的科学认知水平,客观对待和接受医疗的不良后果;建立完善的医保制度,提高医务人员的服务意识和医疗水平,相关部门加大对相关不良行为的打击力度。

赵恵峰建议,一是倡导医学人文教育,传递“医学不是神学”;二是加大健康教育力度,缩小医患之间的健商;三是提升医患服务能力及沟通能力;四是全国联网建立“医赖”黑名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健康 » 医护争论“先安检,后看病”:很温暖,严惩伤医者或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