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

《红楼梦》里诸多所谓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戏份颇多,但正儿八经的血亲兄妹之间的故事、却笔墨颇少。

比如贾宝玉的表现,时常让人怀疑他不记得自己有个亲姐姐元春,也不记得自己有个亲妹妹探春。

前者是因为元春入宫多年、宝玉彼时尚且年幼不记事,此后姐姐又成为家族势力的一个虚化、荣耀化的符号,难言亲情;后者则是因为宝玉探春并非同母所生,探春虽无芥蒂、赵姨娘和贾环却屡屡生事。

且看这一段宝玉和探春二人见面的寒暄,虽然是骨肉至亲,却有浓浓的塑料亲情尴尬意味。

探春说“宝哥哥,身上好,我整整的三天没见你了”。

宝玉回“妹妹身上好?我前儿还在大嫂子跟前问你呢。”

表面上看这是兄友弟恭、一派和谐,实际上却非常奇怪,这是一家人之间说的话吗?

这分明透露着过于生疏的客气、过于外道的刻意。

与其说是亲兄妹闲聊,不如说是商务合作伙伴的尴尬寒暄。

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

问题在于,这二人有利益冲突吗?

和宝玉真正有利益冲突的是贾环,探春未来的路是嫁人、与宝玉的家产继承委实没有直接的“你多我寡”“你死我活”式冲突,二人个性又都通透、爱好品味也颇为相似,为什么就不能愉快玩耍呢?

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

一,赵姨娘等人风言风语的压力。

探春拖宝玉出门为她精选小玩意儿,因为宝玉的眼光她放心、正经的买办或者跑腿小厮们的眼光她看不上。

这对于宝玉而言,是一件很简单的小事。

更何况探春表达得非常清楚,代购钱她出,还给额外好处。

但宝玉什么态度?

不乐意。

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

无论是他收探春的代购钱,还是探春作为酬谢许诺给他做的鞋子,都将给他带来麻烦。

前者导致赵姨娘不满:省下来的钱不给自己亲兄弟反而给宝玉,后者导致贾政不快:一切衣食住行上的“雕饰”痕迹、都有可能让这位老古板心生不满。

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

二,宗室结构、时代束缚的本质冲突。

纵使贾宝玉和探春二人,本质上并没有狗血的争财产、争宠、争资源等矛盾,但二人身份的不同,注定了这对兄妹之间的尴尬。

探春在贾府里所做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挣脱“庶出女儿”这个身份给她的不公平限制,她说我但凡是个男儿、早出去做一番事业了,她希望和又蠢又坏的赵姨娘、贾环做一个清晰明确的切割。

然而她做不到。

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

贾宝玉是什么人?

是那个保守的吃人的环境里,最开明、最不保守、最不功利的少数人之一。

人人眼中最重要的贫富贵贱标准,在他这里最不值一提。

世俗体系里最重要的嫡出庶出之分,在他这里也同样无关紧要。

被贾环用滚烫的蜡烛油烫伤了眼睛,他都能主动保护对方、对老太太谎称是自己不小心烫伤。

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

论知识眼界,论心肠善良,贾宝玉都是最有可能突破时代束缚的人,是最有可能支持探春“做想成为的那个自己”的人。

但纵使是这样的贾宝玉,也时常囿于身份和血缘关系,刻意和探春保持距离,在她提出代购要求的时候推三阻四,在她主动表示做鞋子的时候大肆倒苦水:你知不知道上次因为你那双鞋、我差点又被老爹臭骂!

这对兄妹平平常常几句疏远的尴尬寒暄,其实是探春半生也走不出的束缚怪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其他 » 宝玉、探春亲兄妹一场“塑料”寒暄,大型尴尬现场