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女人的攀比心理

话说女人的攀比心理

很早以前有本《姜汤说女人》的书,说得女人心花露放,说得女人男人连连拍手称快。 此君的精明老道,善于炒作,也是略有所耳闻。

当年其书内容与质量也堪称哪个时代的范本,至少此君在某个时候赢得女性同胞的青睐是并无道理的,因为此君懂得教育男人尊重女人,渴求女人做得像个女人,而不是教育女人怎样成为女人。

这在某个时候又突出了此书的难能可贵,更别说姜先生对其前妻的哀思与怀恋,那种情真意切,足够让更多的人动容。

这本书给人感觉是商业的,但骨子里却让我们觉得温暖。

不知是谁说过一句话这样评述女人的话,忘了出处与名号:“女人天生就是攀比动物”。呵呵,这比有的人把女人说成天生的“外交官与政治家”更来的真实。

在更多的时候女人的攀比是与生俱来的,不管这个女人到了多大的年纪,她总是无法忘记她源于本我的防备,源于同性之间的交割,源于展示自己魅力的资本。

漂亮的女人通常朋友都不多,不管是宫雪花早年自认为自己艳压群芳的孤独感,还有刘晓庆的名句:做人女人难,做名女人更是难上加难“。

不管你是否承认,有女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些细微的“战争”,如同一个个需要上镜的演员来赢取主角的席位,就连饶大妈都明确指出:我与张钰不是一个档次的,他们那是交易,我与赵先生是有感情的。实足的“五十步笑一百步”。

而今估计所有香港娱乐圈渴求嫁进豪门的女人都会妒忌徐子淇小姐,与富家公子李嘉诚二年多的恋爱与波折,终要修成正果了?不知道贵位一代“狐狸精”的李嘉欣小姐有何感想,毕竟人家徐子淇也是光明正大的做事,还强迫自己修工商管理硕士头衔,难怪连准公公都觉得此女不错。

有时想想做女人真的是可怜与可悲,可怜在于心无依托,而盲目的放任了自我。可悲在于有更多的女人总觉得脸蛋与所谓的文凭就是豪门的砖块,不存在同人与不同命的问题,而是当女人只有真正认同了自己,她才会以更高的姿态让自己走的更加远,更加久,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惧怕前面的风浪侵袭,才不会惧怕所谓的差距。

灰姑娘的童话,不是等待着王子来把自己蜕变成公主,而是得学会自己在蜕变中成长。女人这一生的婚姻幸福,选择的不是一个什么家族,而是选择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后再去看所谓的门弟,也许这样的婚姻才更持久一些。

家族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就算百年的家业也有毁于一旦的危险,古往今来帝王将相与贾商们那代不如此?那代又不是在固守城池小心翼翼的备战呢?

而人是不一样的。跟一个什么样的人生活,在更多的时候会得到不同的结果。因为人是具有弹性与可塑性的而不是其他的。

一个男人与女人的品位,看的不是服饰衣着,而看的是品性,一个品行不好,心术不正,唯利是图的男人女人他们又会有多少让人觉得赞赏的?跟他们在一起又会有多少幸福可言?

女人与女人之间无法说清楚的东西太多了,除了彼此敏感以外,还有彼此之间一些微小的差异,就如同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友谊来不得半点杂质,也来不得半点虚构,不然到了最后,彼此都会成为陌路。与女人相处即使技术又是艺术,需要的不是圆润,需要更多的尊重与理解。

在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与封建礼仪交汇出来的中国女性,无论是古代的《女戒》还是现代的某些所谓男人如何指导女人做女人,所谓成功女人如何去教育非成功的女人,他们本身就带有更多的主观色彩,我们稍微静下心来翻阅那些书,仔细思考一下,才发觉女人做最想做的自己就是最重要的自己,就是最好的你自己,何苦去管别人如何去看你?

况且一个人的成功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毫无原由的,除了别人的赏识与机遇,还有更多的让大众感同身受,不然如何有成功一词之说?

为何绝大部分男人女人对老徐总有瓜目相看之感,不是老徐多有技巧,而是她赢在自我,赢在创新,赢在超越,一个人学会与自己较劲比学会跟别人较量更来的愉悦,更满足于过程的惊喜。

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比较实属正常,也不会改变,只是在比较的同时,更得学会反思与尊重,人生的过程与开始,哪个不像一出戏剧,戏里戏外,我们需要做的除了人性资格与资本的较量以外,还得学会真实坦然平淡,只有这样男人与女人才有可能在尘世感到动容与温暖。

别人的世界又与我们自己有何关连呢?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学会认同自己,只有我们认同了自己,才会认同你对手的存在,在某个时候也是对自我的剖析与反省。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段段插曲串联在一起的,当我们在回放别人的经历时,我们可否在反思中学会思考与独立,而不是在浮躁中学会了市侩与攀比。

女人攀比与虚荣心原本不是大的错误,只是在更多的时候,拿别人的过错与荣耀去惩罚与贬低自己,这样做有意思吗?还是觉得自己不够自信?

作者:海菱

喜欢我微信请加:seagirl-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两性 » 话说女人的攀比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