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提到刘志斌,高秀玲就抹眼泪

封面新闻记者刁明康 谢凯 发自陕西延安

高秀玲一直在找。

特别是近六七年,和改嫁的丈夫离婚后,她想找到第一任丈夫刘志斌的愿望,愈发强烈。尽管她和刘志斌结婚时,两人没有办结婚证。

高秀玲很苦恼。

这些年,她想尽办法找丈夫刘志斌,到公安报案,去信访部门反映,还去过北京,却没人给她一个答案。

1月7日,即丈夫被绑走消失21年后,延安市宝塔区公安分局桥沟派出所才公开发布信息称,有充分证据证明她丈夫刘志斌是自己离开川口乡政府后出走,警方正广辟线索来源,“想尽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渠道查找。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高秀玲讲述刘志斌被带走过程

寻夫

夜里的气温降到零下7度,冯庄乡后安家沟村,土路两边的路灯,散着寒光。山谷空寂,偶尔传来几声狗吠。

这样的冬夜,在正房点燃炉子,一家人围炉煮茶,看看电视,唠唠家常,也是一种幸福。

不过,高秀玲和儿女们的话题,始终是“刘志斌哪儿去了”。

1月7日这一天,自媒体“秦记壹号”发布的文章《“延安男子被副乡长绑走,妻子苦寻21年无音讯”》,打破了家里的沉寂。

从早上到晚上,高秀玲和女儿刘万花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有媒体记者,也有亲戚朋友。

高秀玲一遍遍重复着自己寻夫的故事。讲累了,就坐到沙发上歇口气。

“什么地方都去反映过了。”她叹息。

21年前的1998年4月20日,高秀玲的丈夫刘志斌被川口乡副乡长李兴继(注:警方通报中李兴继时任川口乡联防队队长)和川口采油厂工作人员薛深虎(音)捆绑带走后。从那天起,高秀玲就开始寻找丈夫。

起初的那七八年,高秀玲提起就会抹泪。

“家里就三亩多地,三个娃要吃,一个大人要吃,怎么办?”

她不得不扛起丈夫的犁头,牵着耕牛,像个男人一样下地。

二女儿刘万花说,从她记事起,印象最深的就是母亲把她放在牛背上,再背着弟弟,一手扛着锄头,一手牵着牛。

劳作时,高秀玲只能把二女儿和小儿子放在地边,劳作一会儿过来看一眼。

邻居姜志珍、袁世珍等人看不下去,偶尔帮高秀玲带带孩子,帮她下下地。

“确实难啊,没吃没穿没男人,油都吃不起。”说起高秀玲“没丈夫的日子”,姜志珍也跟着抹眼泪。

改嫁

最初,高秀玲还盼望,过不了多久丈夫就能回来。

一等,不回来。

二等,不回来。

再等,还是杳无音讯。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高秀玲向村民打听信息

她说,跑去乡政府找李兴继要人,李兴继只说早就放了;跑去派出所,派出所让找川口采油厂;半年过去,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不立案。

一个人带着3个孩子,老大9岁,二女儿7岁,小儿子仅3岁,高秀玲感觉要垮了。

她说:“娃要读书,买不起作业本,我只有捡烟盒,撕开,把两边剪整齐了,用针线缝起来给娃当本子;买不起笔,就去学校旁边找其他学生扔的笔头……”

刘志斌“消失”五六年后,一个意外,让高秀玲觉得,必须重新组个家庭。

那天,小儿子刘万辽突然患病,送到医院后查出是黄疸肝炎,需要2000多元治疗费。走投无路之下,高秀玲将4孔窑洞,以250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

母子4人只能搬到邻居王新(音)家暂时不用的窑洞借住。

村里人看高秀玲一家日子实在单薄,给她介绍了冯庄乡的一位单身村民。

就这样,高秀玲带着3个孩子,嫁了过去。平日里,丈夫在延安市区打工,高秀玲在川口采油厂上班,大多数时间,跟着丈夫在市区租房。

她把大儿子送回娘家,请弟弟照看,二女儿和小儿子,就寄养在丈夫姐姐家里,每月交生活费,空闲了回去看一次。

拘留

与第二任丈夫在一起后,虽然寻找刘志斌的频率没有原来那么高,但高秀玲也未间断。

她找过派出所,找过公安局,找过检察院、信访办,依然没有答复。

六七年前,由于种种原因,高秀玲和第二任丈夫离婚。她又回到了当初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的状态。

延安当地相关部门给不了她准确答复,她就跑西安,上北京。

儿子刘万辽回忆,每次到北京不久,他们又被带回延安。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2015年12月31日,延安市宝塔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给高秀玲出具了一份《关于宝塔区川口乡小李渠村原村民高秀玲非法阻碍川口采油厂生产办公秩序情况的核查处理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显示,2013年以来,高秀玲多次阻挡采油厂生产车辆,并在办公楼找领导缠访、闹访,要求如果采油厂给她找不到前夫刘志斌,就给她三个孩子安排工作,不安排工作就赔她300万。

“川口采油厂在多次协调相关部门对其进行劝解,说服教育无果的情况下,桥沟派出所对高秀玲的违法行为立案调查,并对其违法行为执行了行政拘留的处罚”。刘万花说,那次,妈妈被拘留了7天。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意见》“核查情况”一栏显示,工作组的工作人员,经过三个多月先后对川口乡政府工作人员,小李渠村村民,原来高秀玲的邻家,川口采油厂相关人员进行走访、核查、谈话取证几十人次。经核查,高秀玲反映的情况纯属无理取闹,与事实不相符。经证实,采油厂给高秀玲家的果树和土地赔偿、推路等共计15700多元,并且,1998年以后,高秀玲每月领300元看油井工资,2015年因年龄关系才被辞退(高秀玲介绍,截至目前,她尚未被辞退)。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处理意见”一栏则载明,“刘志斌不是川口采油厂的人带走的,也不是在川口采油厂出走的,与采油厂没有关系;对高秀玲提出的其他不合理要求部分,一律不予赔偿”。

1月7日下午,也就是高秀玲寻夫21年故事曝光,仅仅几个小时后,高秀玲等来了警方的一句“千方百计查找”。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

当天,宝塔区公安分局桥沟派出所在通报中表示,有充分证据证明刘志斌是自行离开乡政府后出走,警方已于2019年1月7日,采集了刘志斌子女血样并上传至全国失踪人员信息库进行查找比对。

至此,高秀玲寻夫21年算是有了新的进展。但是,依旧没人能给她一个准确答案。

夜已深。

斜靠在沙发上接完所有采访电话的高秀玲,望着窗外,沉默。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封面底稿】创作,在封面新闻和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丈夫被绑走后消失21年”:带着3个儿女改嫁的妻子,等了21年也无人给她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