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春节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春节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应该远胜于其他所有的传统节日。马上过年了,年味正当浓郁,拜年,吃喝,看灯会,与家人团聚,或者与朋友回望过去一年的辛酸和喜悦,祝新的一年,越来越好。这也是一年中难得最为放松的时刻,可以看几部存了好久的番剧,开荒一部精品的游戏大作,或者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吃饱继续睡。没错,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庆典。我们每年都要过节,关于节日的一切,我们习以为常,甚至是日本的一些节日,作为动漫爱好者的我们也一定不会陌生。好像我们每次看到一些日本动漫里出现夏日祭的场景的时候,马上就会想到下一步,穿上浴衣,吃章鱼小丸子,捞金鱼,看烟花大会。这些都很美好。

为什么春节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新年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

但是反应在现实里,却是传统节日的式微。我们会发现,随着我们的长大,节日越来越多,节日的味道却越来越少。春晚一年比一年无聊,过年,也好像只是为了让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找个借口,但是原本的说说笑笑,变成了各自低头玩各自的手机。那些失去的年味,到底去哪里了呢?为了找到问题的答案,我们有必须重新思考“节日”的意义。

为什么春节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农村热闹的新年

一、哪里有人类,哪里就有庆典夏日祭,在日本动漫里出现的频率非常高。几乎每一部恋爱番剧里,都有男女主角一起去庆典的现场,吃美食,玩小游戏,或戴上日本的传统面具,抬头数天上的烟火。它和我们的春节一样。是一个需要“笑容”的节日。就像我们在过年的时候经常会说一句话:“大过年的。”只要这句话一出现,马上就要挨揍的熊孩子立马破涕为笑,因为每当熊孩子闹事,家长正要教训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人在旁边说,“大过年的,打什么孩子啊,大家都开心一点。”节日文化,好像就有一种豁免权,豁免一切不开心的权力。哪怕你在前一年里过得多苦,你都要在新年里换上一身新衣服去期盼明年的顺利,不管其他情况怎么样,节日来临,大家都得吃顿好的。我们会互相祝福,节日“快乐”。对于这些,我们都习以为常,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节日里,我们需要“快乐”,而且会享受到平常享受不了的“特权”呢?比如我们可能常听家里长辈说,他们小时候一年只有除夕这天才能吃顿饺子,吃碗红烧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天天都像过年一样,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这个问题,看起来不需要回答,因为大家应该会觉得,这一切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节日当然要开心,要玩耍,要团圆,没有什么“为什么”是需要讨论的。但是,实际上,越是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现象和理所当然的话题,越是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尤其是节日,几乎在世界上,哪里有人类的生存,哪里就会有节日的庆典。节日,对于我们人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甚至,我们会发现一种现象,就是即使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如何的现代化,我们与古代有多少天翻地覆般的差异,但只要有我们自己的传统节日,我们与远古的中国文明,就会有一种联系。所以,即使中国的新生代看着最流行的综艺节日,在春节这天,也会提起古老的十二生肖。即使日本已经是一个科技发达的国家,在传统节日这天,女孩也要换上浴衣,去古老的神社里祈福。我们会发现,节日是一种对传统的延续,人类文明在蛮荒时代的习俗,无不凝固在了节日文化里。古老的节日,和先民的生活息息相关,一般都会有一种宗教性的信仰体系为基础,形成一个最初的原始部落,这样,就会产生祭祀的功能。因此,节日从宗教活动发展成社会活动,信仰和社会功能相辅相成,节日便拥有更强大的生命力。即使在生产力落后的时代,古老的王朝深陷黄土,即使书籍失传,古代的器物遗失,节日庆典的传统都会在民间一直流传下来。所以,我们思考节日的问题,其实相当于思考一个“我是谁?”的问题。“中国文明来自于哪里?”“中国人来自于哪里?”我们在节日里,看到了自己文明最初的模样。

为什么春节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二、欢乐的仪式但是,节日的体现是欢乐的。我们可以说,不管节日的源头是什么样子,可以追溯到多么古老的过去,在演变的过程中,节日庆典都会变成一种“欢乐的仪式”。也就是我在之前说的,节日天然的拥有“纪念,祝福,欢乐”的意义。而这是因为节日庆典的“社会化功能”。首先从群体性的节日来说,比如春节,端午节,女儿节,夏日祭等等,节日庆典,有一种强大的向心力,可以让节日中的所有人都凝聚起来,参与到同一种气氛之中。原本存在的社会,经济,职业,地位的差异, 在这一刻化为乌有,大家都是狂欢中的一份子。比如在一些日本的传统节日中,会有戴面具的传统,人们可以通过戴上特定的面具,来取代自己原来的社会身份,庆祝属于所有人共同的节日。在一些西方国家里,会有一种狂欢节,在一段时间内,人们可以大吃大喝,肆意的玩耍,然而最早,它也是用来祭祀农神或者牧神的庆典。但是,这种“欢乐的仪式”,对于我们个人来说,意义更加重要。群体性质的节日,是比如春节,端午,夏日祭,狂欢节,圣诞节这一类。而个人性质的节日,是比如生日,情人节,日本女儿节,成人仪式,情人节。因为我们需要这种个人化的节日的仪式,去区分我们人类与动物的区别。我们从小时候就会听到一个说法,说人类站在生物链的最顶端,相比于其他的动物,我们有智慧,会使用工具,是灵长类的高级动物。但是这些,还不足以成为我们人类之所以是一个拥有智慧高度开化的智慧族群的理由。因为,人类与动物的区别,与其说是智慧,不如说是文明(文化)。这让人类的群落,可以形成一个复杂的社会。以《星际争霸》的虫族为例,即使虫族拥有智慧的母体,拥有着高度的虫族科技,在人类的眼里,虫族依然是一个简单的野蛮社会。因为他们的社会构成非常简单,依然是自然性的。又比如说,在古代中国,即使周边少数民族,比如戎,狄,夷,可能作战比中原汉族更加凶猛,力量更加强大。但在古华夏的人眼里,这些人依然是野蛮的,因为他们不像华夏人一样,尊诗书,知礼仪。诗书,礼仪的文明赋予了华夏人除了同为人类的自然身份—高级的灵长类动物,也拥有社会身份—市,农,工,商,君,臣,父,子。而这种社会身份,与其说是一种文明的赠予,不如说,是通过一种仪式感得到的,也就是我之前说过的“个人性质的节日”。因为我们都知道,生老病死,都是人类的自然的生物现象,而不仅人类,也属于世界上所以的生物。但是在人类世界里,我们必须通过“节日”来解释这些现象。因为,如果没有“节日”的仪式,我们无法将人类的自然生物规律与其他动物的生物规律做出区别。比如说,婴儿的降生,绝对不能是简简单单的就生出来,必须要经过“满月”“百日”的仪式。男人或者女人的成年,也不能说是岁数到了就算成年,必须通过成人仪式,比如古代的“冠礼”“笄礼”。我们现在在日本,还能看到这种“成人仪式”的重要性。

为什么春节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这就是节日,最重要的功能,通过仪式,让人类从自然人转化为社会人。甚至春晚,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过渡仪式,即使我们口头上觉得春晚多么无聊和难看,但是春晚已经成为了一种过年的重要标志。即使我们不看春晚,也需要春晚这一节目形式的存在,告诉我们新的一年,已经到来。但是,在事实上,虽然春晚还起着一种“过渡仪式”作用。我们在春节这一中国民族的盛大庆典上,体验到的年味却越来越少了,虽然我们的物质条件比以往都要更好,但快乐反而会觉得不如从前,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三、年味去哪了?这,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一种“仪式感”的问题。像是夏日祭动漫中常见的捞金鱼,挂圈子,打气球,这些增加了“仪式感”,也是恋爱的“催化剂”。所以,显而易见,我们在节日的庆典中,体会不到一点节日的气氛,就是因为在我们如今的节日中,仪式感缺失了。正如我之前所说,节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我们文化的延续和传统的证明,我们可以看到一百年前,一千年前我们文明的形状。然当,这些习俗和仪式感逐渐消失的时候,节日也就名存实亡。所以,中秋节,会变成了互相送月饼节。端午节,会变成互相送粽子节。春节,变成大家在一起开着电视放春晚但是都在玩手机节。当一个传统节日的“仪式感”越来越薄弱,它的传统意义也会丧失。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会把圣诞节过成情人节?

为什么春节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因为我们没有基督教的文化和传统。它的宗教意义,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价值,所以它转化为一种纯粹的商业节日。但是春节,中秋,端午,这些与我们血脉相连的节日,却面临了“仪式感”逐渐消亡的困境。我们越来越感觉,节日的意义不在于过节,不在于纪念,而只在于放假。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问题,节日的意义是快乐,放假的意义也是快乐,但是我们需要仪式感。“过渡仪式”的作用,是让人类的身份属性从自然转化为社会。结语:这种“仪式感”,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升学,结婚,生日,纪念,过年,通过这些“仪式活动”,我们才能感觉到生命真正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会让我们感觉自己在踏实的活过。这样,我们才会认可自己的价值,也许那么一点点的“仪式感”,会让我们去真正的,做一点什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为什么春节越来越没有年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