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1月7日,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6岁男孩小圆(化名)因病去世。男孩的父母决定将孩子身上有用的器官全部捐献出来。令人动容的是,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做出这样的决定。2017年,他们6岁大的女儿因为交通事故意外去世,当时他们就替她捐献了遗体和器官,让4个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孩子病故,父母要捐献他的遗体

1月7日下午3点多,宿迁市沭阳县人民医院ICU病房内。小圆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这是他生命最后的时刻。他的父母坐在身边,没人说话,拼命压抑着悲伤。

小圆轻轻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夫妻俩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他们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孩子苍白的小脸 ……

1月7日下午,小圆停止了呼吸

一个半小时后,孩子的器官捐献手术结束了。

孩子的母亲董天美已经稍微平静。她跟医生说:“孩子的遗体和器官都捐献了,你们自己检查看,只要能用的,都可以捐献出去。”

“我是这样想的,孩子离开了我们,但他的器官只要还是健康的,就可以救助他人,帮助他人!”当天晚上,董天美这样告诉记者。

刚去世的这个男孩,是董天美夫妇的第三个孩子。孩子出生后不久,他们就发现他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后来检查发现是脑瘫。平时不哭不闹的,六岁了也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平时全靠大人照顾。

1月6日下午,小圆开始抽筋,老是不好,夫妻俩把孩子带到了沭阳县人民医院。一瓶水还没挂完,孩子就休克了,被送进抢救室。经医生的全力抢救,孩子的心跳暂时恢复,但呼吸还是非常困难。值班医生对这对父母说,孩子非常危险。

听到这个消息,看着呼吸微弱的儿子,董天美和爱人心如刀割,但他们还是想到,如果孩子实在不行了,应该第一时间把孩子的遗体器官捐献出去。

1月7日凌晨两点多,董天美拨通了南京医生的电话,说了自己的想法。当天上午,在当地红十字会的帮助下,董天美和爱人在捐献遗体的志愿书上签了字。

当天下午,小圆停止了呼吸,随即,捐献器官的手术开始了。虽然心痛,但想到小圆的器官还能救助他人,董天美和爱人的心里又是欣慰的。

两年前,这对夫妻捐献了女儿的器官

两年前,也就是 2017年的8月,同样是这对夫妻,把他们因交通事故去世的二女儿的遗体也捐献了。

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董天美回忆说,二女儿小甜(化名)出生于2011年,对这个孩子,董天美和爱人充满了疼爱。但等到孩子两三个月的时候,她发现孩子老是哭闹,后来经医院确诊,竟然是脑瘫。

“我的大女儿今年20岁了,什么都很正常,但后来的的两个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是脑瘫。”

为了给孩子看病,董天美带着孩子四处奔波。没想到,2017年8月2日,孩子在沭阳老家竟然发生了交通事故,被一辆车给撞了,孩子当场死亡。

看着孩子冰冷的遗体,董天美在极度痛苦之下做出决定:捐献孩子的遗体和器官。虽然丈夫一开始不同意,但经过董天美的劝说后,他也同意了。

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那一次,小甜的器官成功让4个人的生命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这一次,看着小圆的生命走到终点,夫妻二人虽然悲伤,但却并没有迷失其中,而是再次作出了这个决定。 “如果孩子的遗体和器官能用到别的孩子身上,就感觉他还活着一样,我们救不了自己的孩子,能救别的孩子也是很安慰的。”董天美说,她希望通过这次遗体捐献,能有更多的孩子能够快乐成长,远离病痛。

捐助孩子遗体的决定,来自两次陌生人的善意

孩子的父亲孙以连告诉记者,他们一家命运多舛,夫妻俩住在沭阳十字街道,以打零工为生。过去几年,他们带两个孩子四处看病的过程中,有两件事让他们终生难忘,正是这两件事让他们夫妻俩作出了现在的决定。

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有一回,我带着两个孩子到北京看病,遇上了一对姐妹,他们也是来看病的。”董天美回忆,这对姐妹的经济条件其实也不理想,只能住得起附近100块钱一晚上的小旅馆。

“她们也没多少钱,但是看我带着孩子不容易,还硬塞了200元钱给我,让我带着孩子住得好一点。”董天美说,这件事让她深受感动。

不久后,另一位陌生人的关怀,更是让董天美夫妇铭记终生:当时,夫妻俩带着小圆和小甜在北京看病,期间董天美本想到附近超市给孩子买点好吃的,顺便购买一些生活用品,但是当看到这些商品的标价后,早就被看病掏空了家底的董天美只能望而却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陌生男子看出了她的窘迫。“大姐,你想买什么东西尽管买,我付钱。”不好意思让陌生人破费,董天美只买了两样必需品:一块肥皂和一条毛巾,在向他表示感谢后,董天美就带着小圆回到了医院。

巧合的是,没多久,这位帮董天美结账的陌生人也来到了这家医院挂号,再次碰到了董天美。“你们从外地来看病,晚上住哪?”

从孙以连口中得知,一家四口晚上没地方住,只能在医院附近的空地上,用硬纸板打地铺后,这位好心的陌生人回了趟家,给他们一家送来了几床棉被还有很多孩子穿的厚衣服。

“你们千万不要嫌这些衣服脏啊,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是我们收到过最珍贵的礼物,怎么还会嫌它们脏呢!”想起这桩往事时,董天美说,正是因为这些陌生人的善意,让他们在两个孩子先后去世后,做出了同样的决定,她还说,直到现在,当年这位好心的陌生人送的衣服都还被他们珍藏在家里,希望以后能有机会亲手还给那位好心人。

也是从那以后,孙以连经常教育大女儿:“你不一定要在读书上有多高的成就,但一定要学会做人,学会感恩!”

据了解,小圆捐献的器官预计会给6个病人带来了生的希望,孩子的遗体将被送往南京医科大学抗战学院以供医学研究,小圆的眼角膜也已存入眼库,即将为需要的人们带去光明。

网友评论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延伸阅读:16岁少女离世,5年后妈妈再次听到她的心跳声……

有些人,虽然已经故去,却用另一种方式继续活着。小到一个眼角膜,大到一颗心脏,都是给另一个人重生的希望。

这就是人体器官(遗体、组织)捐献者选择的意义吧。3月24日,在杭州钱江陵园举办了一场专门为人体器官捐献者的缅怀纪念活动,与此同时,被定位为人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的“生命礼敬”园正式开工。这就意味着,在钱江陵园有一片专属天地,安放着这些捐献者的灵魂,让家属有所念想。

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样的方式来延续生命的价值。

7年过去了,徐萌仙依然走不出失去女儿的悲伤。

2012年,16岁的开化女孩徐雨文被诊断出患有脑部胶质瘤,为了给女儿治病,借债20多万元的徐萌仙四处求医,却没能挽留住女儿的生命。徐萌仙强忍悲痛,毅然无偿捐出女儿所有有用的器官,让4名病患重燃生命之火,并使2名失明者重见光明。就在女儿过世一个月之后,夫妻俩也签下了人体器官捐献协议书,被誉为“最美一家人”。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徐萌仙,尤其身在农村,尽管她现在已经被评为浙江省道德模范,尽管她上过中央电视台,可是依然有人在背后说闲话。“我女儿都这么做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不仅仅是帮助别人的事。”朴实的徐萌仙没上过多少学,却深刻理解着生命的意义。

2017年,徐萌仙听到了一段录音,“砰砰砰”,是心跳的声音。这是女儿的心脏在这个世界上跳动的声音。徐萌仙泣不成声,“不后悔,完全不后悔当初的决定。知道这些器官活在另一个人身上,而且活得很好,我们也就放心了。”

父亲没等来供体,捐出肝脏儿子也在考虑将来捐赠器官

每个人体器官(遗体、组织)捐献的背后,都有一段不可名状的故事。

32岁的小阮,一直默默在人群中,眼眶微红。母亲已经不在,而父亲也在一年半以前离开人世。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一个人承受了很多很多。当卧病在床的父亲,跟他提起器官捐赠的时候,他并没有很惊讶,反而很支持。

父亲60岁不到,患上尿毒症多年。“他自己就是一个在苦苦等待肾源供体的人,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供体,是非常不容易的,再漫长的等待,再煎熬的时间,只要有希望在,就不会放弃。”小阮回忆。可是意外总是措手不及。父亲突然摔了一跤,本就虚弱的身体,再也耗不起了。

小阮永远记得,父亲跟他说,原本一个等待供体的人,现在终于要成为供体了。不要悲伤,不要遗憾。

父亲的肝脏被移植给了另一个陌生人。小阮没有打听,也不需要知道。他说,能帮助到别人,是父亲的遗愿,实现它就满足了。父亲的骨灰始终没有安葬在陵园,一直保存在杭州殡仪馆。小阮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他考虑,“生命礼敬”园建成之后,让父亲安葬在这里。“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尽管过世了,也要体面的。遗体不完整,总会让人不舒服。没关系。这个纪念园里都是和父亲一样的人,没人会指指点点,他们才是值得尊敬的。”小阮说,自己也会考虑将来把有用的器官捐赠给需要的人。

中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逾99万 实现捐献2万余例

2019年中国器官获取组织大会28日在武汉召开。记者从会上获悉,截至2019年1月31日,中国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人数达992540人,实现捐献22032例,捐献器官62869个。

自2015年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成为中国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以来,中国公民器官捐献事业取得长足进步,目前中国具备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达169所。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医疗质量处处长樊静在会上介绍,2018年中国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6302例,捐献大器官17898个,较2017年均增加22%,每百万人口年捐献率(PMP)达到4.53,创历史新高。完成器官移植手术20201例,较2017年增加21%,捐献、移植数量均位居世界第2位。

来源:综合现代快报、钱江晚报、中国新闻网流程编辑:TF01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夫妻先后捐献两个孩子遗体器官:曾让4人得到重生,2人看到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